罌粟遍野花爛漫 禍水連天雲慘淡(上)

——反思現代人類道德精神之一:罌粟禍水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24日】(接前文)據說,對信奉共產主義的無神者而言,自然科學中的「進化論」與社會科學中的「科學共產主義」都是絕對的真理。

「進化論」對人從哪裏來做出解釋:宇宙沒有設計者,人類是大自然毫無目的相互作用的產物。正是這種相互作用,使化合物進化為細菌,細菌又進化為人類;

「科學共產主義」則對人類社會向何處去做出推斷:人類社會發展被視為進化的高級形態,同樣是在毫無目的的相互作用下,藉人性惡來推動;人類社會的發展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最終必然走向共產主義。據說,在那個無神共產伊甸園裏,沒有人壓迫人,沒有人剝削人,物質產品極大豐富,思想覺悟極大提高。

我們權且稱以上兩種理論為無神兩論。

倘若無神兩論只是陳列在大英博物館的玻璃櫥窗裏供公眾觀瞻,或者擺放在書架上供導師研究生們查詢,倒也不失為一家之言;問題是始作俑者及其承傳者處心積慮打開潘多拉魔盒,放出那兩個大魔頭來,不惜任何代價進行社會實驗,造成的危害就不可估量了。可謂「罌粟遍野,禍水連天」,一個半世紀漫長痛苦的社會實踐本身,是對謬誤的無情否定,證明無神兩論是走進了死胡同的,沒有任何出路的科學教,是禍害人類的理論妖魔。

(一)浩劫連連人失德

這兩大理論妖魔,被打扮成真理的化身,在十九世紀出籠,在廿世紀大行其道。它們互為主賓交匯成兩股禍水洶湧澎湃肆虐地球,一股以進化論為主,科學共產主義為賓滾滾西流,另一股以科學共產主義為主、進化論為賓滔滔東進。前者竊據西方國家的思想、科學、教育要津,以科學界主流權威的資格與威望,欺矇唬騙普羅大眾,精神綁架知識份子,並在學校中培養後繼人;特別以壟斷知識生產為手段收編、轉化有神信仰變節者、進行社會規模的掏心換腦手術,最終目的是實現無神科學教的精神統治。後者則在東方以剝奪剝奪者、建立共產理想國為號召,以武裝奪取政權為要務;借革命名義導演封建復辟鬧劇,用鐵血手腕加洗腦運動建立無神的虎狼共和,剝奪全社會,實現精神與肉體的雙重專政。禍水所到之處生命塗炭,道德堤壩坍塌。兩股禍水激盪共鳴,為禍之烈,歷時之久,規模之大以及後果之災難性,乃是人類歷史之所僅見。正是:禍水滔滔天昏黑,浩劫連連人失德。丹青難畫兩妖物,西洋鏡中騙人術。

這兩股禍水相依共生,共同為患,存在著內在的精神聯繫,若放在歷史的同一視角去觀察,對於深刻認識這段禍水的歷史,認識人類道德缺損的精神源起頗有益處。

自稱由細菌進化而來的「進化」族類們得意非凡地以為:他們掌握了古今最偉大的科學發現!「自然的盲目作用產生了具有無限智慧的人類」這一神話意味著:

1、操控人類的神已經死去或者壓根兒從來就不存在,人類精神從此獲得徹底的解放;

2、狂想主義對自然界的完全操控,唯有人類才是這個宇宙的真正主宰。

既然如此,人類還不應該狂妄嗎?於是一種叫做「進化人文主義」或「宗教人文主義」的科學教,在「進化論」昌隆鼎盛的廿世紀三十年代在西方應運而生。他們讚美:進化是一道光,照明一切事實;進化是一個軌跡,一切思想必須依循。」他們斷言:「一切理論、一切假設、一切體系都應該對它臣服。滿足於它,然後才為真實、而可理解的。」他們宣稱:進化是人人必須崇拜的上帝,進化會帶領人類進入天堂;進化召喚人類擔當起『神聖責任』:促進進化過程在地球上達到最大成就,「促進人類內在的潛能」得以「完全發揮」。一句話,唯有科學才能拯救人類。美國教育家約翰-杜威也推波助瀾,1933年科學教為「宗教人文主義」發起一場運動,它宣稱:只有科學進步才能拯救人類;他們準備接管世界了:在有神宗教被淘汰之後,人類社會的合作與科學進步的新時代就來臨了!

