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治好肝癌 說真話慘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10日】我曾患過嚴重的疾病──肝癌晚期,在醫院動過手術。在我生命垂危時,大法帶給我新的希望,給我指引了一條光明大道。我於99年5月得法,從《轉法輪》中得知做人就要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來要求自己,於是我走上了修煉的路,使我的身體,思想都得到了昇華。誰知,99年7月20日被江氏集團殘酷的鎮壓。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更有上訪的權利,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還要對我們殘酷鎮壓,辦不到。

2000年5月,我進京上訪,被北京辦事處關押遣回當地看守所。

5月22日,我再次進京護法,被非法關押於湖南長沙火車站派出所,被當地公安遣回,要求家屬交10000元罰款,才放人,家人沒有配合,最後愛人單位被罰款10000元,單位扣發了他幾年的生活費,分文不給,說我煉法輪功

2000年6月我又踏上了進京護法之路,當時,我和同修趙姐還有一廣州大法弟子,被惡警拖入警車,在裏面它們狠毒地打我們,三人被打得遍體鱗傷,車子在天安門轉了十幾個圈。有一個1.8米高的男惡警,把腳上皮鞋脫下釘上鐵皮掌,對著我的臉整整抽打了十幾下,整個臉被打得腫起像麵包似的,青一塊,紫一塊,還不放過我,又用握成錘子似的手對我小腹,又是打十幾下,整個小腹被打的青紫發烏。在車上打完了它們把我們送往廣場十三處關押。

6月24日這一天是全世界人權會議,北京十三處關押了我們二千多大法弟子。到傍晚他們把我們二千多名大法弟子用專車送入各個看守所(周圍圍滿了當地群眾)。我被送到看守所,身上的錢全被搜光,衣服從裏到外全部脫光,不脫光就要被打、搜到錢全部沒收,看守所裏每天都聽見大法弟子的慘叫聲,管教把身上的皮帶取下抽打一位四川的大法弟子,它們強行將我的手伸出來抽打,還把我按倒在地下,我抬起來又被按倒,每天上午是管教毒打我們,下午勞犯又毒打我們。

我們27名大法弟子中,有四川航空公司的,有鄭州的大學生,他們都被罰站,惡警用鞋抽打屁股、頭、手、全身都是傷,不能睡,晚上罰站到1點以後才准睡覺,我的身上、臉上、手腕、屁股,被打得腫一塊,紫一塊,非常嚴重。勞犯說:「我們不打你們,管教要打我們,我們是無奈。」它們毫無人性連60、70歲的老婆婆都不放過。

四川一位女大法弟子說,他愛人關在裏面被邪惡之徒用釘子往他腳上釘,慘叫聲不斷,看守所還不准我們講話,不准用紙,更不準接觸筆。還強迫我們在裏面幹活,後來我被當地公安局遣回。2000年12月8日,被非法關押於看守所,被非法判刑三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