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曾跌倒的同修奮起直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1日】我曾在大法臨遭魔難時畏縮不前,本感無顏面對慈悲偉大的師尊,也無顏面對幾年來緊隨師父歷經風雨、捍衛大法、精進實修的同修們。經過學習師父的經文,我從沉睡中再次驚醒,自己在哪裏跌倒,就應該從哪裏爬起來。我深深感到:佛恩浩蕩,師父不計前嫌,仍在慈悲地救度我們這些曾經跌倒的弟子。

我是一名普通的在職工作人員,妻子在縣醫院工作。修煉前,由於我身患多種疾病(如:中心性視網膜脈絡炎,腦動脈硬化、頸椎、腰椎、龍骨均有嚴重的骨質增生),一年到頭被病魔折磨的痛苦萬分,一天下來不能長時間看書,因此在學習上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一九九六年,我們單位一同事向我介紹了法輪功,說煉法輪功可以祛病健身,並建議我去看李老師的著作《轉法輪》。當時的我根本就不相信,並說:「世上哪有這樣的好事!身上的病看一本書就能治好!」但在她的多次善心勸導下,盛情難卻,便把《轉法輪》當作一般的書看了起來。因我患有視網膜脈絡膜炎和頸椎病幾年了,看上幾分鐘書、報,眼睛就脹痛,頸椎骨就痛的要命,而這次特別奇怪,看書三、四個小時,並未感覺眼睛發脹、頸椎骨頭痛。當時,我很激動,認定《轉法輪》是一本寶書。爾後,我陸續將李老師公開出版的所有書籍購買回家,並與當地同修一起學法煉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惡勢力迫害大法,妻子和其他人受謊言的矇蔽經常給我施加各種壓力,搞得我整天稀裏糊塗的。說句心裏話,當時我是真心想學下去的,然而出於人情的無奈,單位領導對我們這些修煉人總是另眼相看,就好像是對待文革時期的「四類分子」,家裏人更是沒完沒了地折騰。我們倆口子鬧得都快離婚了。當時我以為離婚就可以擺脫干擾,可是不知甚麼原因,她總是和我過不去,並告訴單位領導將我所有的大法書籍統統沒收。

書被拿走後,我感到心灰意冷,從此一蹶不振,放鬆了自己的學法、煉功。由於長時間不看書學法,心性急速下滑,很快便混同於一般常人。從此病魔又侵入了我的身體,打針、吃藥又成了我的家常便飯。我不但不悟,還走南闖北,到處求醫,每年不知花了多少錢。可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妻子反倒對我關心起來,還經常不辭辛苦地幫我服藥、打針,但療效不佳。

我還清楚地記得在2000年臘月底,也就是臘月二十八日至第二年正月十五日,每到晚上2、3點鐘,我的全身脊柱骨痛的非常厲害,根本就不能入睡,西藥治療不行了,就用拔火罐的方法,但總不見效。我還不悟,心想:是不是與脫離法輪大法有關呢?

2001年(農曆)正月二十日左右,我去同修家裏借書看,真巧,同修家裏有多餘的兩本書《轉法輪》和《精進要旨》,聽說我的情況後,該同修就將兩本大法書無償地贈給了我。我開始不敢公開學、煉,於是將兩本書放在家中隱蔽處,可是其中有本《精進要旨》不知何時被妻子拿走了,於是將《轉法輪》立即放到了本單位的辦公桌裏。當時我發了個願,一定要好好地保存此書……,但可惜的是自己在緊要時期沒有跟隨師父度過難關,爾後,在修煉的路上放鬆了自己,心性急劇下滑,現回頭一看,確實無顏面對師尊。

今年非典瘟疫的蔓延,幾乎波及全球,並遲遲得不到控制,在這裏,我如被驚雷炸醒,一些不好的人終究是要得到報應的,師父不是說過:「人不治天治。」(《轉法輪》)於是我從辦公桌裏取出師父的經書,再次走上了學法修煉之路,但沒有公開。幾年來,由於自己放鬆了學法,腦動脈硬化經常引起頭痛,整天自己的腦袋好像被一個緊箍圈將腦袋箍的緊緊的,很不自在。晚上頸椎骨痛得翻來覆去,自從學法之日起,我的面貌如同改天換地,各種病症煙消雲散,天天精神飽滿,輕鬆愉快,我的身體上的不好的因素被清理的乾乾淨淨,師父對我的確是恩同再造,我真正是得益無窮。

我覺得應該向妻子講清真相,不知怎麼的,她聽我一提起學法輪功,就暴跳如雷。說句實在話,我以前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但通過李老師的點化,自己不斷地學法,我的心性提高了上來。我跟她善意的解釋,可是她總是聽不進,天天跟我過不去,並用一些言語來威嚇,說甚麼「你不想想,你學法輪功還沒吃到虧呀!,這幾年本應輪到你提幹的時候,組織上就是不給你提,你現在又想學法輪功,是不是連這個飯碗都不想要了?」聽到此話後我堅定地回答她:「我實話跟你說吧,法輪大法我學定了,別說丟了自己的鐵飯碗,那怕是將來討米要飯我也要學到底。」她見我如此鐵了心,以後的干擾也就不那麼大了。通過這一次考驗,我從中悟到,我修煉出現前後的幾番周折,說明自己學法不精進,面臨魔難關卡,分不清對錯正邪,我一定要加強學法,做一個明明白白的大法弟子。

師父慈悲無量,不計過往之過,還在關心愛護著我,慈悲地等待著我們,給我們留著機會。因此我誠懇地希望那些和我一樣還沒醒悟過來的人,趕快覺醒吧!師父在等待著我們,我們痛定思痛,要奮起直追,趕上精進的同修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