果然不出所料,正當進化人類一族自我陶醉於浪漫時髦的宣言時,還沒有來得及淘汰掉有神教,「合作與進步的新時代」就匆匆降臨人間了!蘇聯和納粹德國兩個社會主義聯手「合作」肢解了歐洲;希特勒的焚人爐和日本鬼子的東洋刀一起實現了「人類潛能的完全發揮」;鋼鐵與炸藥、血與肉共同譜寫了一曲曲慘烈的「進化交響樂章」;在廣島長崎兩個不設防城市,「科學進步」的魅力與豐采更加充份地得到展示。

兩大理論妖魔籍科學教的精神征服和二次大戰的物質滋養,在東方像抽足了鴉片一樣紅光滿面神采奕奕,社會主義陣營幾乎紅了半個天,大有東風壓倒西風之勢;而「進化艾滋病」 卻在西方找到了市場,穿著「科技進步」花襯衫和性感牛仔褲的西方社會的道德免疫力幾乎退化到了零,吸毒、犯罪、性解放、同性戀直線攀升,並且毒害著青少年。甚至以基督精神立國二百年之久的美國也不能倖免,校園槍聲此起彼伏,居然出現了多對夫妻公開輪流替夫換妻的人倫敗壞行為。可以想見:這樣「進化」下去,人類會淪喪到甚麼地步!

當今之世,兩股禍水並未完全偃旗息鼓,無神兩論有如兩隻洪水猛獸,雖遭重創,但死而不僵,還在天天害人。為了救已救人,尤其是救下一代,當務之急是在道德精神問題上正本清源,弄清一切變異思想的來龍去脈,反思禍水期引發的沉痛歷史教訓,若不能痛定思痛,就不能棄舊圖新,人類就談不上有希望、有未來!筆者從廿世紀走來,作為一個老知識分子、理科博士,背負著歷史責任感,不揣冒昧與淺陋,敢在如此重大的題材上動一鍬土,寫出所知所想,無非拋磚引玉而已!相信會有更多的仁人智士參加進來,共同完成這一跨世紀工程。

(二)丹青難畫兩妖物

首先,要探討兩大理論妖魔具有甚麼樣的特徵和魔力,足以使它橫行天下,歷久而不衰,坑害人類將近一百五十年?

第一,打著科學的旗號,行騙江湖

在近一個半世紀的漫長歲月裏,世界舞台上上演了一出出欺詐人類的歷史荒誕劇,人類幾乎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毒害,形成了罕見的歷史大逆流、人間大劫難。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兩大妖魔以「科學」假面示人。

假作真來假亂真,科學教極具欺騙性。對眾多有思想,有頭腦的科學文化人而言,隔行如隔山,誰有功夫去深究細察他山學說之真偽?只是人云亦云,充當義務吹鼓手罷了!至於大眾,對科學只有頂禮膜拜的份兒,即便像「細菌是人類老祖宗」這種荒唐論斷,一經寫進教科書似乎也就成了金科玉律,縱然心中存疑,嘴上亦難以反對。一句話,人類的教科書中關於無神兩論的部份明白無誤地記載了人類的荒唐。

特別在二十世紀初葉的中國,武昌起義成功之後,封建餘孽翻雨覆雲其實是迴光返照,中國革命顯得百轉千迴,精疲力竭的革命黨人和同樣筋疲力盡的中國民眾一起失去了耐性。病篤亂投醫,錯把鴉片當聖藥;做學問功夫欠缺的知識精英引狼入室,「革命尚未成功」的革命黨人開門揖盜。總而言之,只因失之慎察,統統被那個帶科字的燙金招牌誤了!這一誤不僅誤了個人的理想和終身,也誤了國運,誤了幾代中國人。一失足成千古恨,且鮮有迷途知返,改弦易轍者,實令人扼腕三嘆!

