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沒有放棄不精進的弟子 我要走好最後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25日】我是一名年輕的大法弟子,97年得法之前時常有對人生的困惑,經常思考人生的目標是甚麼?人從何而來,又要向何處而去,人到底有沒有靈魂等一些問題。這些都是精神上的迷惑,在身體上也有許多病痛的困擾。修煉前我患嚴重的過敏性鼻炎,鼻子常年不通氣,稍微遇到一點異味,或冷熱空氣的刺激,就會有疼痛的感覺,而且,伴隨著不停的打噴嚏,流鼻涕。有時打噴嚏,一打就是幾十個。我曾去過幾家醫院治鼻子,但都沒有得到良好的效果。我也曾跟許多病友交流過病情,大家都說此病是慢性病,沒有特效藥,很難治癒。後來我對治癒自己的病也失去了信心。

我97年從親戚那裏了解到了法輪功。當我第一次看《轉法輪》就深深地被那深奧、獨到的法理吸引住了。從煉功第二天就開始消業,困擾我多年的鼻炎竟奇蹟般的消失了,手腳也從原來的經常性冰涼變得暖和了起來。剛得法的那段日子,每天都感到非常喜悅,覺得精神有了寄託,尤其每天傍晚在煉功點學法時,更是有一種心靈回家了的感覺。

修煉這些年來,我一直都不太精進,每當我做的好或不好時,師父都一直在慈悲的點化我,使我深感佛恩浩蕩,並且總有一種對不住師父慈悲救度的感覺。

記得剛得法時,我在單位向幾位老同志洪法,結果遭到了他們的一通攻擊(因為他們不相信氣功),我當時很在乎別人對我的評價,於是就不再去煉功點煉功了,但是內心相信大法,在家還經常看大法書籍。就在我不去煉功一個星期以後,有一天夜裏(當時彷彿是在做夢,又彷彿是在清醒的情況下),看到有個人走到我的床頭,這時有3句話在我頭腦裏響起,第一句是「法輪功正法」,緊接著看是一聲非常清脆的聲音從我右腦裏劃過,並伴隨著一道耀眼的金光。第二句、第三句同樣是「法輪功正法」並同樣有聲音和金光劃過。聲音過後,這個人又從門那邊走了。此人剛走我就醒了,悟到這是師父的法身在點化我繼續煉功。從此便一直堅持到現在。

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開始打壓法輪功,煉功點被取消了,但我一直堅信法輪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就在剛取消煉功點的一段日子裏,我經常睡懶覺,對煉功堅持的不好,一天夜裏,我又做了這樣一個夢,我夢見一個冬天的早上,天剛濛濛亮,我和我媽,我姨一塊去煉功點去煉功,遠遠的就看見大夥已經都煉上了,我們去晚了。於是我加快腳步,等我走近一看,大家都在做頭前抱輪的動作,每個人的背後都站著一尊佛,一頭捲髮,身穿袈裟,每一尊佛都站在大法弟子背後,手來回揮舞著,在給弟子們演化功。夢醒之後,我對自己沒有堅持好煉功感到很痛悔。

就在十六大召開之前,我們這裏派出所和單位的人到我家問我還煉不煉功,我由於怕心驅使,脫口而出不煉了。我當時就感覺雙腿往下一沉,事後我非常為自己的不爭氣感到痛心,並且消沉了好些日子,甚至在大街上見到以前經常交流的同修也不願意說話了。後來看了師父《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說:「跌個跟頭老在那兒趴著,不起來不行。」看了這段話後,我更深刻感到師父的慈悲是多麼的洪大,我決心重新振作起來,用神的正念正行走好自己最後的路。摔個跟頭,要趕緊爬起來,勇猛精進,在不同環境中做好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事,不能愧對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在這裏我要嚴正聲明,聲明自己說的一切愧對師父與大法的話都作廢。[注]

事實證明,慈悲的師尊並未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前一段日子,有一天,我愛人總跟我找茬打架,用惡毒的語言攻擊我,我當時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跟你一般見識,一再的忍讓。當天晚上我做夢,夢見我打開《轉法輪》翻開第一頁,看師父的相片,師父一下就從書頁中像浮雕一樣出來了,後面是五顏六色的背景,看不清背景具體是甚麼。我當時懷著無比崇敬的心情,雙手合十,靜靜的看著這一切,我悟到是因為這一天我做到了忍,所以師父向我顯現了他的法身。

慈悲偉大的師父呀,我一定要走好最後的路,否則怎能對得起師父的苦心救度,怎能對得起大法弟子的稱號?

(編註﹕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