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淮南和合肥遭受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18日】我是安徽淮南大法弟子,99年以來,沒有任何違法行為卻多次無故被抓,導致鄰居、親朋好友及他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我向人們講我和大法被非法迫害的真實情況,卻被黨、政領導及警察打得幾個月的時間一動就痛,帶著重傷被連續送看守所和合肥女子勞教所受盡精神和肉體上的折磨。

我是1994年參加師父在合肥辦的傳授班得法的,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榮幸。我得法後嚴格的按師尊教誨的去做,處處為別人著想,與人為善,修心性,做好人,我家庭和睦,鄰里之間團結友好,煉功前患的一身病也很快好了。1999年7.20以後,江氏利用手中的權力對法輪大法的造謠誣陷鋪天蓋地而來,我感到十分不理解,我和眾多的同修修煉法輪大法之後道德提高,病體康復,我們的修煉過程就是「法輪大法好」的最有力證明,不允許事實被歪曲,我要為法輪大法說公道話,哪怕是付出生命。就這樣,1999年11月份,我與幾位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訪,到了北京,先找了個地方住了下來,第二天我一天沒出門,晚上睡得也較早,深夜,突然敲門聲把我驚醒,開門一看,真是驚心恐怖,是一位住在一起的阜陽女同修才回來,這位同修40多歲,我不知她的名字,只見她披頭散髮,赤著一隻腳,血跡斑斑的臉上布滿青紅的大腫包,嘴唇腫得翻起來都是血,整個面部都走形了。我們急忙幫她打水清洗,只見她渾身是傷,紫爛青腫,簡直沒一塊好肉。她雙臂腫得發亮,手腕血肉模糊。她說:「我對天安門心儀已久,就去那裏看看,到了那裏就有警察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想我修正法做好人有甚麼不敢承認的?就回答說是,誰知就圍上來七、八個警察對我無故毆打。」她被那些警察打翻在地亂踢亂打,然後被拖上警車送到了前門派出所,惡警把她一隻手在上、一隻手在下從後面背銬吊在鐵欄杆上說這叫飛機銬,逼著她罵師父和大法,不罵就加倍折磨,用電棍往嘴裏捅著電她,她說:「我被折騰了一天,天黑了,他們把我拖上一輛警車不知要往甚麼地方送,途中,他們停車下去不知幹甚麼門沒關好,我乘機開門跳下來跑,正好一輛出租過來,我就這樣逃回來了。」我聽了同修的敘說心裏真是非常難過,我們數年來修正法做好人,怎麼能這樣對待我們呢?打人是犯法的,可首都的警察卻在光天化日之下毫無顧忌的毒打手無寸鐵且沒有任何違法行為的婦女,他們這是執法犯法。我想,這些警察的惡言惡行肯定不是政府所要的,但是當局對於這些惡警的敗壞行為難道不負有責任嗎?

四天後,我和同修一起來到天安門廣場,我們打聽信訪辦的情況,知道北京信訪辦被便衣警察層層包圍,根本接近不了,警察發現了我們是大法弟子來上訪就湧過來抓我們,我看到有個弟子是個小伙子被警察用皮棍子毒打,打的鼻子、嘴裏都出血,我們被警察拖上警車帶到了天安門東派出所,那裏已有幾十名上訪被抓的大法弟子。在這裏,有個安徽來的老奶奶,也是大法弟子,惡警逼迫這位老奶奶從師父的書上踩過去,這位老奶奶不踩惡警就打她,左右開弓的搧她耳光; 還有一名山東來的女大學生也被惡警毒打,惡警跳起來踢她,用拳頭打她的頭和臉,她的鼻子、嘴都被打出血來;還有一個小伙子因不交出同修的電話號碼,也被惡警拳打腳踢,惡警把他打的鼻青腫、臉都變了形。

