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重歸大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0日】

一點根基

很小的時候,小腦瓜裏想,要是我沒生下來,該在哪裏呀?一下子就覺得自己空空地在宇宙中漂浮,完全是寂寞和甚麼都沒有的感覺,小嘴兒一撇,差點眼淚沒下來。

長大一點了,發現自己一閉眼,眼前就有一個明亮的黃色的光圈,覺得很好玩。後來看了師父的講法,才知道,天目沒開,內視就是那個樣子。

到初中以後,知道的知識多了,想法也多了。逐漸開始想各種問題:人到這世上到底是做甚麼來了?唯物論和唯心論到底哪個對?人能夠知道宇宙的全部奧秘嗎?超光速到底有沒有?會穿越時空嗎?多維空間到底是怎樣的?人類進步的同時是不是在倒退?人類未來會是怎樣的?……

盲人撈月

高中放假的時候,哥哥拿回來不少氣功雜誌。從小喜歡讀書的我,很快就被書中的內容深深地吸引住了。從此,「氣功」,這個我國古老文化的瑰寶,便在我越來越多的探索下,逐漸向我展現出他的無窮魅力。

張良「沂橋三進履」,彭祖一睡八百年。古人神奇的修煉故事,中醫精妙的五行理論,還有五花八門、層出不窮的現代氣功,帶我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然而,無論是我學到的文化知識,還是其他途徑獲得的信息,都無法圓滿解釋我心中對人生和這個世界的重重疑團。

帶著疑惑,我步入了大學。大學的時間相對比較寬裕,我除了更多地看各種氣功書,更涉獵了佛經,道德經,還有聖經。這個時候我開始出現一些超常的現象,比如對氣場極為敏感,能「給人治病」,「他心通」等。當時雖有高人告訴我,治病和探測別人心理都是不好的,但是我並不懂為甚麼。後來藉著上體育課的機會,我開始學習太極拳。太極拳是很讓人著迷的,我不久就產生了深入研習太極拳的念頭。

淨心得法

體育老師告訴我,每天早上4點鐘,學校操場上會有一位老奶奶來打太極拳,讓我早起來看拳。就是這個機會,我第一次見到了法輪功。原來我們學校法輪功煉功點已經有好幾年了,而我竟不知道。當我看到橫幅上「修煉主元神」,「真正性命雙修」幾個字,幾年的氣功知識告訴我,這個功法好,很好。

於是等他們煉功一結束,我就迫不及待地向他們詢問,就這樣,我把《轉法輪》捧回了家。我到了今天,都很難形容當時初讀《轉法輪》的喜悅心情,就好像盲人突然見到了光明,沙漠旅者絕望中見到了綠洲。我過去種種百思而不得其解的疑難問題,在書中都找到了圓滿的答案。我高興地向同修們說:這是我長這麼大,看過的最好的書!

喜獲寶書之後,便開始一起煉功。很快地,突破了氣的層次,熟悉的氣感消失了,還出現了書中所說的「大眼睛」,我知道是師父幫我開了天目。在氣功中練了幾年,我本還以為自己練得不錯,但是煉了法輪功,才知道自己那點東西太有限。練氣功的體感讓我欣喜,但是法輪大法煉功的感受,卻令我震驚!

怕心入歧途

得法初期,喜悅之情難以言表。我打電話,向我的父母和家人、好友,都介紹法輪大法,希望他們都來修煉這麼好的功法。可沒有料到的是,從家裏聽到的卻是反面的消息。我哥哥說要慎重,還說出很多對誣蔑、攻擊大法的話。(當時是98年末,已經有很多反面的謠言宣傳。後經我與哥哥證實,此係謠言)我一下子就懵了。

我從小就很崇拜哥哥,所以他說的話,對我影響很大。就這樣,我開始產生了懷疑。隨著學法的深入,我發現大法如果從邏輯的角度來看,非常嚴密,簡直無懈可擊。我曾經對同修感歎地說:「真是滴水不漏啊!」對於這樣一個「嚴密的體系」,如果進入其中,就能解釋一切,但是否一定正確呢?想起哥哥說的話,我猶豫了,退縮了。我害怕。

