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倍彌補 把大法的美好告訴所有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27日】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心太重,在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的操控迫害下,我產生了怕心。在7.20以後很少有機會和同修在一塊切磋,基本上失去了聯繫,呆在家裏,很少知道同修的事,淡泊了證實大法的意識,誤入歧途,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情,為了一時的安逸,沒有了正念,在邪惡污衊師父和大法的時候,沒有站出來面對邪惡,沒有做好大法弟子的應該做的,沒有保護好師父的法像以及大法書籍,反而還讓邪惡鑽了空子,在邪惡面前低頭,向邪惡妥協,違心的把師父的法像和大法書籍、師父的講法錄音磁帶,全部交給了廠裏,還有親人給代寫一份保證書也交上了。交上書以後我心裏很不是滋味,整天坐立不安,感覺身上缺著一種東西似的,我認識到失去了大法就等於失去了生命,失去了根。師父說:「我有幾本書,還有錄音帶,錄像帶,你從中會發現,你看過、聽過一遍以後,隔一段時間再看、再聽,保證對你還有指導作用。」(《轉法輪》)失去了大法還怎麼修煉?我越想越難過。

我深深地認識到,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這是在自己修煉的路上所犯下的一個大錯誤,是一個污點。我不知哭過多少次,不願見同修怕見同修,有種自卑感,內疚和悔恨一直困擾著我的心。

師父為度我們承受的太多太多,消去了我們生生世世的罪業,又給了我們最好最好最珍貴的一切,但是,當師父和大法遭到邪惡的破壞和誣陷誹謗的時候,我哪裏去了?我的正念正行哪裏去了?師父的教導我放在心上了嗎?

通過學習師父的大法,師父在國外講法,對我觸動很大,我要振作起來,把傷心的淚水,內疚感,自卑感,悔恨變成一種動力,來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和負面影響。雖然我兩次去北京證實法都沒有實現,兩次都是在臨行前被家人發現,沒有走成。自己回想一下,還是執著心沒有放下。

師父講:「我告訴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時候,你甚麼都能做得到 !」(《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從2001年夏天起我到廠裏去講真相,有人告訴我說,你再這樣,領導說停發你的工資。去年的一天,丈夫的一位在法院工作的朋友到我家來玩,也算是丈夫的老鄉,他和丈夫說,現在挺緊,可別讓她出去發傳單,聽到這裏我就給他講真相,這時丈夫破口大罵,拿起手中的茶碗就往我頭上砸,當時老鄉擋住了丈夫的手,茶碗沒落到頭上。丈夫用各種辦法來威脅我讓我放棄修煉。丈夫高興時就我就利用這個機會給他講真相,可是他最怕我出去講真相。因為家務活多,又要看外孫又要做飯還要照顧老人,我只好利用中午休息時間出去發真相,有時晚上等丈夫睡著了再去發真相。

去年夏季的一天早上,突然廠裏來了四個人,其中有廠辦主任、行政科長、司機、和一名工會人員。那天丈夫和孩子都在家,當時丈夫又緊張又害怕。但我心裏很坦然,廠領導開始問,還煉不煉?我說這麼好的功法還能不煉?他又說,知道好自己在家偷著煉,不要出去發傳單找麻煩,要不就對你不客氣,還要把我上交。於是,我便給他們講真相,我不給他們機會說話,他們光聽我講,都不吭聲。我說:師父讓我們按 「真、善、忍」做好人沒錯,電視上演的全是假的,請你們不要上當受騙,是惡人在有意造謠誣陷大法,毒害百姓。我給他們講了「自焚」真相,並把真相光盤給了他們每人一個,讓他們回家看看。丈夫看我這樣又氣又怕,狠狠地打了我一個耳光。當時把我打愣了,同事們都齊聲喊,不能打人,她沒有錯,她是好人。從我記事起父母就沒有打過我一巴掌,當面守著人打耳光,面子上真有些過不去,要是得法前,我起碼得回敬他兩巴掌,但我現在沒有這樣做,我要聽師父的話,處處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沒吱聲,流著淚還是繼續給他們講真相,我說任何人都阻止不了我煉功,我會告訴所有的世人,我在大法中受益之大,無以言表。

