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18日】我1998年2月有幸得法,在得法前,吸煙,喝酒,打麻將等有許多壞習慣,因此妻子三天兩頭和我打架吵嘴,簡直沒有安穩日子過。得法後我認真按照師父在法中要求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作指導,嚴格要求自己,很快戒掉了一切壞毛病,以此走上了修煉道路,開始了新的人生,生活中充滿著陽光,夫妻和睦,家裏有了歡聲笑語,自此村裏有27人先後也得了法。村裏的風氣也在大法弟子帶動下開始向好的方向轉變。

誰知就這麼好的高德大法卻遭到了人間首惡江××的強烈妒嫉,控制著整部國家機器對法輪大法進行了史無前例的血腥鎮壓,村裏煉功點遣散,我們家也不能倖免,村裏派人來收書並警告不准再煉大法了,當時我無論如何也不理解政府為甚麼要這樣對待法輪功,難道做好人也有錯嗎?心裏別提多難受了,活也幹不下去了,覺得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應該站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告訴政府和世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2000年10月4日,我和母親依法進京上訪,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哪料到在天津被惡警劫持扣押並通知本地派出所接人。回來直接被非法送往政保科進行盤問,並被無理刑拘1個月,又在拘留所被非法關押半個月,接著鄉派出所所長把我無理送到市教養院非法判三年勞教,非法關押在「專管大隊」,惡警負責看管我,每天對我進行十幾個小時的人身折磨,污衊大法並逼著我放棄「真、善、忍」的信仰,我實在承受不住,違心地讓別人代寫了「三書,」惡警們還用多種形式對大法弟子瘋狂迫害,當時有二名學員依然宣布所寫「保證書」之類的一切作廢,重新堅修大法。

這一下觸怒了惡警們,10餘人對他們二人毒打,電擊,臉上電出的水泡流出黃水,皮膚被燒焦的氣味充斥在教養院上空,讓人的心一揪一揪地難受,但邪惡的囂張並沒有嚇倒大法弟子,2000年12月31日,獄中60多位堅定的大法弟子集體宣布所有違反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六十多封嚴正聲明一齊擺到惡警面前,全教養院上下及省級主管610驚恐萬分,打破了惡警的請功領賞的美夢,此次壯舉有力震懾了邪惡,當晚省級惡首來院檢查工作,只簡單轉了一圈就無聲無息地走了。第二天將我們20多名大法弟子定為嚴管,關在三樓,逼迫我們每天坐在冰冷水泥地上,有人被凍的拉肚子,惡警們輪番威逼我們穿囚服,許多大法弟子拒絕穿囚服而遭到毒打,惡警氣恨地說:「打你們就穿了」。

我把衣服脫掉並站起來和它理論,我大聲說:「把槍頂在我腦袋上看我眨不眨眼,」惡警啞口無言,掉頭離去。

有一次惡警們故伎重演,播放馬三家勞教所惡警污衊大法錄像,我斷然指著它說:「破壞大法沒個好,早晚遭報。」在場惡警聽了真害怕。

我被非法關押期間,不僅身體被野蠻摧殘,精神上所受的折磨有過之而無不及,生活在自由的人們是難以想像的。天天坐在所謂的教室裏,被逼著看詆毀大法的錄像,強制性灌輸誹謗大法的各種材料,有時3-4個人、甚至有時更多所謂的「幫教」人員,輪番地用污衊大法的言論進行轟炸,思想沒有自由的空隙,就連上廁所這種隱私的事情都有人跟著。真是苦不堪言,我同時非常惦記家裏,因為我是家裏頂樑柱,家裏剛蓋新房不久,兒子也剛結婚,又有外債纏身,我被困在教養院,上不能孝敬老人,下不能關照孩子,又不許與家人相見,在這種身體和心靈雙重壓力下,身體出現極度不適,致使我2001年4月8日在教養院洗冷水澡時左腳麻木變色失去知覺,頭痛欲裂,後又暈迷不醒。惡警怕擔責任,無奈把我送往醫院,做了開顱手術,當時主治大夫告訴家人我患的是腦血管畸形,手術只有50%希望,沒想到手術後8小時我就甦醒了,大夫說一般都得十幾小時以上,醫護人員感到非常驚奇。我本來學煉大法以後很健康的身體,卻被惡人迫害成這樣,善和惡的對比是如此鮮明。

我家特別困難,上訪路費還是借的,連這次幾千元住院費都是親友的,在醫院23天後,惡警就怕擔責任提前辦了保外就醫,我像籠中鳥又呼吸自由的空氣,到家就針藥全停,每天堅持聽師父講法,記憶力及身體奇蹟般地恢復著,兩個月就能煉功並下地幹活了,大法創造的奇蹟又在我身上再現。2002年我到礦上卸礦石,2003年2月下井背礦石,最多時一次背230斤,52歲的作過開顱手術的人,能背這麼多礦石,礦工們都說了不起。

今天,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仍在繼續,我不能再沉默了,我要把大法帶給我的美好告訴善良的人們,把邪惡為了讓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對我的身心摧殘,真實地寫出來,讓世人看清邪惡的惡霸嘴臉,儘快從欺世謊言中解脫出來,從心裏對大法有一個正確的態度,真心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