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因斯坦平妖策 獨尊佛學樹大幟(上)

——反思現代人類道德精神之二:哲母佛學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26日】(接前文)實在令人感慨萬千哭笑不得:一個從細菌變成人,一個共產烏托邦,兩種匪夷所思的歪理邪說,竟然鬧得進化一族暈頭轉向,鬧得人類人仰馬翻,鬧得地球群魔亂舞,血淚斑斑。主宰宇宙的妄想,讓一個奶水未斷走路要扶的尺半人孩瘋魔起來,不惜叛祖改宗,向造物主鬧獨立;居然厚顏無恥地尊細菌為遠祖,忝列猴子的門牆。他們簡直就是『笑傲江湖』中的岳不群、林平之和東方不敗,辟邪劍法癸花寶典讓他們魔鬼附身,為了武林稱雄,不惜拔劍自宮,成為六親不認、不可理喻、變了性與情的一族!然後再用繡花針刺瞎世人的雙眼,一經刺瞎就天昏地暗,永不見真理的陽光,從此失去了人生目的和生命未來,成為進化一族的精神俘虜。說來比天方夜譚還要荒唐、荒誕,簡直是荒天下之大謬,滑天下之大稽,足夠讓人類臉紅一萬年!但是這一切又都是千真萬確的事實,這些所謂的劃時代思想和亙古未有發現,確確實實是從我們人類當中那些號稱最智慧、最權威、最精英一族的科學腦瓜中分泌出來的!

然而從另一個角度看問題:塞翁失馬,安知非福?進化一族導演的這一場又一場的模特表演,這一齣又一齣荒誕的歷史劇,教育了人類全體,也暴露了進化一族的狂妄無知。這一群不可救藥的夜郎國子民,這一族不知天高地厚的進化人類,除了讓他們走投無路頭撞南牆外,還有甚麼更好的辦法使之幡然悔悟改邪歸正呢?沒有了,只有頭破血流,才能浪子回頭!

(一)妖因人興 妖得勝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進化一族應當悔改!人類應當深刻反思!接受進化一族提供的慘痛教訓: 

第一,人類要正確評價自己,首先承認自己的侷限性:人類既非完美無缺,也不全能,非常容易為聲色貨利所迷,如同動物不顧行為後果。特別是進化一族自造謬論自覺走上無神不歸路之後,必然失去人之所以為人的道德心法約束,更加瘋魔而失去理性。

從根本上說,辯證法的生命力不斷超越質的規定性走向反面,一切有限事物有限生命包括人類均不能逃脫這一普適的辯證法則;自封為宇宙主宰的進化一族總是揮舞著一支利弊共生的雙刃劍,他們的一切活動總是治一經損一經。

人就是人,背離了造物主,就甚麼也不是。理論可以很唬人,宣言可以很誘人,鬧來鬧去就滿不是那回事了!這一百多來年,他們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想怎麼胡作非為就怎麼胡作非為,全由著他們性子來,沒有人阻攔得了他們,結果呢?!沒有人壓迫人?!沒有人剝削人?!物質產品極大豐富?!思想覺悟極大提高?!江記所謂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是對這四句社會進化經典名言最無情的全面嘲諷,而這四句社會進化經典名言聲名狼籍的歷史記錄又是對狂妄一族最嚴厲的深刻批判。歷史無情地宣告:所謂「進化要帶領人類進入天堂」以及『人類社會最終必然走向共產主義』,如果不是夢囈,全是江湖騙子的謊言。

第二,進化一族應該收起自以為無所不能的狂傲之心。科學真的能夠拯救人類,人類真的能夠主宰宇宙嗎?還是讓科學教派的領軍人自己來回答吧!廿世紀七十年代杜威繼承人已不得不承認:「科學有時不能帶來良善,反而帶來邪惡。」到了廿世紀八十年代末科學教派更對人類前途失去了信心,他們揣測:現代人將因核戰爭或無節制的科技發展造成生態劇變而很快滅絕。他們的頭腦終於稍微清醒了一點,開始承認:「本質上,我們仍然是容易激動的石器時代的人類,只能創造科技而無法控制它。」一句話,科學不僅拯救不了人類,還非常可能誤導人類走入歧途,甚至走入絕境,更遑論狂言取代造物主了。

