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文章宇宙魂 論語初論真善忍(下)

——反思現代人類道德精神之三:雲帆滄海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3日】(接前文)

(三)法輪轉動天地春

1989年蘇聯東歐巨變,烏托邦的頭頭腦腦們因造結果而後各得其所,血濺刑場者有之,身繫牢獄者有之,舊瓶裝新酒者有之,悔悟圖變者有之。總而言之,對進化一族而言,社會科學的一根『天柱』折了!僅僅過了兩年,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法學院,一位公認最具資格評論進化論的法律教授詹腓力,以一本『審判達爾文』給予進化論致命一擊。自詹腓力教授下達判決書之日起,我們耐心等待了十來年,敗訴的科學教及其進化一族至今仍不能提出有份量的上訴,橫行一個多世紀的進化論偽科學終於遭遇到了它的剋星--犀利的邏輯分析。顯而易見,對進化一族而言,賴以支撐自然科學的一根『天柱』也折了!

天柱折,地維絕,誰可補天?人類的希望和未來究竟在哪裏?彷徨歧路的人類的出路安在?正是:

停杯投箸不能食,
拔劍四顧心茫然。
欲渡黃河冰塞川,
將登太行雪滿山。
行路難,行路難!

那麼,行路究竟難在哪裏?首先,在假冒偽劣橫陳、人妖顛倒造勢、流毒源遠流長、正念無存的當今之世,要真正理解並接受一個普通真理談何容易,更遑論誠悅信服宇宙與生命的終極真理了!例如在大陸,經過半個世紀全體規模全方位的洗腦,無神論者要佔絕大多數,和解放前整整倒了一個個。你若告訴他們:科學實驗證明人是有靈魂的;他就說:有靈魂那敢情好,可是我不相信,我相信人死如燈滅。在他們的想像中,生命真的成了一顆顆流星,迅忽而來,一閃即逝。

其次,國人上當受騙成了家常便飯:一騙兩騙三四騙,耳聾眼花框中人;五騙六騙七八騙,迷失本性失誠真。騙得國家喪國本,騙得民族丟靈魂。直把妖言當真理,居然流氓稱神聖!人們都被騙怕了,被騙出條件反射來了,以至於當生命的真理,人生的重大機緣向他走近的時候,卻本能地拒之門外。

特別江澤民一夥傾一國之力,以黨國殘剩之誠信為經,以凶殘鐵血加低劣謊言為緯,編織成一個妖魔化法輪大法的彌天欺世大網,可憐羅網之中龍的傳人(包括受控制的海外華人),折斷了自由翱翔的思想翅膀,失去了靈性。例如,作者和疾病纏身的老朋友談及法輪大法健康調查報告,勸他煉功祛病,他把腦袋搖成貨郎鼓,說他可不想「圓滿」,像劉春玲那樣。可見,江澤民一夥關於煉法輪功「自殺圓滿」的無恥爛言還很有市場。作者還在電話中和一位老同學談及台灣中小學自由修習法輪大法的情況,他很緊張,大聲回答說:他身邊就有一個「走火入魔」的。其實他不是說給我聽,而是向竊聽電話的國安特工人員申明立場,免惹災禍。實在令人感慨萬千,一個生命竟然做不了自己的主,連自己的命運和未來都無可奈何或放心大膽地託付給那個歷史證明十分靠不住的黨了。

然而,堅冰業已打破,偽科學屋頂正在拆除,儘管徹底清理廢墟和垃圾尚待時日,作者相信:反面經驗同樣是重要的精神財富,人類的精神解放定可預期,理智的人類大多數必能接受教訓,更加堅定地走出唯物無神的誤區,從根本上校正人類在宇宙與生命問題上視覺系統誤差。

柏林牆的坍塌,達爾文的審判有如兩顆信號彈,在人類道德精神的沉沉夜色中騰空升起。預示人類的精神覺醒與道德回歸,以及命運的剝極而復。緊接著曠世巨典《轉法輪》的應運而生,如同真理的陽光君臨大地。伴隨著法輪大法的洪傳,一個淨化人心淨化社會的偉大歷史過程悄然展開,並以沛然莫之能御之勢磅礡於全世界。近四年來,法輪大法弟子置生死榮辱於不顧,可以說其實只做了一件事:證實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存在,用他們生命的超常變化,也用他們精神的偉大昇華。在『法典洪傳日月煌』一文中作者對此做了詳盡的闡述和由衷的讚頌,正是:九州黃鐘唱大法,中原魔火煉鳳凰。

江澤民一夥對大法弟子的破壞性檢驗,不僅是針對追求真善忍的人們,其實也是針對真善忍的。如同世界上一切事物都包含二重性一樣,邪惡者以史無前例的殘酷方式從反面襯托了那生命之本:真如真理之光,威嚴地暴露一切妖孽於眾目睽睽;善若春鳳朝陽,和煦地融化一切邪惡玄冰於光天化日;忍似弱水柔鋼,靜靜地消解一切凶殘暴戾於灰飛煙滅。在假醜、邪惡、凶殘背景反襯下,愈加彰顯宇宙特性的金剛不破與至高無上,並向眾生明白宣示:法輪常轉,佛法為宇宙與生命之本,為一切生命的智慧與證悟所無法逾越。

曠世巨典《轉法輪》在首篇論語中告誡世人:「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象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爬行於自劃愚見之框的框中人,唯以框中所見為真,餘者皆斥之為迷信,殊不知劃地為牢,已經自鎖於迷信的牢籠之中。爬行於自劃愚見的框中人,對真理缺乏卑謙的美德,永不見框外的真山真水,框中稱王為大,所以有時還很莫明其妙地驕傲,反而覺得《轉法輪》口氣太大,真有因此而不能讀至終卷者。其實終極真理自有一種王者的威嚴,與偽科學的虛張聲勢,變幻無方,有天淵之別。若不懷著對真理卑謙的態度,就只能永遠躑躅徘徊在真理的大門之外。

不過,若從更闊大的時空視角來審視人類這段歷史,一個半世紀的人間噩夢只不過是一個短暫的序幕,醒來應是旭日東升春光無限的清晨。在結束本文之前,作者還要向讀者諸君傳達一個重要信息:流傳於世界各國的所有預言,其中不少直接預言了法輪大法的洪傳,例如中國的梅花詩,燒餅歌,韓國的格庵遺錄等等。特別,它們都有一個重要的共同點,即預言的期限全部到當今之世截然而止,無一例外。這意味著:未來的歷史,即使是極高極高的大覺者也不能預見了。瑪雅預言更指出:自1992年到2012年是銀河系一個五千年大周期天象的最後廿年,在這廿年中,必然發生一個偉大的淨化地球淨化人類的運動,並在周期結束後迎來一個無比燦爛輝煌的人類新紀元。這個預言同時被諸多的預言所映證。一句話:欣逢一個前所未見的偉大時代,我們都三生有幸,我們都應當好自為之,萬萬不可辜負了這個時代和我們自己。

然而事出非常,除了一億多法輪大法弟子之外,塵封已久並深度冰凍的人類大腦,還需要假以時日,才能品味出:在這世紀之交,正邪大戰的連番風雨,幾經磨難的正法歷程,正在揭開那非同小可、非比尋常的大事因緣的神秘面紗;正在啟動那莊嚴無限、殊勝空前的人間正劇的壯偉帷幕!正是: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渡)滄海。

(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