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來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14日】我是96年得法的大法弟子。99年7.20後邪惡開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眾多同修頂著壓力都走出來證實大法,由於自己悟性和怕心,一直沒能走出來,直到2000年12月份在家用對聯紙寫了證實法的標語,才算真正走出了第一步。

由於邪惡迫害更加瘋狂,我寫過「保證」。雖然不是真心所為也是對大法的侮辱。師父說:「一個大法弟子一旦幹了不應該幹的事之後,如果不能真正認識其嚴重性、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一切與那千萬年的等待都將在史前的誓約中兌現。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 (《大法堅不可摧》)認識到其嚴重性後,我整天處於痛苦狀況,吃不好飯,睡不著覺,越想越不是滋味,最後決定到天安門證法,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就在2001年5月6日獨自坐上了進京的列車,到了天安門,但這次沒有達到正法目的,像旅遊一樣,轉了一圈就回來了。就像師父《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上說的:「有人想在天安門廣場等著,大夥都出來我就出來;一看沒有大夥出來,他也溜一圈回去了。」

2001年11月我又決定再次到天安門證法,就到同修家要跟他們同去,他們說事忙,過段時間再去。同修還對我說:修煉是個人的事,不是大幫哄啊。我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師父在經文《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過:「修煉是個人的事,不是大幫哄啊,每個人的提高必須得是紮紮實實的。」就這樣11月15日我又踏上北去的列車,一路上發正念,第二天上午到達天安門,首先發正念,定住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選定位置用盡力氣,高聲喊出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在師父的呵護下,安全返回。

在這裏再談一件做真相、救度世人的事。有一次我在做真相的時候是中午,由於沒有張貼的材料,就用粉筆在電線桿上寫,一路上寫,寫到村頭時,不遠處走來一個人,拿著下田幹活的工具,看年歲在60上下,我正當水泥電桿上寫標語時,被他從遠處看到,因電桿上有電盒子,他走到我跟前時問道:「你是幹甚麼的?」(他以為我是小偷)我笑著對他講:我是學法輪功的,並將手裏的粉筆給他看,又對他說:我們學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是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他笑了笑說:我知道學法輪功的都是好人。

我寫出這篇文章也是呼籲那些到現在還沒能走出來證實法的同修們快走出來吧!師父還在慈悲等待著。

〔編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