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走上返本歸真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9日】自從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團開始鎮壓法輪功和大法弟子以來,我所在單位的領導就追隨江氏,迫害大法弟子。它們先是在單位辦洗腦班,見沒達到效果,就把比較堅定的大法弟子送進外面的洗腦班。

2001年我被單位用武警強制送進戒毒所的洗腦班。當時,在洗腦班裏每人一間房,有攝像機24小時監視,吃喝拉撒睡洗全在裏面。洗腦班所用的手段是非常邪惡的,如:強迫看誣蔑大法的錄像和他們指定的材料,強迫寫認識,經常半夜等你睡著後找你談話;不見效果就升級不准與其他人接觸,恐嚇說:不轉化就送勞教。還不行就不准睡覺,半夜叫醒後大喊大叫地威脅;再不行就乘你幾天沒睡覺身體極度疲勞、思維混亂、神智不清時搞文革式的批判會,讓你站在前邊叫已經被洗腦的人發言批判你,在精神上孤立你。

開始時洗腦班發給每人三本誣蔑資料讓看,還強迫看「自焚」錄像,要求寫「認識」。因為我們師父講過,自殺是有罪的。也沒有哪個法輪功學員認為「自殺可以圓滿」,所以我知道那錄像完全是騙人。我就寫給他們說:「我們法輪功學員在一起交流,都是討論如何按照真善忍去做一個好人,如何提高心性,絕不會用甚麼自殺的方式圓滿。」

隨著迫害的繼續,它們進一步強迫看它們發的誣蔑資料,我一直在抵制,沒有看那些東西。我想讓他們真正了解我修煉受益的情況,於是,我就寫自己從一個以前身體、用三分之一月工資去買藥吃的人,通過修煉大法變成了一個身體非常健康的人。而且告訴他們,大法要求我們不參與政治,從做一個好人開始,不斷昇華自己的道德標準。在家裏是個好丈夫,在單位是個好職工,在社會上是個好公民,遵紀守法,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更高尚的人。我認為做這樣一個人,對國家對民族對個人都有好處。這篇認識交上去後,引起洗腦班人員很大震動。一個保安負責人對我說:「你還敢說法輪功好?!」我對他說:「我就是這樣認識的。」於是他們就開始關我禁閉。不允許我與其他人接觸,甚至不讓其他人在我窗前停留。把窗關上,讓我聽不著別人說話。

後來它們就把迫害重點轉向了我。開始不讓我睡覺,逼我看它們的資料,看污衊大法的錄像。由於學法不深,沒有用正念去對待這些邪惡的迫害,而是用人的方法寫一些不痛不癢的話去應付。惡徒威脅我說如果不轉化就送勞教所。隨著長時間不讓睡覺的狀態下,我的神智開始有些不清。不讓睡覺六、七天後,洗腦班惡人針對我開了一次批判會,讓被洗腦的人發言批判我,說我頑固不化。看到過去的學員被洗腦,我產生了人心,不想在洗腦班裏待了,不想繼續承受了。這時洗腦班準備開始把已經被洗腦的人放出去。那些人就紛紛到我窗口說,希望和我一塊出去。我被情所帶動,把這場迫害看成了常人對人的迫害,覺得無法逾越,於是就按照邪惡的意思寫了認識。邪惡一看有機可乘,就得寸進尺地逼我寫所謂的揭批材料。我當時一邊求師父幫我化解,一邊卻又按照邪惡的意思去做,邪惡又更進一步逼我寫「決裂書」。這時我已經完全是一個常人的思想,為了早點出去,就按邪惡的意思寫了。

當我帶著僥倖心理走出來,一度在痛苦和消沉中度日。當時有的學員不敢接觸我,但有一大批跟上正法進程的同修在做著反轉化的工作。現在我才明白,同修裘真(化名)、航宇(化名)在學法提高中,認識到師父還在管著我。航宇為我準備好了師父的新經文彙編和明慧網的交流文章文摘幾本。裘真衝破重重封鎖和壓力多次找到我,與我交流,把資料交到我手上,破除邪惡的干擾與控制。我通過學法──特別是學了師父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和《建議》兩篇新經文後,和學習明慧網的交流文章,馬上振作起來,決心繼續在修煉的路上走下去,走好以後的路。在學法中,我漸漸地清醒過來:我還要做一個大法弟子,慈悲的師父並沒有放棄我。我感到非常痛心,覺得自己愧對師父,愧對大法,禁不住放聲大哭,體悟到師父的洪大慈悲。在不斷的學法中,我知道了師父為我承受了一切。當時認識雖然沒有那麼高,但清楚地知道不能再錯下去了,不能再給邪惡鑽空子了。在交流中,我和其他違心妥協的學員說,應該發表嚴正聲明,揭露這場邪惡的迫害。這時,邪惡對我的迫害還沒有停止。它們想利用我去「轉化」其他人。通過學習師父《強制改變不了人心》的經文,我明白了不能按照邪惡的命令、指使去做任何事。開始抵制邪惡的利用,不配合邪惡的要求。為了不再被迫害,我被迫離家在外。

隨著我在修煉中的提高,現在,我體悟到:師父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們也應該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如果平時沒有學好法,沒有對師父的堅信、對法的堅信,放不下根本的執著;不能對這場迫害的邪惡目的有清醒的認識,站在大法的基點看待一切這樣一個堅實的基礎,在魔難中就很難過好生死關。當時我就是沒學好法,把這魔難當成了是常人對人的迫害,沒能站在法上看待這一切,所以就不能從這魔難中走過來,以至最後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給自己修煉的道路上抹了黑。對不起慈悲偉大、苦心救度我的師父;對不起對我寄予了無限希望的眾生。

雖然我已經在明慧網上發表了嚴正聲明,時間已經過去兩年多了,我所受的迫害也沒有其他大法弟子那麼嚴重,現在我仍然要把它寫出來。通過大量學法和同修的交流,我悟到任何形式的迫害都不能發生在大法弟子身上,無論它是大還是小。這個宇宙大穹中的一切生命都是師父要救度的對像,誰都不配考驗大法與大法弟子。我現在寫出來就是要揭露邪惡的迫害,歸正自己,走好以後的正法修煉道路。

以上所寫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