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因斯坦平妖策 獨尊佛學樹大幟(下)

——反思現代人類道德精神之二:哲母佛學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28日】(接前文)

(二)荒唐一族荒唐論

問題的關鍵在於:一,有甚麼根據和理由證明造物主完全沒有參與創造宇宙與生命?!

在牛頓、愛因斯坦的視野裏,宇宙浩瀚深邃,生命精美絕倫,人與大自然和諧統一,對宇宙、時空、生命奧秘的每一發現,都是對造物主無窮智慧與無限能力的證明,人類科學活動無限廣闊未有窮期。歷史已經公正地作出裁決:尊崇造物主的牛頓未必不偉大;驅趕造物主的達爾文、馬克思未必不渺小。現代科學發現:哪怕一個最簡單的獨立生存的單細胞已經是一個結構極其複雜、配合無限精妙的生命系統,一個龐大的充滿智慧的高科技生命王國;更遑論高級智慧生命的肉體,這一由受精卵單細胞(在母體能源支撐和子宮環境保護下)發展建構起來的超巨系統,是一個多麼了不起的、足夠讓人類驚嘆不已的超巨工程了。到此為止,還沒論及生命特有的複雜深奧的精神現象,以及精神與肉體之間的關係。如果硬要說生命與人類是大自然毫無目的相互作用的結果,那等於說由一堆破銅爛鐵可以相互作用出一個具有獨立自我意識的機械人來! 

二,有甚麼根據和理由反對人類命運與社會發展經設計而有,因某種目的而存在?!

僅以北宋邵康節的梅花詩為例,十首詩準確巧妙地隱喻了自北宋到當今近千年王朝興替與歷史變遷,若合符節。妙在對常人而言,這類預言在事前茫然不知所云,事後恍然大悟原來如此!許多預言甚至預列王朝年表預定主配角,充份證明:歷史的情節發展、人物的遭際命運,統統遵循一本既定的無字劇本。正是通過賦予邵康節、袁天罡、李淳風、劉伯溫、諾查丹馬斯這樣的先知者以預測能力,主管人類社會發展的高層覺者明白無誤地通告人類:歷史發展?!造物主在管著呢!

具有宿命通功能的魔術師大衛曾多次向他的朋友們透露過六合彩中獎號碼,總是無功;不久前首次在德國精確預測,條件是天機不可洩露於人。可見,不洩露的情況下預測成功與洩露的情況下預測失敗,都是為了維護預設的目的:天定的六合彩大獎得主,不因人的干預而改變。通過這件事造物主同樣給人類透個信兒:凡事皆有定數。

概率空間理論的創立讓人類驕傲不已,確實,在該理論基礎上建立的數理統計、假設檢驗、估計理論可以有效處理隨機現象,成為強有力的科學手段;但是這種後驗預測與估計只是給出事件發生的可能性,與未卜先知完全是兩回事!恰恰通過概率事件的每一次實現,包括小概率事件,造物主把決定大至社會演變、小至個人命運的大權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人有九個算,天有十個算』,九個算都不能算,唯獨那個藏在概率事件背後的第十算才是真正說了算的!一切陰謀家野心家逆天行事到頭來都是枉心費機自掘墳墓,原因在此。最近,有個賣國虐民的大爛鬼帶領幾個又做巫婆又做鬼的小妖魅,在廟堂之上眾目睽睽之下,將一個堂堂大黨當作一個小木偶玩弄於股掌之上,他用魔咒般的語言對小木偶:死了江屠夫,必吃混毛豬。但是『九與十』的辯證法屢驗不爽!明眼人已經看出他臉上潮紅,其實是迴光返照;糟糕的是敗象頻頻顯露,醜聞一一曝光,而且都是要命拿魂的,在討逆檄文上隨便列舉一條兩條,就夠上斷頭台的。敝人斷定:除了躲在陰暗角落裏搞點見不得人的勾當,無論陰謀成毀,都沒有他多少日子了。正是:欲知目下興衰兆,須問冷眼旁觀人!

