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歸途

——就讀《幫助迷路的同修重返歸途》談談我個人的一點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14日】看了明慧週刊第83號第14頁的一篇關於《幫助迷路同修重返歸途》的文章,使我再一次萌發了想寫一點東西給迷路的同修,談一談自己在這方面的親身體會,以使迷路同修儘快重返歸途。下面是我的親身經歷:

我是1998年5月正式走入修煉的,修煉法輪大法中,前二年給我感受大法好的最大明顯變化就是祛病健身,不但我自己通過煉功、修心去掉了身上多種疾病,就自己的親人煉功後身體也比以前好了,去掉了疾病。

1999年7月20日,江賊鎮壓法輪功,我和同修騎自行車去北京上訪,途中被截回,被拘留半個月,當時在鋪天蓋地的邪惡宣傳中,我也有些蒙了,到底有沒有神佛?對不對?因自己修的時間短,根本從沒悟到會有這麼大的魔難,自己心也發空。好在被拘的都是那些非常堅定、對法有深刻理解的同修,在她(他)們的幫助下,我對這場魔難有了一定的認識,堅定了信念,無論是邪惡輿論宣傳,還是用情軟化,我都毫不動搖。我對迫害的幹警說:法不正過來,我願把牢底坐穿,用我們自己行動證實大法(但現在想起來,這一念也是不對的,但當時還悟不到這一點。)

後來,親屬看見我們不簽字,家屬用「打」出來的辦法,(有十幾個大法弟子都遭受了親人的毒打,有的是兒子、女婿、妻子、姐姐、妻弟、哥哥等等,打得坐不起來,就抬到車上,拉回家後再補手續),當時把我帶出號到接待室,晚間也沒讓回號也準備動手打,哪怕打壞弄回家在養傷,也非得把我整回去。當時因姐姐知道她們商量的事,就哭著苦苦哀求我,姑姐家的外甥也跪下給我求情,這樣就動了人心,出了執著心,就簽了字出來了。因堅定的大法弟子在拘留所、看守所裏都受到了殘酷的肉體和精神上的折磨,親人看到後受不了,所以寧可給打出來,也不讓再在那裏呆。

出來後,我繼續修煉。第二年,(2000年10月),我又和一個同修去北京證實法。這次有第一次的教訓,我們商議打出租車繞道進京,可到北京那天晚上,我們在天安門廣場就被單位的領導、親屬、派出所人抓捕,送回當地公安局拘留所,拘留了二十三天便被判了二年教養,送進了馬三家教養院。(去京的費用都是家屬被迫掏。)

在教養院,因受那裏邪悟,看到有好多各地比較有名的人、很多人認為「法學得好」的學員都轉化(後來明白那些人以前顯然法沒學好,否則就不會轉化了,哪怕是暫時的),認為自己學法時間短,可能悟性不好,沒悟到更高的理,也就邪悟了。但當時一說要寫「三書」,那眼淚怎麼也控制不住,就像掉了線的珠子,不斷地流,心裏真的很難受,就在方便上廁所的空當,不知是誰給我寫了一個條子:「割情去怕。」但看過之後,再看一看那些沒妥協的學員互相之間瞅一眼都不行,不讓說話,不讓走動(只能在自己鋪前坐小凳),常被打、被罵、被嘲笑、被污辱,我又懷疑起來:轉化錯了?

但在那裏整天的洗腦,念污衊大法、污衊師父的文章和廣播、電視、討論,外室看到那裏被洗腦的人對不妥協的學員,包夾、打、不讓睡覺,猶大「介紹經驗」再加上整天學不上法、煉不了功,外面的消息甚麼也聽不到,就真的相信了邪悟。特別是看到幾個大法弟子被迫害,不吃飯,就讓繞操場跑幹警輪流陪著跑,致使有的學員撞牆等,心中感到特苦,也就不想在那裏呆了。(因心中已想不到大法的真實存在了)。

