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家鄉父老敘述我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13日】

家鄉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們:

你們好!

我和你們喝的是同一條山脈的水,吃的是同一片土地的高糧米,我是在父老鄉親們的眼皮底下長大的一個土生土長的普普通通的農家孩子。

修煉前,在我的童年時代,我有過很多苦惱、疑惑,人為甚麼要出生在世上?為甚麼有病?為甚麼要老,要死等等,帶著一系列的不解,走過了童年、青年、中年,在人生的長河中,到最後積了一身病,頭昏、咳嗽、腰疼、胃疼、便秘、耳鳴等。又因家庭矛盾,夫妻不和,使我在艱難困苦中對生活失去了信心。在這時,我喜得大法,是《轉法輪》這本書徹底改變了我的命運,煉功幾天內一身疾病全部消失,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家庭不再打鬧。

然而1999年7月20日,當權小人江××為了一己之私,竟不顧百姓疾苦和死活,利用權力控制媒體,對法輪大法進行無恥的誣蔑和造謠,扣上大帽子,製造事端,公然發動了滅絕人性的血腥鎮壓。鎮壓開始的那段時間裏,北京每天都有數十萬法輪功學員上訪,身心受益的法輪功學員只想為這部高德大法和他們的恩師說句公道話。出於人的本性和良知,我也走上了上訪之路,在不公正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萬萬沒想到的是我幾次進京上訪,三次被警察把我投入拘留所。在當時火車、汽車全部被封鎖。被逼無奈時,99年7月22日我們只得騎自行車進京上訪,不分白天、黑夜,騎了3天半時間,於25日晚上到了北京。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我被警察叫住,讓我辱罵尊敬的師父,我不罵,就被他們送回當地公安拘留所強制拘留。

期間當地派出所所長周志新(現已調走),多次到拘留所騷擾提審。說:「只要你說不學,不煉了,我當天就可以帶你回家。」還說「某某都轉化了。」我嚴辭告訴他,「別說××轉化了,就是全興城的都轉化了,我也不會轉化,再說嚴重點,全中國都轉化了,我也不會轉化」。當時氣得他罵咧咧,還惡狠狠地說:「永遠不讓你出去,你就在這呆著吧。」說完後灰溜溜的走了。公安局強制非法關押了我10多天,當我回家一進門,抬頭看師尊的法像全沒了。這才知道,在我們上訪期間,家中沒人,我們家被強盜似的惡警們把門給撬開,把師父的法像、大法書、錄音煉功帶都抄走了。回家後,惡警還多次騷擾。

9月15日下午,惡警突然到我家,把我愛人(修煉人)找到村部,很晚很晚才放回家。我們覺得心裏不公,於16日我們倆一起去市政府討個說法。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到了市政府,接待人員只問了我們姓名、住址,就強制把我們關進了拘留所。在拘留期間,我愛人被派出所惡警強制戴上手銬(剃了光頭)押回本村。在黨員大會上給開除了黨籍。後來又被送到葫蘆島教養院洗腦。非法關押27天。拘留所一天就給二個玉米麵的窩窩頭,幾個菜葉的湯底還有毛毛蟲,一點油都沒有。晚上四個人給一個被子,幾個人都得側著身躺著,不能翻身,抱著團睡,夏天讓蚊子咬的全身是包。

