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拘留所想起「我要出去講真象」這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0日】被送進拘留所,雖說沒配合邪惡,不穿囚服,不報數,一切不配合,但還是人心太重,很多事不在法上衡量,用人心看,消極承受6個月,在夢中師父多次點化:天兵天將下來救我。我沒有正念,不知怎麼做,總用人心想家裏人花錢找關係回家,結果有關係也不能回,法沒學好,把這場迫害當成人迫害人了,絕望了。一天猛然想起「我要出去講真象」這一念……他們下判決書非法判我三年,我不承認,第二天在師父的呵護下放我回家。
* * * * * * * * *

六年前我是一個人人都知道的藥罐子,愛生氣、好罵人、爭鬥心等好多好多不好的思想,活的很累甚至有死的念頭。1998年有幸得大法,聽師父講了宇宙的真理、人生的真諦、人來在世上為甚麼。一下子明白了一切,病好了,世界觀變了,才知道甚麼是身心健康。

當九九年江氏集團血雨腥風、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下,自己因學法不深曾經一時動搖過,但慢慢琢磨:不對呀,這麼好的功法,不能受江氏集團的欺騙。在2000年,當同修去北京證實法,自己也去了,被警察非法打抓入大紅門派出所,在師父的呵護下跑脫返回。

心中牢記師父講的法理,講真象,在本地貼標語被非法拘留20天,現悟到還是師父保護我回了家,走入講真象中。2002年和一位同修發資料,因修得不好,帶著很多常人心,被一不明真象受謊言矇蔽之世人告了110,警察非法將我和同修帶入派出所,我倆當時沒想甚麼,就一念:跑。二個警察睡著了,我倆把手銬脫掉跑掉了,又走入正法之中。回想起往事法學得不好,悟不到,在不斷的修煉過程中才悟到,當時並不是正念有多足,是在邪惡的迫害下,甚麼也不想,也沒有了怕(《洪吟二﹒師徒恩》中「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回家小事一樁,師父又保護了我和同修。

以後流離失所,在這期間,學法靜不下心,家裏的孩子得了腦瘤(原修煉者,不太精進,有段時間不學了,常人病又來了),準備上北京看病去。我心裏明白是他不學大法的原因,可家裏人不清楚總得符合常人的狀態,我也很痛苦,心中牢記師父講的法理:病是業力所造成。在自己痛苦的時候記住師父講過人各有命,心定下來了,帶上書、煉功帶,因我知道治病是表皮,還得讓他學大法才是根本,可是邪惡利用家人威脅我不讓帶,說路上查,我說堅決要帶,如不讓帶我就不去北京,終於正義戰勝邪惡。現在回想起師父講過的法,關鍵時刻就是看我堅定不堅定。

就這樣我和家人帶孩子去北京住院了,過了幾天醫生說需要做手術,當時沒悟到完全是邪惡迫害,手術前家長簽字,醫生說的很可怕,我沒說甚麼,可我心裏想著一切有師父安排。就在上手術台前不到2個小時,他們緊急通知專家決定不用做手術了,只做放療。其實現在悟到還是師父救了孩子,就這樣放療一個多月。

一天晚上我夢了一個夢,一個護士長(原認識,曾給她講過真象)和我說回去煉功吧,我當時悟到是慈悲的師尊點化我。這時孩子已看《轉法輪》好多次,全明白了,一個下了病危通知書的孩子已經好了,準備出院回家和孩子一起修煉。沒想到自己沒做好,(正如師父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邪惡是無孔不入的,你們一念一行邪惡都在虎視眈眈。」)眼看著執著錢財的心不放被鑽了空子,回來不到3天,去單位取工資,沒想到邪惡已利用單位受謊言毒害的正副二局長通知公安局,把我從單位非法帶入公安局、派出所。

被送進拘留所,雖說沒配合邪惡,不穿囚服,不報數,一切不配合,但還是人心太重,很多事不在法上衡量,用人心看,消極承受6個月,在夢中師父多次點化:天兵天將下來救我。我沒有正念,不知怎麼做,總用人心想家裏人花錢找關係回家,結果有關係也不能回,法沒學好,當成人迫害人了,絕望了。一天猛然想起「我要出去講真象」這一念,我要絕食,爭取儘快恢復自由,出去講真象!

拘留所急了,先用軟的來說服,說好聽的,買好吃的,我堅決不配合,最後他們騙我去醫院檢查身體為由給我灌食,我不配合並大聲喊:「迫害法輪功好人。」他們怕人聽見把我拉回去,又一次用陰謀詭計將我騙入無人去的一個房子裏叫16~18個犯人強行把我綁在床上三天三夜,給我多次灌食、輸液。有一次灌食中我甚麼都沒想,只大聲喊:「師父救我,邪惡迫害我呢!」喊聲剛停,一根二尺長的管已插入我的胃裏,我求師父救我,管子從嘴裏出來了,他們說不能灌了。這是發自內心裏的求師父救我,因為我知道自己不是常人,有師父管著。

就這樣,他們迫害了我幾十天,我絕食44天。我身體很虛弱。七個月後,法院來人叫我簽字,下判決書非法判我三年,我不承認這種迫害,第二天在師父的呵護下放我回家。回家後和孩子學法煉功,孩子的腦瘤好了,一切正常。之後,我和孩子投入講真象中。

在這過程中又被不明真象的惡人報警並被帶到派出所,家裏人說這下完了,剛回來又進去呀,但是,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每次都在派出所講完真象後順利回家。

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歷史責任重大,師父叫我們把講真象,救度世人放在第一位。2004年5月份因在街上發光盤直接發給了一個惡警,要把我帶走,我高喊抓好人法輪功,此時有20~30人出來看,我給他們講真象和天安門自焚栽贓,我不配合只管講真象,他們找來幾個人硬把我拉上車去了派出所,問話不說,甚麼也不講,他們氣急敗壞的把我送入看守所,我高喊法輪大法好,所長惡狠狠的給我一個耳光,問我有病嗎?我說有,我還是用人心看問題,忘了師父,忘了正法弟子,關鍵時刻把自己當常人,就這樣被非法關押在裏面,我甚麼也不聽他們的,發正念,看見人就講真象,後來想起師父洪吟《別哀》「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想著想著我哭了,之前師父夢中點化多次已經有漏,自己不悟,帶著人心,帶著氣做真象,就在惡警開車追我的時候,師父還保護我呢,讓另一輛車攔著追我的車過不來,當時沒有發正念,站著不動,最後惡警才過去。師父又保護了我一次,可我沒悟到,讓邪惡綁架到拘留所。我說師父又替我承受了很多,這時候我已絕食4天,找到自己的執著和漏,下午師父又叫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是自己修的不好,多次遭到邪惡的迫害,在師尊的呵護下,幾次脫險平安回家。經歷這5年多的坎坎坷坷,風風雨雨,我們在大法中修煉去掉了多少執著和人心,轉變了我們多少變異觀念,在修煉中跌倒爬起,在師父無量慈悲的看護下,我們在不斷的昇華。今後,一定要牢記師尊教導,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走好師父安排的路,用法衡量,正念除黑手。

寫出此體會,只想拋磚引玉,與同我有類似情況同修切磋,修去不足,共同解體黑手。

個人經歷,請師尊慈悲點化,同修慈悲指正。

個人水平不高,語句不通順,實事求是,請明慧同修修改指正,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