回來後,別人曾找過我,我不願聽,想送材料和師父後期的經文,我不看,看見高高的天空、認為甚麼也不會有,徹底不相信了。但每天總感到空蕩蕩的,總覺得缺少點甚麼似的。後來一同修又找到我問了一句:「有點材料你想看吧?」,我沒加思考說了一句:「看看也行。」他回家拿來二十來張真相材料,其中正好師父《路》經文傳下來,我一氣把這些材料看完,我全明白了,也驚呆了,知道自己錯了,同時也悲觀絕望,我不知自己走到這一步(已近一年不修了)怎麼辦了,師父還能承認我為弟子嗎?我已經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了,我自己都感到羞愧,無地自容。

在那三個月中,我陷在慚愧、絕望的痛苦中,不能自拔,每天總想跟別人說,但常人又無法理解,根據當時大氣候也只說些常人勸慰的話,最後自己就決定往馬三家教養院寫聲明,聲明自己以前寫的東西作廢,(但因當時自己沒解教),家人不讓郵,我又想郵出去離家出走,可家人看著,我就感到活一天是那麼樣的艱難。這時,我只感到我背叛了師父,師父也不會要我了,我真活不下去了,精神受到極度刺激。單位當時認為我反悔,又要把我送去洗腦班,我自己感到無路可走,這樣,到了2001年新年,我明顯感到小腹部位有法輪從體內消失(知道自己走錯後我始終認為法輪等師父早已給收回了呢),全身有順序地往下退東西(下東西:從體內消失),先從雙手指尖,從頭頂,(開始感覺點點往下退,後感到一層層退)往下退,體內有往下消失拽肉的疼痛感,我當時又後悔又絕望,後悔知道走錯應該馬上返回來,而在痛苦中又耽誤了四個來月的時間,絕望這回可真的沒指望了,這些法輪、氣機都沒了,還修甚麼呀!(沒想到原來師父一直在等我返回來)這時我便寫了遺書,可又怕對大法影響不好(自己因知道法是真實的存在),還要造業。這時人的情又上來了,想到自己走到這一步,和自己結緣的親人不也跟著造業償還嗎?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也難,那一段時間,真的太痛苦了,比坐牢更難熬,真後悔自己不該「轉化」。這時因自己的情況也使家庭關係惡化,家人更不理解了,所以矛盾也極其尖銳。誰也想像不出那是一種甚麼滋味。

後來,(第二年正月)我漸漸冷靜下來,覺得既然死不了,那還得活呀!就真的不再想修煉的事了,就打算過一個安靜點的生活了,只要一天不死,就甚麼也不想了。可過了一個多月,還想修煉,自己就想:不管能不能做成大法弟子,我也煉,只要修煉就比不煉強(和自己比,都不敢和常人比,更不用說和修煉人比了),這樣就又開始悄悄煉起了功。上班不能煉,晚上下班全家反對也不能煉,只是三天兩頭的中午去姐姐家打半個小時的坐,(書也看不上,沒有,也不讓看)後來,漸漸就對丈夫說,(丈夫因這幾年無論經濟、精神方面、生活方面、承受的太大了)丈夫堅決不同意,後我提出只打一會坐,那也不行,經過一段時間的突破,最後只能煉一套功(打坐)。就在4月份,婆婆患了癌症,去北京和瀋陽多次醫治,花了很多錢,家人精神、身體也拖的夠嗆,我就此又提出了煉功,(但書看不上),就這樣贏得了煉功的環境。

可法學不上也不行啊,就想盡辦法借書,好不容易借到了書,可沒環境、時間看,這又經過一番艱難的努力,才開始了家庭中煉功學法的環境。這期間師父的後期經文也全看到了,師父提到大法弟子圓滿的事,我不敢想,我不知師父還承認不承認我這個弟子,圓滿對我來說我更不敢想。但心中只有「不管咋樣,我就這樣修下去,甚麼也不想了!」但我很羨慕那些堅定的大法弟子,和一時糊塗後能及時回去修煉的弟子!