我終於找到了能夠圓滿解釋我一切疑惑的大法,而我卻在怕心面前,痛失了機緣。後來有幾次點化,可是我還是沒有再去煉功點。現在想起,總是非常惋惜。

反面宣傳

而後不久就到了99年7月20日,中央電視台對法輪功大肆誣蔑。當時我剛好在看電視。印象裏最清楚的就是,那天新聞聯播,延長了一個半小時左右,播放反法輪功的內容。年輕氣盛的我,當時就對此不滿。而後中央電視台就開始了漫長而喋喋不休的反面宣傳。幾乎每天一次。說起來也要「感謝」中央電視台,如果不是它每天不停地宣傳,我可能還不會重新思考,重新認識法輪功。

記得開始中央電視台推出所謂「1400例練功死亡案件」。看著播放的具體內容,我不禁都笑了。這哪裏是甚麼煉功人?刨開肚子找法輪?不知道法輪是存在於另外空間嗎?《轉法輪》中連蚊子該不該打死都有相關的講法,那些殺死親人的,他們練的甚麼功?他們說的那些可笑的話,《轉法輪》中根本找不到任何根據。再看看他們的所作所為,哪裏有「真善忍」的影子?!「原來就是這樣的人,才會出問題呀」,我對自己說。這樣看起來,我哥哥說的我完全沒必要擔心哪。我當時真的沒有想到這些報導是假的,根本沒想到。我以為,出事的那些人,可能是來煉功點練過幾天,然後就走了的人。我們煉功點就是那樣,隨來隨走,來了就教功,不來也沒人管,有很多人名字我一直不知道的。我還趕上過一回開法會,想幫著組織一下,結果發現連個名單都沒有,要靠煉功點上口頭通知。所以電視台一說,「嚴密組織」,我立刻就被逗樂了──這要是能叫「嚴密組織」,估計沒有不嚴密的了。

電視台是天天播,月月播,我也畢業回家了。有機會天天看電視,父親又愛看新聞聯播,所以我每天都被逼著看,越看越反感。有一次,電視上是說李老師改生日。要說這也是個逗人樂的事兒。我就想,改個生日怎麼啦?這都能上電視?說和釋迦牟尼陰曆生日是一天,我這煉法輪功的都沒聽說呢。要說改動生日是為了抬高自己,怎麼從來不見有人提起?也沒見哪篇經文裏有相關的內容?要是一個處心積慮改生日的人,會不做宣傳嗎?如果連改生日這種芝麻小事都能上電視揭批,可見實在是沒甚麼好說的了!打那兒以後,我一看反法輪功的電視內容就特別反感。

後來就是「自焚」事件了。當時我倒是沒看出啥打人的破綻,不過《轉法輪》我可認真讀過,他們說的甚麼「德燃燒冒白煙」,「人人必經的大法」,可真是聞所未聞。當時心想,這些人可真能瞎琢磨,這都能想出來。這時,我心裏的天平就已經徹底傾向於法輪功這邊了。

證實法

而後我因其他事情,去拜訪一位高人。臨走時談到法輪功。我說您怎麼看這個功法?她笑笑,沒有直接回答,反問我,說你覺得呢?我說,別的我不敢說很清楚,但是就《轉法輪》這本書,是我從小到大,看過的最好的書!當時有點激動,一拍沙發就站起來了。她很高興,又問我,那你有沒有甚麼特殊的體會呀?我就把我煉功以來的超常體驗說了出來。她對我說,那你有切身體會,可能其他人就不一定有麼。當時她非常高興,我還是頭一次見她那麼高興。

後來有一次,在公司加班,沒事幹,就想起電視台播的,說李老師發表《忍無可忍》的經文。我靈機一動,何不在網上搜搜,應該有呀。結果一搜還真讓我給搜著了。而且就是明慧網的鏈接,不過當時不知道明慧網這麼大名氣呀。我把經文一看,哪有電視上說的甚麼反動的意思?根本不是那麼回事,真是歪批!旁邊還看到師父寫的《正大穹》:「邪惡逞幾時 盡顯眾生志 此劫誰在外 笑看眾神癡」。看到這裏,我的心突然就像被重錘「砰」地猛擊了一下,彷彿聽到師父在對我說:「為甚麼不跟我走?為甚麼不跟我走?」打那兒以後,我就萌生了一個念頭,一定要出國,重新修煉大法。(當時為是否出國猶豫,這時下定了決心。不過那時沒能悟到走出來證實法,很慚愧。而後就再也沒在國內上去過明慧網。明慧網一直是被國內封鎖的。現在想來,那時是師父給了我一次機會。)

