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師父使我獲得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22日】我是一名大學生,於2003年4月在610歹徒的強迫洗腦班中,由於正念不強,被猶大灌輸邪說而邪悟,做了一些與大法不符的事。回到家中後得到同修們無私的幫助,將我從大法的對立面的危險境地中挽救回來。我在學習師父的新經文並認真思考鑑別的過程中,逐漸認清了猶大及610邪惡機構的偽善面孔,在此我嚴正聲明在洗腦班中所寫的決裂書和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徹底作廢。今後一定加倍彌補,堅修大法到底。下面將我被迫害的經過及教訓寫出來,讓廣大同修引以為戒。[注]

2001年秋,我由於貼傳單被便衣惡警抓捕,由於我不配合邪惡審訊,閉口不說話,它們打我並將我銬在窗子上一夜不讓睡覺,第三天,學校保衛科將我帶回學校,但我的大法書和資料被它們洗劫一空。從此,當地派出所和學校對我開始了兩年多的監視和迫害。寢室同學的其中五人被學校挑選組成了一個所謂的「幫教小組」。每週一次報告我的一舉一動,有重大時事或節日時一天彙報一次,我每週也得寫「思想彙報」。假期回家之前,學校領導也要強迫我保證甚麼「五不」。否則不讓我回家。我頂著壓力向周圍同學及領導講真相,但由於我見不到真相材料,周圍也沒有同修,隻身一人,正念也不是很強,效果很不好。極少數人接受,其他人非常冷漠和兇狠。

中共十六大期間,邪惡對大法弟子進行瘋狂的迫害,由於我的疏忽,我千方百計找來的大法書籍被周圍人發現,他們圍攻我到深夜2點,第二天就告發了我,派出所的惡人強行搜出了我的書和一些經文,將我審問了兩天兩夜,他們向我保證說,說出書籍和經文的來源後不會追究我以外的其他人,並讓我回學校上學,我執著於自己的學業受損失,想儘快回到學校參加考試,於是我告訴了它們經文的來源,他們馬上將我送進了洗腦班。在洗腦班我意識到邪惡的虛偽,非常後悔向邪惡妥協,失聲痛哭,就再不聽信他們的邪說,不斷背誦《心自明》和師父的其他經文,一批猶大和勞教所邪惡頭目數人圍著我講了三天,我沒有動搖,他們便灰溜溜的走了。我堅持在屋子裏煉功發正念,一個月後,學校將我接了回去。回到學校,同學告訴我那個告發我的女生被加了很多學分,得了三等獎學金和優秀班幹部,本來以她的成績是不夠資格的。
前面兩次迫害我之所以能夠走過來,與師父的慈悲呵護和同修的正念支持分不開,但是,我有太多的執著卻沒有去掉,還有日益增大的怕心也很嚴重,而我自己卻是生性脆弱膽小,但又愛走極端;多思多慮,心理承受力特別差,在學校受監視的環境中又更加不精進,甚至產生了依賴幫助我的那些同修的心。而在學校同寢室同學對我又處處疏遠、排斥,我卻沒有利用這個不好的環境提高,反而更加痛苦、彷徨,使原本很不錯的成績一落千丈。

2003年3月,我又被強行綁架到610洗腦班,由於這幾年我的不精進,長期處於魔難之中而不知提高,沒有真正從法上提高自己,許多根本執著都沒有去掉。這是我在這次洗腦班中走錯路的根本原因。

那些邪惡的猶大針對我的怕心,嚇唬我說要怎樣折磨堅強不屈的大法弟子。這已經證明了她們的邪惡,她們的話沒有任何善念。針對我喜歡被別人關心的心,裝的很善良,很關心我,其實都是偽善。我有崇拜心理,猶大之一便講她上北京,被抓回來後送精神病院被打針,又送勞教所被酷刑折磨,被電,後來都轉化了。但這只能證明她的可悲,沒能堅持下去,最後走上邪路,對不起自己以前的所為,更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有依賴心理,她們就說:「你不用怕,不會被銷毀的。」她們這麼邪惡,有甚麼資格打保票?她們自己已經在地獄的邊緣了。針對我的從眾心理,她們欺騙我說轉化率是多少多少,轉化的人數如何如何。這些都是欺騙。針對我的不自信,總是自責的心理,她們說看看你貼傳單不但破壞環境整潔,還連累當地公安局長差點被撤職,當地市長寫檢查。這簡直是強盜邏輯。貼真相傳單是救度眾生的舉動,是大慈大悲的行為,怎麼會破壞環境整潔?當地官員被懲罰,是江氏集團的株連,罪在江氏集團,怎麼是大法弟子的錯?針對我對大法還有探究的心理,她們把師父的詩《劫後》的每一句的第一個字挑出來,說這是一首藏頭詩,藏著「天機」,這完全是神智不清的胡言亂語,師父講法都是明白告訴我們怎麼去做,怎麼會有甚麼藏頭詩?猶大們還說,你們師父的後期經文都是「考試題」,是讓你們判斷的,而不是埋頭照做的。這更是沒有理智的胡言亂語。師父在任何時候的講法都是告訴我們怎麼去做,怎麼會讓我們判斷對錯?猶大們的言論都是在怕心和執著的帶動下的自欺欺人的胡言亂語,完全是掩耳盜鈴。

邪惡真的是在「全面無漏地、瓦解式地」檢驗著大法弟子,我當時就被我的這麼多執著給毀了,逐漸聽信了它們的邪說,背叛了慈悲的師父,徹底走向了反面。

在我進去的第20天(被欺騙後的第6天)就被放了出來,回到了學校,放假後同修給我看師父的新經文(《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竟然看不懂,給我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我心裏很煩,聽不進。而我自己的臉色也變的發黑發青,十分晦暗。並且,在夢中我還夢到自己上錯了火車。怎麼也到達不了目的地。我悟到這是師父的點化,心中開始覺得:「我是不是錯了?」

在同修的幫助下,在我看了好幾期明慧週刊以後,我完全明白自己走錯了路,後悔莫及,十分自責。我開始和同修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清除自己邪悟的東西,並燒了自己邪悟後寫的東西。

現在我已經重新回到正法隊伍中來,並努力去掉執著,趕上正法進程。我希望同修們以我為戒千萬別再被邪惡假象所迷惑,重視學法,珍惜修煉環境,多與同修交流。明慧週刊是非常寶貴的,他對於我們凝聚一體,共同提高有著很重要的意義。

合十,感謝師父慈悲使我有機會獲得新生!

﹝編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