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後悔 重回大法弟子行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9日】我是一個近七十歲的人,回想這幾十年的不易,使我真正感覺到人生的艱辛,有幾次都感到再也活不下去的感覺。絕望中,我遇到了法輪大法!我的心豁然間開朗起來,身體也感到了從未有過的輕鬆!我是發自內心地講:「給我金山銀山,不如給我這個法。」

我是一個沒上過學的人,開始看《轉法輪》時有很多字不認識。在師父的幫助下,我能通讀了,而且還能看懂師父的各地講法了。學法時經常看見字是閃金光的,煉功時能感到法輪的旋轉及看到師父講的部份神奇的展現。能得法的生命多麼幸福啊!我真想讓我的親人、朋友也來學啊。

可是,由於學和想要學的人很多,江澤民眼紅嫉妒。於1999年7月20日不但不讓學煉,而且還栽贓誣陷。大家覺得電視、報紙、政府傳達的完全與事實相反,便到市政府上訪。我給功友們義務看自行車。記得當時去的人很多,但是卻那麼安靜、祥和,路人很受感染,有的還送水送飯。但是警察受上面命令把我們強行送回後關押兩天。

2000年春節剛過,我和老伴在家正包水餃,鄉里的人到我家抄家搶去法輪章,問我:「還煉法輪功嗎?」我說:「想煉。」「那跟我們走吧。」於是它們把我拉到離家十幾里路的地方,那兒有一百多功友,我們被關進同一所大房子,白天晚上都有人看著。那年冬天很冷,常到零下十幾度。很多功友衣服穿得很少,沒帶被子,惡看守把玻璃打破;有的功友睏了在地上睡,它們把地上倒上水;白天讓我們瞅房頂,不許我們相互說話。讓我們每人交5000元,寫保證書,有擔保書才放我們回家。它們還打罵功友;誣蔑師父;羞辱我們;把不聽它們話的功友用手銬銬在外面的樹上。有的像我孩子大小的功友凍的腳腫得走不了路,是她們的家人拿上錢抬著走的。老伴近70歲了,腿腳不俐落,幾天來送一次飯,飯硬得咬不動。由於不能睡覺、驚嚇、吃冰涼的飯,我到夜晚便吐,吐了多少次我已數不過來,連續三個晚上。要不是師父救我,我怎能突然好了呢。在關押20多天後,親戚湊點錢把我接回了家。

回家後,忽視了學法,以後只要一拿起法,老伴、親戚、朋友便干擾,怕再關我,再訛錢。我怕他們說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造業,怕惡人們敲詐錢連累親人,不敢學煉。隨之,怕心越來越大,任何聲響都會嚇我一跳,做夢有時也夢見有人抓我。不能修煉,我從內心著急,脾氣越來越不好。師父,我該怎麼辦?我對不起您。明知道好,卻說不煉了,強權暴力使我沒能做到真善忍,我後悔啊!這時,有功友讓我靜下心來,排除一切干擾、學法、發正念。拿起《轉法輪》,法中我看到了自己對親情的執著、怕心、利益心……隨著我的學法,我體會了佛恩浩蕩,師父這麼慈悲於我,我要重新做好。我的心又開闊起來,我又回到了修煉中來,我要講真相,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我要堂堂正正地做一個大法弟子。

(註﹕嚴正聲明已歸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