第三,人類不修道德,後果必然是災難性的。信奉無神兩論的一族認定:人類的產生毫無目的可言。他們哀嘆:「當我們死的時候,我們就死了,一了百了是我們的終結。」他們甚至斷言:「沒有與生俱來的道德倫理定律,沒有引導人類社會的絕對原則;人之成為有道德的人僅僅基於遺傳與環境的影響。」

遺傳與環境可以創生道德?真是想入非非,天下奇談!人類的道德因此失去了賴以確立的根據,失去了客觀準繩,失去了權威性與神聖性,成為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人們不知道為甚麼要修道重德以及道德的真正內涵,成了道德風派。一切現存的傳統道德堤壩變得十分脆弱,一衝就垮,這就是為甚麼一聲為共產主義奮鬥,就可以數典忘祖,摧毀人類賴以立身處世的倫理道德,拋棄一切有價值的精神文化成果;一聲以革命的名義,就可以殺人放火、喪心病狂、無惡不作。特別,當罪惡以國家和憲法的名義施行時,國家就成了摧殘人性的魔窟、墮毀道德的淵藪,憲法就成了強姦道德的遮羞布、擦洗罪惡的爛紙片。如若不信,就看看國家黑社會頭子江澤民及其豢養的乾兒子、國際綁匪金正日的所做所為吧,看看劉春玲、金恩惠(20歲即被綁架最後被撕票的日本姑娘)的悲慘遭遇和命運吧。

所謂的驅魔運動,也為人造偶像打開了方便之門。進化一族萬萬想不到:自己捏個菩薩自己拜,竟然拜出一個假神真妖來,正應了「妖因人興」這句至理名言。進化一族私自打開了人類靈魂中的魔盒,將造物主禁鎖其中的人性惡魔統統解放出來,紛紛附著在理論偶像之上借屍還魂。所以,理論妖魔乃是人性惡的精神外化,人性中的狂妄、貪婪和邪惡得以在莊嚴神聖的科學與真理名義下肆無忌憚、肇禍天下,反過來又去扼殺吞噬人性中最美好最善良的東西。僅僅三十年代斯大林的肅反運動就屠戮了兩千萬無辜,六十年代毛澤東的三面紅旗就導致了兩千八百萬餓殍,這還不包括兩次大戰死亡的人數。更為可怕的是對人類的精神戕害,科學教鴉片造就了一群又一群的進化一族治下的子民來,或以為人死如燈滅而麻木不仁,美其名曰:高質量活好今生每一天;或折斷脊梁搖尾護妖,美其名曰:信奉科學服從真理;或落井下石助紂為虐,美其名曰:階級覺悟戰勝了人性論;或冷血凶殘殺人無算,美其名曰:以革命的名義徹底解放全人類。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僅廣西省,在道德有虧的政權掀起革命狂飆的鼓動下,以階級復仇的名義,煎炒燉煮,紅口白牙就吃掉階級敵人一萬餘人。讀者諸君請掩卷深思:野獸還知道不食同類呢!那麼,獸化了的人是不是比野獸更野獸?獸化子民虐殺無辜的政權算不算虎狼政權?總之,進化一族粉墨登場用人血塗抹了一幅又一幅的人間慘景,並展現在一個多世紀的漫長歷史畫卷之中。

可以想像:倘若這樣一群道德卑下、邪氣十足的進化一族真的有朝一日如願以償,掌控了宇宙與生命的最高秘密,星球大戰必不可免,浩劫連連定可預期。當然我們不必杞人憂天,宇宙中必然存在安全可靠的機制,保證生命擁有的能力受到生命道德水準的嚴格制約。這樣看來,道德的提升才是人類能否獲得美好未來的決定性因素,才是人類能否窺測宇宙與生命奧秘的關鍵。

綜上所述可以斷言:背叛造物主乃是人類最大的失德,更是人類失德的根本原因。妖不勝德,誠哉斯言!若不是進化一族自身道德出了大問題,何至於妖借人勢,人助妖威,越鬧越大,鬧得人頭滾滾,道德淪喪?!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