小弟子:任何干擾都動搖不了我對大法的正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0日】我從12歲時起就和媽媽一起修煉,到現在已經有8年了,在這8年的修煉過程中我沒有像成年同修那樣過心性關。在開始修煉的那幾年,我其實甚麼都不懂,也不問,只是跟著媽媽不斷的在學法和每天都堅持到煉功點煉功,一直是平平靜靜、踏踏實實的。

直到99年7.20以後,電視媒體、報紙都是誣蔑大法的謠言,我很不明白也很氣憤,為甚麼國家媒體要歪曲事實真象,憑空誣蔑?媽媽當時問我:「洋洋,你怎麼看待電視和報紙上的言論?」我說:「他們都是胡說八道,我甚麼都不信,我只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媽媽說我是好樣的。我當時想,這不算甚麼,是大法弟子都應該這樣。

後來電視還在報導不實的內容,我媽媽就決定要去北京證實法,我也想去,可媽媽不讓,她說:「你在家裏是要保護好法的,一定要保護好呀。」我向媽媽保證說:「你放心,我會用生命去保護好法的,我看誰敢來破壞!」我想:有師父在,有法在,我怕甚麼,師父不是告訴我們:「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 《轉法輪》)我才不怕他們呢,他們應該怕我才對。就因為我的正念足,所以我家安安全全的,甚麼事也沒有。爸爸那時也表現不錯,但他畢竟不修煉,還是挺害怕,擔心的。因為外面真象白色恐怖似的,我還常常安慰他說:「我是師父的弟子,我是堂堂正正的修煉人,那些東西算個啥呀,一幫小丑,壞蛋。」

那段時間,我除了上學離開家外,其它時候我都堅守「陣地」,就連爸爸我也是「嚴加看守」,不管他是誰,只要是常人我都覺得不可靠,因為我在媽媽走後,就在師父像前發過誓:「如果我背叛師父,背叛大法,我將會形神全滅,任何人都不能干擾我對大法的正信。」後來媽媽從北京回來告訴我,在天安門前有許多的叔叔阿姨和小同修去證實法,都被警察無理關押,毆打。

當聽到這些事情後,當時我的心裏真的很恨那些警察,認為他們太壞了。但我馬上意識到這是人的想法,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可看到那些警察猶如土匪行徑時,又覺得不能這麼乾坐著,我突然想到要用正念制止邪惡,讓惡人全得到應有的報應!但當時師父還沒有發表讓弟子發正念的經文,我也不知該怎麼做,只是知道堅定正信。經過了這件事情,我悟到了正念正行是每個修煉弟子必須做到的。

後來我決定要抄法,我想你邪惡別咋呼,我多多的學法,多多的容法,我清除你,我消滅你。我在放假時抄的挺好的,可是到了開學,就有點懈怠了,心想:又要上學又要抄法,真有點辛苦,還是等到休息時再抄吧。這一休息就休息了三年。說出來實在不好意思,到抄第一遍法時用了三年才抄完。說是沒時間,其實是藉口,是我的懶惰心造成的。做為一個修煉的人,任何心都是你前進的障礙。悟到了,還要做到,而且要馬上去做,不要等,不要看別人怎麼做,因為修煉是修你自己,只有自己做好才能提高上來。接著我又抄了二遍《轉法輪》,二遍《卷二》,三遍《洪吟》,這次我只用了二個多月。我那時已畢業了,所以有時間抄法。

我在抄法時悟到了很多很多,感到自己做為一個大法弟子是多麼的榮耀,師父把法理都告訴了我們,把宇宙中最美好的一切留給了我們,只是看我們那顆修煉的心。大道理人人會說,可是都是在說別人,決心每天都會下一籮筐,可總是光說不做。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就是都能夠堅持煉下去的人,還要看你能不能夠修得出來,還得看你能不能下決心修」,在修煉中的每一步能不能走正都是要看在平時學法中學的深不深,紮不紮實。

回首在這五年多自己正法經歷中,我由開始的掛條幅、發傳單、貼真象、維護法到給報社、國家領導人寫信、上書,這每一步都是離不開法。修煉的時間不管還有多少,始終是會結束的。做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不要再執著甚麼了,趕快做好師父讓我們做好的三件事吧!

最後我用師父《洪吟》(二)中的詩句來與同修共勉:

無阻

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