隨著不斷的煉功、學法,我的一切又走入正常,家庭矛盾通過自己的努力,緩和了許多,自己也從法上去約束提高自己,單位同事關係也改善了。我身體也由原來的有病──無病──有病, 又達到基本無病,煉功時有時也感到比較好,自己也能暗中做些講真相的事(不能和家人說),各方面都重新調整過來。

可在今年的正月,我突然感到煉功也沒甚麼感覺,手腳冰涼,而且在逐漸向上伸延,我這時悟到,我應該聲明,在互聯網上聲明,我所寫的一切不符合法的東西全部作廢,我應成為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以前想過,但有顧慮,心態達不到特別平靜,覺得我如果寫聲明,就得有不管出現甚麼情況,我必須堅持到底,不為任何所動──家裏的,社會上等方方面面。因對於我來講,這將意味著甚麼,我太明白了),不能存半點僥倖心理,這樣晚間我就寫了聲明,就在我寫的過程中,我的手就開始熱乎起來,等寫完,手也出汗了。我心裏很高興,又是那麼樣的平靜。在以後的煉功中,感覺又和修煉開始那二年的狀態一樣了。我這時感覺到師父可能又開始管我了。自己也更加增強了信心。

在那以後,我發正念時天目又看到幾次東西,(這幾年中,從來天目沒看到甚麼)而且在一次夢中,親自體會到了當人甚麼心都沒有、完全被慈悲代替的那種美好,心情更是高興(但很平靜),夢醒一段時間還處於那種美好的狀態中。無論以後煉功中,還是發正念中,都出現過全身熱得厲害的狀態。

今年6月份,我又因散發真相材料被惡人舉報,被抓,我當時甚麼也不配合,致使公安局做不成材料,我除了講真相,甚麼也不回答。當投到看守所時,我發正念不能呆在那裏,我應該回去,因還有好多不明真相的人等我去救度,還有好多證實法的事還沒做完。(當然在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中還沒做到全都不配合邪惡,如「坐板」、「吃號飯」等。大體上,不管出現在哪裏,都是洪法、講真相)就這樣在那裏被關了十天放回,(原來聽說最少判三年),我真感到是慈悲的師父幫我闖了出來。

每當我看到師父的照片或聽師父的講法帶,我都淚水止不住地流,特別是看了師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幾乎是哭著看完,當看到師父幾次提到的「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我幾乎哭出聲來,我心裏深深感到師恩浩蕩,我決心利用好最後一段時間,多做自己應該做的,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讓更多的人得到救度!

我現在倍感師父親切,珍惜這部大法比生命還重要,感到自己非常幸運,又能回到正法中來,重返歸途;我也感到我自己走了一段有多麼危險的路。如不是慈悲的師父安排一次次有人找我,救我,那我的生命就……。是師父給我一次次機會讓我返回來!在這裏我也感謝幾位同修冒著危險幫我(因當時很多幫助從教養院回來的人被舉報被抓)讓我能接觸到真相材料和師父的經文,認清了「轉化」是錯的,重返歸途!

所以,當我看到《幫迷路的同修重返歸途》一文後,我再也坐不住了,馬上寫了這篇文章。真心呼喚所有被洗腦走上迷途的同修,無論是在獄中的,還是在外面的(還有所有中途不修的有緣得法的人),都趕快醒悟吧!機緣難得,時間不等人啊!師父在急切地等待你們快返回來,跟上來!同修在盼望你們快返回來!你世界無量的眾生在焦急地等待、盼望你們去救度!機緣一過,悔之晚矣,後果是可怕的!!

迷途的同修返回來吧,師父一等再等你們啊!師父不忍丟下你們啊!

這篇文章,我是流著淚寫完的,因我的教訓是慘痛的,而我又能重返歸途又是幸運的!在這裏,我向偉大的師尊,慈悲的師尊雙手合十!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謝謝師父給予我生命的永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