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倒了爬起來 將計就計反「轉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11日】我99年7月開始煉法輪功,成為一個在大法中深深受益,對師尊,對大法無限敬仰的修煉人。

99年7.20江澤民出於一個小人的妒忌心理,在全國範圍內發動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事實上是波及全球的迫害)。我們地區也不例外,地方610辦,公安秉承江氏旨意,對大法和我們大法修煉者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迫害政策。

我縣從99年7月22日開始,廣播電視停止一切娛樂節目,24小時滾動轉播中央電視台污衊、誹謗、攻擊大法和大法師父的東西。強行組織每個單位幹部、職工集中收看,強迫每人表態(必須是反法輪功的表態);凡法輪功修煉者必須書面保證不練功和所謂的「揭批」。煽動世人對法輪功的仇恨,撲滅民眾對佛法真理的崇尚。一時間「山雨欲來風滿樓」。法輪大法被詆毀和攻擊,大法書籍被查抄和焚燒,大法弟子被監控和歧視。惡徒們效忠江氏,把精神病人說成是煉法輪功走火入魔;把殺人犯說成是大法學員,欺騙矇蔽世人,把法輪功在名譽上搞臭,把百姓推向危險的深淵。

憲法規定,公民有上訪的權利。大法弟子修煉「真善忍」,首先要說真話。為討還我師父與大法的清白,2000年5月4日,我與妻子去北京上訪,向國家領導人說出我們的心聲。在天安門被惡警抓捕後,他們不分男女老幼,把我們混關在一起,不讓洗漱,24小時只給上一次廁所,每天只給吃一點米飯,喝一點冷水,整個樓梯口異味沖天,污穢不堪。可憐一個女學員有個不滿週歲的嬰兒,因無奶水抓住母親乾癟的乳頭,餓的日夜哇哇哭的不停。母親只得強忍淚水,餵冷水給小孩喝,因小孩不會吃飯,只喝冷水,終於發燒病倒,腹瀉不止。我們幾次向惡警反映,要求給小孩買點牛奶,不料這點起碼的要求也被喪失人性的他們拒絕。關押期間在這般惡劣的環境中還要我們每天交50元錢,我妻子和其她幾個女學員還被惡警脫去外褲搜查全身,我藏在內衣口袋裏的400元錢就是這樣被他們搶去的。5月8日,本地惡警和我單位一行5人去北京押回我們,共花去我3600元錢,當作罰款從我工資裏一次性扣除。他們用我的錢旅遊北京,逛街購物,拍照留念,還為他們的女兒買回北京的肯德基。後來對我監視居住時又扣去1000元,邪惡之徒還開除了我的工職,借街道改造之機,拆掉我的住房,連我全家4口人唯一的經濟來源─一點房租也給卡斷,徹底從經濟上搞垮我。我年邁體弱的9旬老母親呼號:「真是殺人不見血啊!」

2000年 5月8日,從北京被押回時,我一路掛銬,惡警不讓睡覺,剛下車進公安局大門,我夫妻倆就被掛在大鐵門上,他們吃飽飯,酒氣熏天地就開始分別審問我們。我拒不回答他們的任何提問,並嚴肅地指出,我們依法上訪沒有罪,為甚麼非法關押我們?迫害大法弟子將來沒有好報。公安局惡警惱羞成怒,採取車輪戰術,把幹警分成4組,每組2人,晝夜不停地審問我4天3夜,不讓我閤眼,然後,於5月13日關進看守所,非法關押30天,6月14日又把我從看守所轉到公安招待所,實施半個月的軟禁(監視居住)。期間,邪惡調動我們系統二級機構幹部職工60多人次,日夜看守我。我利用這個機會向他們洪法,證實佛法的真理,證實師父的清白。公安見我始終不動心,6月29日晚宣布我勞教兩年,隨即再次被投進看守所。7月3日,惡徒宣布開除我的黨籍,7月5日宣布開除我的工職,7月7日我被送往勞教所。面對這一個接一個的打擊與迫害,我很平靜,腦海中只有師父「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中的《無存》)幾個金光閃閃的大字。

來到勞教所,迫害更嚴重。開飯時,我們頂著烈日,站在發燙的水泥地上吃飯,(臉上的汗珠都滴進飯碗裏被吃下去);收工後,必須在2分鐘內洗澡。我動作遲緩,又總是被擠到最後才洗,所以為了搶時間,平時我只穿一條短褲衩,不穿汗衫,洗澡時在水缸裏舀兩盆水一洗,(水缸裏已是別人洗剩的髒肥皂水),然後,在催促的哨聲中一面跑回隊列中,一面擦水漬。10天後,7月17日,被分到8大隊建築工地做小工。當天,正趕上樓房面臨現澆封頂,我被強迫和其他年輕勞教人員一樣,給手推車加石子,扛水泥包,抬混凝土,從17日下午2點一直幹到18日上午8點,幾次要昏倒,我都用堅信大法的一念化解掉了。

2000年8月下旬,由於我悟性太差,私心怕心作怪,在猶大們的整日糾纏下,曾經走向邪悟,並助紂為虐,給大法造成很大的損失。經過反思,背法,背地裏和同修切磋,10月上旬我逐漸醒悟過來。認識到我的所為已和師父的教誨,大法的要求背道而馳。罪不容恕,必須趕快歸正到大法中來,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我立即和幾個曾走入歧途的同修向邪悟的人做反轉化工作,(先後有30多人歸正醒悟)。11月1日,我們將計就計,利用勞教所和610辦企圖安排我們去「幫教」的機會,在20多大法弟子的「轉化」班上,公開揭露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內幕,以及「610」辦的罪惡企圖,成功的粉碎了這次洗腦班陰謀。當時台上台下所有的大法弟子群情激動,熱淚盈眶,他們讚許我們及時醒悟,挽回了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帶隊的大隊長氣得坐在那裏兩眼發直,差點閉過氣去,很久才大叫「反了,反了」。11月2日晨,我們被押回勞教所,最邪的惡警受到領導的嚴厲批評,作出深刻的檢查。他惡狠狠的對我說:「你真狠,這次差點要了我的老命,我會好好地『款待』你的!」我笑著說:「這是我們從大法修出來的智慧,是大法的威嚴。」

果然,他立即向勞教所建議,把我又下到8大隊做小工;下到5大隊磚窯廠,在50度的高溫下出磚;下到2大隊割稻,挖田埂,採茶;下到襯衫大隊下雪天強迫在寒風中洗冷水澡,......不管在哪個大隊,都派最重,最累,最髒的活給我幹,從早上5點幹到晚上7點,(襯衫大隊每晚還加班到10點半),而且惡警還不斷地催促,咒罵,有時還罰站(面壁),並以延長我的勞教期相威脅。我的妻子第一次來探望我,看見我光著頭,赤著漆黑的上身,彎著腰,瘸著腿,鬍子長出半寸長,瘦得皮包骨的樣子,(中午,別的勞教人員都休息了,我還在挑水沖廁所),不禁失聲痛哭:「這哪是我的丈夫啊!」淒慘的哭聲,連在場的其他勞教人員也心酸。……邪惡對我的迫害真是一一難數!它們就想在肉體上把我們大法弟子消滅。

我本不想寫這篇文章,我覺得比起800多在迫害中失去生命的大法弟子,幾萬個在迫害中流離失所,無數位在迫害中致傷、致殘的大法弟子來說,我的經歷太平常,太普遍。然而,我還是要寫出來。因為我的生命屬於大法。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是我的責任,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我的責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