後來,我被「610」和警察派人遣送回來,我沒有觸犯法律,但卻被送進了田家庵區拘留所。在這裏,吃的是陳年霉米飯而且半生不熟,菜是發霉的蘿蔔乾,不論男女老少,晚餐只有一隻二兩的饅頭加一碗清水一樣的稀飯,一小調羹鹹菜葉。正是嚴冬最冷的時候,喝的洗的全是帶冰渣的冷水,天下著大雪,拘留所監房門窗一片擋風板都沒有,北風裹著雪花就往身上飄落,給一床薄被和鋪的被絮,全都黑亮惡臭,被上的污垢厚的能刮下一層來,門外還掛著文明達標的牌子。家裏送來東西也不准我們接用,也不准穿鞋子,吃飯、上廁所包括出去提審大家都赤腳走在冰冷的水泥地及院子裏冰冷的地上。有一次提審,田家庵區公安分局的科長李明輝和「610」辦公室主任徐彬等幾個人把我圍在中間扭打、杵過來,搡過去。徐彬還用膠皮棍打我的手,我的手被打的青腫了許多日子。拘留所後院養著狐狸,他們恐嚇我說要把我送後院和狐狸關一起去。我被非法拘留了30天,這30天簡直像人間地獄,還得交550元生活費。在這期間,老龍眼派出所分管法輪功的警察常國忠到我家勒索走了1000元現金不給收費憑證,家裏人為了能讓我早點出來就請常國忠到飯店喝酒吃飯,花了好幾百元。

2000年3月份,田家庵區辦洗腦班,沒有任何合法手續,我被強行帶去參加。在大禮堂的開幕式上,有上百名警察包圍著我們十幾名大法弟子就座,然後「610」和警察派專人每天押送我和其她幾個弟子去參加洗腦班,早上押送去,中午押送回家,吃完午飯再押送回家睡覺,共參加了9天。他們還叫家裏人看著我們,要保證不讓我們煉功,不讓看大法的書,不讓與外人接觸,如發現沒做到就要罰家人的款,或叫家人下崗、停發工資等,我的生活完全沒有人身自由,這種迫害形式完全是非法的侵犯人權。

2000年5月11日,同修汪小紅喊我去她家吃飯,說按陽曆算那天是她孩子的生日,按農曆算是師父的生日。小汪說吃頓飯算是給孩子過生日,給師父的像鞠個躬算是慶祝師父的生日,我們就在師父的像前鞠了躬,但是警察發現了我們,警車和警察蜂擁而來,我又一次被送進拘留所,我們只是在小汪家裏給師尊的像鞠了個躬,沒有任何違法行為,就又一次受到非法迫害,我又被拘留了15天。

6月份的一天,洗腦後被特務所利用的猶大朱繼東約我們到他家去,說有些想法想和我們交流一下,到了他家,警察又一次聞訊趕來非法抓捕了我們,來了上百名警察,布滿了樓道,並包圍了整個樓,我們只是去了朱繼東家,甚麼事情也沒有做,甚至還沒來得及聽清朱繼東到底要和我們交流甚麼想法,就又一次被非法拘留。半年多的時間內我被非法拘留三次,這日子可怎麼過?鄰居、親朋好友及社會上的人都開始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他們開始認為我是個壞人,他們不相信我甚麼壞事都沒做,甚麼違法行為都沒有,我受到這麼嚴重的傷害真是有苦無處訴,有冤無處伸。

為了向世人講清法輪大法遭受的誣陷及我自己所遭受的非法迫害,我向鄰居、親朋好友及所有能接觸到的人講我一次一次被非法迫害的真實情況,向他們講法輪大法被造謠誣陷的真相,在2001年11月16日,我和一起受到過多次非法迫害的同修小汪回娘家,由於我們散發大法弟子遭受非法迫害的書面材料,我們又被警察抓了起來。在潘集派出所,潘集鄉的鄉長和鄉黨委書記連同幾個聯防隊員一起毒打了我們,我們被踢打的像球一樣在地上滾來滾去,小汪頭受重創,她後來被送勞教所暈倒過,經X光檢查頭部有大塊陰影。我被打的渾身是傷,胸部、後背部大面積淤血,胸、背整個青腫起來,有幾個月的時間不敢動,一動胸部就疼痛難忍,甚至每喘一口氣都疼,睡覺也不能翻身,這種狀態持續了有半年的時間。我一心向善做好人遵紀守法,與人為善,但我卻在派出所內、警察辦公的地方被政府的黨、政領導及警察毒打,我在此控訴這些毒打我的惡人,要求法律懲處這些執法者的違法行為。