幾經周折,出國留學終於辦好了。通知我去安全局「接受教育」。我想,這教育啥呢?不過人家讓去,也沒辦法,去吧。到了那兒,先跟我講,現在國內外反動勢力猖獗,矛盾尖銳,局勢緊張。我隨聲附和著,心裏想,不是說國內外形勢一片大好麼?敢情都騙人的?然後那個人又講了沒幾句,就問了,「是煉法輪功的嗎?」這個我事先想好了,既然不能說假話,那我就搖頭,心裏說:「你甭管。」他看我搖頭,不敢肯定甚麼意思,就又說,如果煉也沒關係啊,我們這兒做個記錄就可以出去了。我沒理他。心想,要是我說了,你還不定把我如何呢,這個我懂。就這麼,讓我給蒙過去了。可是出了門,我仔細一想,心裏很彆扭。過去,抓個犯人還要講證據,可是現在抓法輪功,就憑問句話。為甚麼?還不是因為知道煉法輪功的只說真話不說假話?可是說真話,做好人反而被抓,我們政府這是怎麼了?文革重演?越想心裏越難受。

驚聞真象

到了美國,第二天早上就接到了真象小冊子,我記得清楚,是《回歸的旅程》。當時的震驚真是無法形容。電視台說的難道都是假的?1400例是假的,自焚也是假的?我們的政府,一直在撒謊??我真不敢相信!我們政府的喉舌,中央電視台,竟然一直在撒謊騙老百姓?!我驚呆了。可是事實擺在眼前,真象資料裏寫得有理有據,明明白白,誰真誰假,一看便知。在真象面前,那些電視台的宣傳,就好像不禁推敲的老牆,轟然倒塌。而且,而且法輪功弟子一直受著慘無人道的迫害!有那麼多的照片作為鐵證!

我明白這是真的,但是我不甘心。我開始上網找資料。我想證明甚麼?證明真象資料是假的還是為了揭穿電視台的謊言?我沒敢細想。可是找到的信息,都說明了真象資料是正確的:重燒傷病房無菌等級高,和產房一個等級,醫生護士進入都要事先消毒,並「打扮」一番,可中央電視台的記者直接進去採訪;重燒傷病人在開始的48個小時裏,應採用暴露療法,可我們的「燒傷病號」統統裹得比粽子還嚴實;氣管切開術,術後成年人約2週不能正常說話,2週後才可以堵著管子,試著帶管說話,所以術前應做病人心理工作,避免病人緊張情緒,而且家屬應該和病人商定一些簡單的手勢,用以表示要吃飯,要大小便等,而天安門自焚劇中的「小思影」氣管切開術後轉天就能說話,還能唱歌?!

連著幾天,我都一直吃不好,睡不著,腦子裏就想著這個事情。

走出來,堅定地證實法

國外的條件比較自由,我如飢似渴地看師父的經文,恢復煉功。逐漸地,我想,我也應該出來證實法!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開始講真象,向朋友講,向來的每一個中國人講。中間也受到了很多干擾,有阻撓。更多的情況我不細說了。

可是國外的中國人畢竟比較少。我就開始上網講真象。剛開始沒有悟得很明白,沒有大範圍地講。而且自己還有不少常人心,還貪玩遊戲,課業也重。因此,就是在一個很大的遊戲網站上,結合自己知道的,悟到的,開始一個帖子一個帖子地發,那個時候想,讓你們得法才是最好的禮物。結果因為正念不足,沒過很久,就被一個網友告發,封了我的IP。我換了個IP,又換一種方式,繼續講。可是又沒講多久,也被封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從一個地方看到了能讓我持續講真象的地方。那種感覺,真是如魚得水!從那時起,我覺得自己才真正溶入了大法弟子之中。此後,又參加了多次法會,參與了很多活動,也一直在網上講真象,能夠真正地走出來堅定地證實法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