(三)天地之根還有根

愛因斯坦不愧為一代科學巨匠,畢生為捍衛真理而奮鬥,他矢言:『我想做的事,不過是要以我微弱的能力為真理服務,甘冒不為任何人歡迎的危險』,他實踐了他的諾言。他曾指出:『佛學是哲學之母,研究佛學可補科學之偏』。他還斷定:『如果有一個能夠應付現代科學需求又能與科學共依共存的宗教,那必定是佛教。』

務請讀者諸君將愛因斯坦的論述放在他所處的時代背景之下加以考察,才能真切地體會到,在那無神逆流猖獗的年代,他的這番話語絕非無的放矢隨便說說,而是深思熟慮的心聲,反潮流的宣言,至少表明:

一,他的內心深處已經非常警惕科學之有偏,深懼如果全然聽任科學教的指引,天知道這根魔杖會將人類帶領到何處去?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吉凶禍福實難逆料,後果甚至不堪設想,所以他想補偏。

二,當是時,科學教邪氣十足其勢洶洶不可一世,很難對付,人類面臨嚴重的精神危機與挑戰,愛因斯坦為此提出了因應之策:借助佛教盪滌妖氛。他斷定:除非佛教,任何其他宗教均不足以應付現代科學的需求。顯然這是經過嚴肅的思考,精心的比較與鑑別以後作出的結論,所以他特別使用了『如果-必定』這一條件判斷式的命題陳述,籍以強調一種堅定的別無選擇的信念。畢竟,愛因斯坦是西方的一位實證主義科學家,與悠遠流長的東方神秘主義文化底蘊疏離過遠,這使他不大清楚佛學與佛教的區別,更不了解在佛家八萬四千法門中,佛教法門才是一個尾數、佛教的發展衰落的歷史淵源以及末法時期的臨近,所以愛因斯坦才有佛教與科學相依共存之說。

三,他尋尋覓覓,尋找人類精神之歸依。在唯物進化論烏雲壓城城欲摧之時,愛因斯坦蔑視要進瘋人院的恫嚇,斷然拒絕無神科學教,堅持有神論信仰;更令人讚歎不已的是:作為一個知名的西方科學家,勇敢地尊奉東方佛學為哲學之母,表明這位西方學者在半個多世紀之前已經智慧地預感到:唯博大精深的東方佛學代表著人類的希望與未來,代表著人類正確的宇宙觀生命觀。

眾所周知,哲學是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總概括,現在愛因斯坦居然說哲學還有一位母親。可以想見:在這位科學巨人心目中,佛學享有何等尊崇的地位!正是:愛因斯坦平妖策,獨尊佛學樹大幟。儘管因著妖霧瀰漫矇蔽了心智,當時的人類不能立即作出積極的響應;今天當我們對人類道德精神進行深刻反思的時候,重提這位人類的驕傲以及他對人類的忠告,相信必定有助於人類精神的覺醒。

如同哲學泰斗辯證法創始人黑格爾的絕對精神一樣,在愛因斯坦的概念集裏,哲學之母是一個不能再進一步定義的最高概念。而老子的道家概念則遠為精細,老子曰:『穀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總之,愛因斯坦不知道他的哲學母親到底是誰,而在老子那裏卻有著明確的答案:母者,生生不息的源泉之謂也,哲學之母當是喻指那孕生萬物的母性玄奧之門,那天地之根。

愛因斯坦無論如何想不到:他的哲學母親仍然站立在佛學最高殿堂的門口,離登堂入奧尚有一步之遙,眾裏尋他千百度,入得門來一笑逢:終結真理原來是那個不死的穀神,是謂玄牝,一句話就是道家的道、佛家的法。正是:哲學之母天地根,天地之根還有根。

這道家的道、佛家的法實在難以言傳,妙不可言,以至於連老子這樣的道家覺者都感到語言表達上的困難,所以他再三吟詠連打比方;而佛家覺者釋迦牟尼發現高層次的法涵蓋低層次的法,更上層樓更接近宇宙真理,但終其一生反覆證悟而不可得,所以他說:法無定法,用以告誡後人不可將他的話當作絕對真理,限制了更高境界的追求。根本原因在於:直到曠世巨典《轉法輪》問世之前,還沒有任何一個人,包括老子和釋迦牟尼在內,能夠揭示出不死的穀神,『是謂玄牝』的玄奧何在?能夠說清楚道家的道、佛家的法究竟是甚麼?  
   

參考書目:1)審判達爾文,美國菲利普-強生(Philipe . Johnson)中譯本,文中雙引號引用的內容都引自該書,加雙引號的佛法一詞除外; 
     2)時間簡史從大爆炸到黑洞 英國斯蒂芬-霍金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