當天,我帶著重傷被送進了看守所,到2002年3月8日,我被非法刑事拘留了115天,其中有78天屬於超期羈押,這又是辦案人員執法犯法,我的人身權利此時又遭受到極嚴重的侵犯。在這期間,「610」和警察多次威脅我的家人說要嚴處我,家人為了減少對我的迫害就請「610」負責人和有關警察下飯店、洗桑拿等,被請的有市勞教辦的工作人員,有田家庵區「610」負責人徐彬,還有潘集區公安分局的科長王懷敬、警察徐紅(女)等,請客送禮洗桑拿花了共有6000多元錢,王懷敬還勒索我家1000元現金不給收費憑證,這些都是政府工作人員執法犯法的腐敗行為,法律應當追究這些違法與腐敗分子的責任。

2002年3月8日,我在沒見到任何勞教材料手續的情況下,被強行送到合肥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我沒有觸犯法律,不接受勞教,勞教所的惡警就折磨我,三大隊的隊長用布繩子把我的手從膝蓋外兩側拉到後邊用蹲姿和腳綁在一起,綁在宿舍的床腿上,這樣綁起來後既不能蹲下去也不能站起來,也不能向任何方向躺倒,我被綁了一天,其痛苦真是語言所不能表達的,每一秒都像一年一樣難熬,我被放開時,都不會動了,手腳也青腫得不像樣子。三大隊長還用皮棍打我的手,手腫得像個饅頭,半個月都不能攥起來。惡警還指使人把我雙手銬著吊在車間房頂的鐵條上,腳尖勉強挨著地,車間有百十個普教在我身邊幹活,她們看到我痛苦萬分的樣子嚇得誰也不敢出聲,我被從上午8點多一直吊到深夜11點半。為了抗議惡警的暴行,我曾絕食20多天,惡警就指使幾個人按著我,用鐵撐子撐開嘴灌食,我的牙全部被撬斷了,像要掉下來,滿嘴都是血。我曾有一個多星期被戴上手銬不給摘、吃飯、上廁所極不方便,睡覺也不能脫衣服。我看到同修李梅,因不認可對法輪大法造謠被雙手吊在宿舍的高架床上,也是僅腳尖著地,從上午9點到深夜,她被吊的十分痛苦,手腕被勒得青腫了很多日子不能移動。還有一名50多歲的合肥女同修長期被綁著雙腿,後來造成雙腿麻痺癱瘓,她每天被抬到車間去幹活,直到兩年勞教期滿。還有一名50 多歲的阜陽女同修因不寫轉化書,惡警就指使普教處處找她的麻煩,在生活中處處為難她,她吃不飽、穿不暖、休息不好,還要幹超量的活,被折磨的骨瘦如柴,眼看只剩一口氣了,後被保外就醫。由於我們被嚴密的監視著,不允許隨便交談,所以我不能知道她們的名字,也不能知道更多的詳細情況。

後來,我被轉到了二大隊,二大隊是專給大法弟子轉化洗腦的,在那裏,你只要還有一口氣,他們就不放棄對你的精神折磨,我被幾個邪惡包夾在一個屋子裏,她們每天近二十小時不停的圍攻我,說的都是一些自心生魔的鬼話不堪入耳,還沒完沒了的強迫看污衊大法和師父的錄像,那些圍攻我的邪惡嘴每天不停的在我面前說,拳頭、手臂不停的在我面前晃動、揮舞,我被折磨的吃不下去飯,睡不著覺,她們還把我的腿綁起來不讓動,杵著、扭著、搡著打我,精神折磨的痛苦遠遠超出肉體折磨的痛苦,在這種無休止的精神與肉體折磨下,我的心每分每秒都像在油鍋中煎熬,時間也像停下來了一樣慢,彷彿每一秒鐘都被無限加長。我根本就沒有自我思維的時間,只感到頭腦發木,思維停滯。我原來一百多斤的體重,此時瘦得只剩七十來斤,就在這種麻木的狀態下,我像木偶一樣失去了自我,糊裏糊塗的在轉化書上簽了字,對我的轉化圍攻也就結束了。之後,我慢慢的清醒過來,我寫了嚴正聲明宣布在勞教所轉化書上的簽字全部作廢,現在,我要嚴格的按照師父的教誨講真相、發正念、學法修心,「正念正行,精進不停」,在正法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

﹝編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