在這期間我多次受到惡警提審。一天下午,南大惡警(所長)李清華把我叫出去,一個年輕的警察一進屋就打我嘴巴,問南大某某的材料是不是我送去的。我說不認識某某,李清華就大打出手,接連不斷的打我的嘴巴,鑿我的頭,拽我的頭髮,把衣服扣子都拽掉了。一手拽我,一手打我。(因為他不拽我,我根本站不住)一邊打一邊罵說:「我們南大挺消停的,就讓你給攪和亂了。」當時把我的嘴都打出血了,眼冒金星,腦袋發脹,耳朵嗡嗡響,兩腳打顫站不住。李清華打累了,把手鬆開,我就要倒。小警察一把把我拽住。李清華還不罷休,問我材料哪來的,誰給的,我就是不答理他。這時李清華找來一根木棍子,然後他讓我跪在地上,我不跪,我告訴他,我除了師父不給任何人下跪。他一把將我按在地上,我雙手合十大聲背「論語」,背師父的「真修」。李清華拿木棍子連踢帶打,當時我被打的渾身疼痛。回到號裏晚飯都吃完了,功友說我嘴出血了,鼻子、臉、脖子、耳朵後邊全都是青紫色,全都腫了。(沒有鏡子,我自己看不著),到後期我們就開始絕食,到第四天,我被帶回鄉派出所。又遭到鄉派出所惡警周志新的毒打,一天的後半夜,周志新出差回來,進屋就把我們幾個叫起來(還有幾個功友)睡的是木椅子,凍得我們直打哆嗦。我們幾個不同程度的挨了打,站在我面前,嘴罵別人,眼睛看別人,手打的是我,打嘴巴、搧耳光了,罵完了他們,轉過眼神專門打我。罵我說:「公安局長把它訓了,說它警服脫掉的那一天,就是我們家的末日。說找黑社會的人把我們家給鑿了。罵我看你養的那孩子,讓我撞死得了。它還叫囂,要拿鋼刀把我們全家都殺死,剁成肉醬。一邊罵一邊打,桌上有幾杯涼水,它拿就衝我潑了過來。冷得我直咬牙,渾身一個勁的打哆嗦,惡警打了有半個小時左右才住手。後來那幾個人都回家了,就剩我一個人。鄉委書記又來轉化我,我告訴他,你不用說了,我甚麼也聽不進去,因為我整個身體、腦子裏裝的都是大法。你的話我耳朵一點都進不去,你在這說話,我心裏還背法呢,你轉化不了我。旁邊的有人說:「鄉委書記的話你還不聽。我告訴他,世界上我就聽一個人的話。他說:「聽你師父的?」我說:「對」我聽我師父的話,他告訴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沒有錯,你讓我往哪轉呢?在鄉里我被關押了五天後才放回家,這次一共關押了35天。

回家後,經過反思,知道自己的使命,同時江氏集團迫害又一次開始,在家呆了一天,又一次獨身一人進京上訪。於10月25日被送回當地拘留所,本月30日沒有任何手續,被秘密綁架到馬三家勞教所(女二所)。

在馬三家教養院,我真正體會到也看到了一個地地道道的人間地獄。每天的打罵聲,電棍電人時發出的滋滋聲,淒慘的叫聲,皮肉被電焦時散發出的難聞的氣味……時時刻刻都被恐怖籠罩著,時時都面臨著拖出挨打上刑。12月的一天,因我不配合惡警做操、走步,天還沒亮,惡警就指使「刑事犯人」。讓我和另外一個功友,把外衣都脫光了,只讓穿著內衣內褲,不讓穿鞋,把三樓廁所的窗戶都打開,讓我們倆站到窗台上,把兩隻胳臂伸直,伸到外面去。凍了半個多小時,下來後手腳麻木,穿不好衣服。又過了幾天,晚上下了一宿雪,剛起床,天還沒亮,惡警讓「刑事犯」把我和兩個功友,帶到樓下,讓我趴在雪地裏,我不趴,惡警就讓刑事犯把我按倒在雪地裏。說你不走步,做操,我讓你趴,我要站起來,她就讓「刑事犯」按住我,拉著我趴。一邊拉一邊跑,還罵,拽得我喘不上氣來,手腳按到雪地裏拉著跑。拉著我跑了有半個小時,最後看我不行了,腦袋也抬不起來了,才停手。把我從地上拉起來。整個身體像失了控,手腳麻木,失去了知覺,兩條腿站不起來。「刑事犯」拽著我吸煙,惡警不但不管,還讓犯人往我臉上吐煙末說:「煉法輪功的還不吸煙,往她臉上吐」,嗆得我直咳嗽。