想當初,他們當中的絕大多數人何嘗不曾胸懷改造社會、拯民於水火的宏願大志?滿以為從西洋請來賽(科學,SCIENCE)德(民主,DEMOCRA)二先生,十拿九穩可把中國救了,簡直就像臥龍、鳳雛得一可安天下似的。萬萬想不到從一開始就誤上了賊船,迎進國門並供奉於祖廟神壇之上的原來是一個假賽先生,真狼外婆。狼外婆一當家,隨便找點藉口就把德先生打發回西洋原籍老家去了,從此拒不認親,杜絕上門;又借倒髒洗澡水的由頭,連同一個民族賴以立身世界的文化道德精華,以及一切值錢的家當,統統以封建糟粕的名義當破爛處理了,綿延久遠滋潤中華的道德長江被攔腰截斷,炎黃兒女失去了精神滋養,血管中充斥流淌著道德白血幼細胞,人味減少,良心丟失,道德的荒漠和國土荒漠相輝映。 

中華從此家難不已,國無寧日,鬼魅橫行,狐黃白柳鬧翻了天。流氓痞子當家作主、封建餘孽借屍還魂者有之,以革命的名義入伙分贓趁火打劫者有之,被狼毒翻倒至今大夢未醒,至死不悟者有之,自欺欺人或昧著良心吸毒、販毒、賣毒亦不乏其人。若以春秋誅心論之,嚴察其本源初衷,未必不在那深心之處,藏有私字賊患;若以德業因果論之,「這也是塵寰中消長數應當,何必枉悲傷!」

拉科學旗作虎皮,科學教更以恐嚇戰術取勝。西方科學教學家稱,「自稱不相信『進化論』的人必定無知、愚蠢或者是個瘋子,也可能是個邪惡的人」,看來拒絕相信就「罪該萬死」,那麼牛頓、愛因斯坦都應該送進瘋人院了!東方禍水更落實到行動,科學教、國家恐怖主義與國家黑社會主義橫行,瘋人院是客氣的,肉體消滅更徹底,殺人栽贓的惡行也敢幹,簡直到了無惡不作、惡貫滿盈的地步,好在這一切都已經在龐大的數據庫中記錄在案,就等正義之劍高懸的那一天了!

2,征服世界、征服人類的原教旨主義狂熱

征服慾望讓人喪失理智,原教旨主義更催人狂熱瘋魔。而且極富傳染性,一旦被原教旨主義狂熱征服了,魔鬼就附上了身,就會用同樣的狂熱征服他人,至死方休。他們宣稱全世界還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他們要輸出革命,解放全人類。果然,禍水輸出到哪裏,哪裏就遭殃,柬埔寨金邊殺人博物館裏堆積如山的無辜被害者的骷髏,天天都在向人類訴說著,進化與解放究竟意味著甚麼!可見進化大同、共產理想只不過是一種誘惑魚兒的釣餌,招兵買馬的幌子,讓人產生幸福與崇高滿足感的迷幻藥。真正包藏的野心和禍心是要建立原教旨主義的世界統治。

3,以科學為橋頭堡,以真理為護身符,進犯造物主,挑戰有神論

進化一族限定唯純自然解釋宇宙與生命才有資格稱為科學,這是一大陰謀;繼而將這種所謂的科學尊崇為至高無上的真理,又是另一大陰謀。兩大陰謀妙合而凝,孵化出一個不給證明的畸形公理蛋:純自然解釋:宇宙生命=科學=真理,於是科學與真理一起遭到綁架,被迫以侍妾的身份下嫁給無神兩論,下嫁給唯物主義(自然主義哲學),以至於這兩個待妾的名份本身就是對造物主的褻瀆與對有神論的否定。理論妖魔身披科學的鎧甲,揮舞真理的狼牙棒氣勢洶洶地出陣了!居心叵測地在各個領域發起所謂的「驅魔行動」(EXORCISM),明目張膽,「聲勢浩大」地驅趕造物主,他們的狂妄目的就是建立人「神」權威與人「神」統治。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