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還想修、還有正念 師父就在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6日】我是農村婦女,今年40歲。我得法前因為夫妻感情不合已經離婚3年。1996年5月,一個朋友向我介紹法輪功,從此我走上了修煉之路。經過學法煉功使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已經破碎3年的家又破鏡重圓,成為一個幸福的家庭。得法前,我在丈夫、孩子面前一句話不讓,為了一點小事吵個沒完,沒有安靜的日子,吃不好睡不好,把自己弄得一身病。通過學法,我恍然大悟,我已經在人生道路上一步步地走到了懸崖峭壁上,如果不修煉,繼續隨波逐流下去等待我的能是甚麼呢?修煉之後我多年的病很快就好了。

1999年7月20日,江××流氓集團開始對法輪功進行殘酷迫害,從此我也就家無寧日了。2000年10月,我和同修為了申訴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不公,進京說句真心話,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當時我想還沒證實法呢不能這樣被抓,只一門心思要出去,後來因為這個念頭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對不起大法的事[注]。後來惡警們就把我放了。從派出所出來後,我一邊走一邊哭,我又來到廣場等待機會和大家一起證實法。可是又來一個惡警把我綁架到剛才的那個派出所,惡警又逼我做對不起大法的事,就這樣又一次放了我。這次從派出所出來之後我的主意識明白過來了,我是證實法來了,不是破壞法來了,我沒過好關,還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於是我和同修商量買塊紅布想第二天打橫幅,可是沒想到半夜我們當地的惡警知道我住這旅店,把我綁架。我被押到它們的地方,惡警們二話沒說就像打鼓一樣沒頭沒臉地打我一頓,它們打我的時候真是下了狠手,但我也沒感到疼,我知道恩師還在保護我。我一直沒有勇氣把我做的這些寫出來,後來聽到有的同修也出現了這種情況,我終於鼓起勇氣寫出來,勸那些沒有做好的、妥協的和毀書的同修只要還想修,還有正念,師父就在管。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中說:「摔了跟頭的爬起來繼續走,師父不放棄你,你也不能夠失去信心,機會還有,反正我要度成你,你還沒有信心嗎?」所以我們不要一時糊塗,讓我們千萬年的等待毀於一旦,真是一念之差啊。

後來我被當地派出所押回,惡警將我兜裏200多元錢搶走,惡書記還派人到我媽家勒索錢,同時惡徒們用手銬把我銬在外面的鐵柱子上,對我進行打罵折磨。之後把我綁架到市拘留所。在拘留所裏我心生一念:我要是能出去我還去北京證實大法。這一念還真起了作用,幾天後終於有了機會,我堂堂正正從拘留所走脫。

我從拘留所走脫後,在同修的幫助下寫了幾百個寫有「法輪大法好」等字樣的小旗,寫好後我和同修連夜去了北京。在早晨升國旗的時候人很多,便衣也很多,我們在人群中就把幾百個小旗扔進了廣場。我抬頭看見一個警察手拿著小旗正在找人,我和同修順利地離開了廣場。

2000年年底我回到了家鄉。一天夢裏看到我姐姐,夢見她已經不行了。當時我姐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關在拘留所。我決定去拘留所看她,開始還有點猶豫,因為我是在拘留所走脫的會不會被人認出來,後來我想,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它們不會認出來的。姐姐看到我很高興,我就鼓勵她一定要做好,姐姐很堅定,我就放心了。

2001年11月,一天夜裏派出所7、8個惡警闖入我家,問我還煉不煉,我就跟它們講做好人有甚麼錯。惡徒們叫囂著:不管你錯不錯,只要煉法輪功就打死白打。我不配合它們,匪徒們就強行把我拖上警車,我被非法拘留15天。派出所所長向我丈夫勒索2000元錢,我丈夫到拘留所接我時又被敲詐700多元才把我放了。以後每到敏感日子派出所所長就開車到我家騷擾,他們每次來我就給他們講真象和做人的道理。他們的態度逐漸的緩和了,所長現在也很敬重我,也比較友好了,告訴我在家隨便煉。當我發傳單或面對面講真象時,心裏沒有怕的感覺,在我的心裏,邪惡根本就不存在。我現在就是按照師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把整個的身心溶入到正法洪流中去。

﹝編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