把我帶到樓上,惡警王(大隊長)正在樓梯口等著。把我帶到一個空屋子,拿二根電棍,一手一根電我的脖子、臉,電時直冒火花。電手、腳心時渾身直顫,鑽心疼。我一聲不吱,心在背法,王大隊長一邊電一邊罵罵咧咧,惡狠狠的說:「你還能挺,還挺剛強,我讓你挺,我有的是時間折騰你。把我送回寢室的時候,大夥早飯已吃完。這時看我的十個手指,手掌,手指肚被凍得全是玻璃球一樣的大泡,麻木疼的連湯匙都拿不了,衣服扣子也給拽丟了,褲子二個膝蓋都爬壞了。家裏新給買的一雙棉鞋也爬壞了,全身上下全是泥土。脖子像鞭子抽打的一樣一條條的燙傷。全都紅腫起來了。就這樣還讓幹活,惡警在一邊年頭不讓別人過問,不讓我和別人說話,晚上同床小聲和我說話:你應找「蘇教」(惡警蘇境)反映這種情況。第二天,剛吃完早飯,她們就迫不及待的把我送往了女一所,和犯人在一起去參加重體力勞動(每天勞動16小時左右),有時更長時間,在那裏隨時遭到刑事犯人的打罵和侮辱。不許說話,一天二十四小時監視。因我手上的泡比前一天更嚴重,薄薄的一層肉皮,圓圓的大泡,滿手都是,手一拿東西都撕心襲肺,鑽心的疼。一不小心,泡磨破了淌出濃血,把車間的布片弄髒了,還讓我賠錢。帶工的刑事犯人年頭不順眼,就連踢帶打。惡警看見也不管。晚上還讓背「獄規」,不會背就不讓睡覺。早、晚吃的都是玉米麵窩頭,中午米飯也不夠吃。在承受這樣繁重的體力勞動,吃不飽,睡不好的情況下,我精神恍惚,失去了理智寫了「三書」走了一段我的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歷程。在勞教所邪悟的一段時間裏,我的老病全部復發,吃藥打針花了幾百元錢,我在江氏集團的迫害中,在教養院裏受盡了非人的折磨。

2000年11月20日,我離開了魔窟,是邪惡把我推向罪惡的深淵,是我們最慈悲的師尊和昔日的功友把我從深淵中救了出來,給了我第二次重新做好的機會。現在我又是無病一身輕。有人說「知道好,就在家煉,也沒有人管你」。其實說這樣話的人是不明真象的。直至到現在邪惡還經常騷擾我們家。大家都知道,憲法規定:年滿16週歲的青年都要辦理居民身份證。辦快證是一個月,辦慢證是3個月。可我的孩子今年(93年)足足辦了8個半月(3月10日-11月24日)。開始,鄉派出所推說鄉里領導管不給辦,我找鄉領導推市政府,市政府又推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一個國家恐怖組織)。我找市610,又推葫蘆島610,推了我2個月市裏來了幫人到村裏。最後村領導出面說情才答應給辦。但辦完了還遲遲不給我,拖人上鄉里,把孩子身份證要回來。但不是說沒辦,就是不給。我們家自己親自要了三次才算要回來。我的孩子是國家合法公民,請問,法在哪裏?是誰在犯法?

善惡有報是天理,珍珠即使暫蒙上灰塵,也不會失去他的本色,正義一定會戰勝邪惡。人們一定會記得文革時,劉少奇一夜之間被打倒,10年後平反說:劉少奇是好主席。鄧小平三次被打倒,最後是偉人……親人們哪,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都會給自己造下如山如天的罪業,這些罪業被償還時必須將化為災難降臨,只是時間早晚問題。為了千千萬萬的善良的人早日明白真象,為了千千萬萬的眾生能免遭淘汰。大法弟子節衣縮食,省吃儉用製作真象小冊子,而後又冒著生命危險送至你的家中,大家一定要珍惜,對您和您的家人一定會有福報的。

鄉親們哪!快快擦亮你們的眼睛吧,不要再輕信鎮壓者邪惡的謊言,它們最真實的目的是要把人類最起碼的道德良知從人們的靈魂深處殺掉,要把好人斬盡殺絕。而違反法律,擾亂社會治安,只是它們欺騙人的藉口和幌子。大法弟子不是不要家,而是有家不能回,有冤無處訴啊!但是我們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邪不壓正,紙是包不住火的,真象總有一天要大白於天下。法輪大法是正法,是佛法,仇視他的人是危險的。親人們啊!「萬古奇冤必昭雪,善惡禍福一念間」如何走好今後的路,那是你們自己的選擇,記住:法輪大法好,記住:真善忍好吧!

你們身邊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