在沒煉功以前,我渾身是病,病多得都不知道去醫院去看哪一種:

其一:我有血管及頑固性神經性頭痛,已有幾十年了,頭疼起來整天睡不著覺,棉花塞住耳朵,伏天多麼熱也得用棉被蓋住頭,也還是睡不著覺。

其二:氣管炎有二十多年了,一年有六個月憋得直咳嗽喘不過氣來,到了晚上更厲害,咳嗽得尿褲子,名醫、特效藥、偏方都無濟於事。

其三:附件炎、宮頸炎引起的腰痛,重活幹不了,腰直不起來,不敢蹲,不能平躺著睡覺,20多年來都是一個姿勢側臥,多麼累啊,直腰的時候牽扯得兩側的附件特別疼。

其四:30多年的風濕性關節炎,又引發的坐骨神經痛,腿疼的挪不動步。

其五:慢性咽炎、鼻炎,口腔里長滿了膿泡、充血、發癢、發乾,舌頭拉不動,整天嘴裏像吃了刺一樣,真是痛不堪言。就這樣我像廢人一樣,給家庭、單位帶來了很多麻煩,丈夫整天和我到處求醫看病,花了不少錢,給國家浪費了不少藥費,結果也沒治好。

95年7月份的一天,是我終生最難望的一天,當時經朋友介紹看了師父在濟南講法的錄像。看後感覺很好,身體特別輕鬆,心情很激動,就想把大法請到自己家,可是當時大法書很緊張。我記得,大約過了兩個月的時間,王姐給我送來了《轉法輪》。當我接過寶書久久說不出話來,心情非常高興,好像一個失明的人重見了光明,就感覺一股熱流從頭頂通透全身,很舒服,這時我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流著淚對送書的王姐說,真佛下世真佛就在眼前啊,並對王姐說,我有法輪了,小腹部位轉開了。王姐說,你真有緣份啊!

寶書看了還沒有幾頁,師父就開始給我淨化身體了。開始淨化附件炎、宮頸炎等多年的婦科病。淨化了二次,第一次尿一些白膿狀東西,又腥又臭,那個味可難聞了。第二次開始痛,真是疼痛難忍,我就咬緊牙默念師父的大法,痛的我在床上滾來滾去的,小腹以下好像用刀割一樣,到第七天上,從嘴裏噴出來的那股味別提多難聞了,全是藥味,吃了多年的藥都翻出來了,這一次整整消了半個月,半月以後奇蹟出現了,看到了另外空間許許多多東西,從書裏也看到顯現出來的許許多多景象。

過了一段時間,又開始淨化腿,雙腿腫得老粗從腳腫到小腿,一摁一個坑,晚上疼得直打哆嗦,我知道是在消業,我一遍遍背師父的講法,守住心性,沒過幾天,腫消了,也不痛了,神奇的是腳上那塊常年的骨刺也沒有了。

2002年的夏天,師父又進一步的給我淨化身體了,從鼻子裏開始流鼻涕,先是流的清的,過了幾天就流一些白色膿似的,再過幾天就流一些黃色膿似的,到十多天就流一些帶血絲的血水,到了最後就流血了,但不是很多,整整半個月,白黑24小時不停住的流,我都記不清用了多少衛生紙。從那以後我幾十年的頭疼病好了,鼻炎,咽炎都好了。我修煉前所有的在我身上的病到目前都不治而癒了。是偉大的大慈大悲的師父,給了我新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以前的半死不活面黃肌瘦的我,現在又白又胖,臉上紅潤放光,煉功以後我的體重增加了20多斤,大法使我的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修煉了法輪大法得到的。我要用我真實的親身經歷和感受來證實大法是正法,我要向所有的世人講「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