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執著 走在正法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3日】我和愛人都是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剛剛得法一年邪惡的鎮壓就開始了。當時我們全家人都堅信大法,對鋪天蓋地誣蔑宣傳的那一套根本不相信。

剛開始的時候,我曾經走到村子裏、又和愛人去了鎮裏跟人們講事情的真相。當時還不知道這就是在正法、在救度眾生,只知道我們要說真心話,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不參與政治,講述我們修煉後身心受益的變化。

迫害開始時,我多次夢到和同修一起走,卻不知道要幹甚麼去。而我總感覺有甚麼使命在等著我去做,卻不知是甚麼使命。我和愛人在家照常學法煉功。後來從同修那裏看到了師父的講法和經文,才明白我們現在應該出去講真相和發正念。我當時並沒有重視發正念,有時發有時不發,愛人總是督促我。當時我們也沒有傳單,我和愛人就出去用油漆寫。剛開始心裏非常害怕,後來也就不那麼怕了。後來我愛人要進京證實大法,當時由於我有怕心,不讓他去。丈夫義無反顧地去了。等他走後我很擔心,哭得根本不像個修煉人。明知道這是人的情太重,得從這個情中跳出去,不能要這個東西。可是越這樣想心裏越難受,哭得我成了一個淚人。實在沒辦法了,就在心裏喊:師父幫幫我吧,我不要這個情,我要去掉它。邊哭邊喊,瞬間就感覺心裏不那麼難受了,也輕鬆了。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這時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難過: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愧,這哪像個大法弟子呀,真後悔沒有和他們一起去正法。夜裏我夢見他們被關了起來,其實真的是那樣。他被關了整整兩個月後和同修齊發正念,堂堂正正從看守所走了出來,那次對邪惡震懾很大。

由於愛人走脫,警察多次把我帶到派出所。一天,他們又來到我家說找我談話,我就跟著去了,結果把我關進教養院的洗腦班。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又加上有執著,寫了不該寫的。把我放回家後,我越想越不對,不該違心寫那些向邪惡妥協的東西。在這時,接到愛人打來的電話,他把我接了出去。他知道我寫了「轉化書」後很著急,讓我立即寫聲明,然後抓緊學法,跟上正法進程(與愛人見面後許多經文我才看到)。

在學法和發正念期間出現了這樣的一些經歷:一次正發正念時,我腳痛得不行,突然在腦中好像有人說話:「怎麼老發正念哪,誰能受得了,得趕緊跑。」還有一次也是在發正念的時候,又有一思想反映出來說:「你不是要當鬼嗎?」我猛然覺醒:我們修的是佛、道、神,怎麼能當鬼呢?從這兩件事我知道自己錯了,應該立即上網聲明所寫的不符合大法標準的東西作廢,抓緊學法,跟上正法進程。

自從寫完聲明後,在每次的學法中,師父的話字字句句觸動我的心,使我不知怎的淚如雨下。特別是師父的《北美巡迴講法》講了:「當然了事情還沒完,正法這件事情沒有結束,對大家來講都還有重新做好的機會。是啊,只要迫害一天沒結束,那一天就是機會。利用好吧,做得更好吧,快一些重新返回來吧,不要再錯過了。不要背包袱,做錯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後怎麼樣做好,為你自己與眾生真正地負起責任來。」看到後,我淚流滿面,師父太慈悲了,原諒我們犯的一切錯誤,師父在呼喚著我們,帶我們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我下定決心,一定走好以後的正法之路。我和愛人四處飄泊,走到哪裏就把真相講到哪裏,救度世人。有時常人之心返上來,想到有家不能回,心裏頭真的很難受,可是想到師父在《洪吟》中寫到:「為師弘法度眾生,四海取經法船蹬,十惡毒世傳大法,轉動法輪乾坤正。」(《心明》)心裏立刻能平靜下來,想著師父為了我們吃了無數的苦,遭了無數的罪,而我們的這點苦又算得了甚麼!

下面就講一些我和愛人正法的經歷。剛走出來的時候我的私心很大。一次我和愛人出去送傳單,在送的過程中我爭著走在愛人前面把資料送到住家的大門內,心想:我得多送點,好往自己的世界中多度些眾生。正這樣送著,突然意識到:這不是為私為我的心嗎?我能要這個東西嗎?這不是正應該去的私嗎?想到這裏就不再爭搶著往門縫中去放了,心裏感到剛才的行為太可笑,並對愛人說了自己的心理活動。愛人沒有笑話我,而是告訴我不能那樣去想,難道製作資料的同修沒有直接去送,他們的世界中就沒有眾生嗎?不是你想像的那樣,我們是一個整體。師父講過:「你們是個整體,就像師父的功。當然你們和功可不是一回事,我就是舉個例子。就像是我的功,同時都做著各種事。」(《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聽了之後更為自己的行為難過了,自己學法不精進,師父的法沒記住,以後可得多用心學法。

在以後的送資料過程中,我們首先發正念,清除送資料那個地方的另外空間的邪惡物質,然後邊做邊調整自己的心態,同時發正念。心態很穩正念很足時人們都爭著向我們要真相資料,有的還很禮貌地說謝謝。當心態不好、有怕心的時候,人們就會把傳單扔出門外,或撕了,而且還罵罵咧咧的。在一次送傳單中,我們正往前走(邊走邊往門內送),從後邊追來一人,氣勢洶洶地說:你們是哪的?扔這個東西幹甚麼?當時我和愛人很冷靜,同時向他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並向他講真相。他態度緩和一些,把傳單遞給我說:「我不看這個東西,你們走吧。」立即掉轉車頭走了。從這件事我們悟到:只要在做事時注意發正念,時刻保持正念正行,邪惡是不敢動我們的。就像師父《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講到「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

有一次我們倆上他表姐家去講真相,沒想到他的表姐見面就說:「你們來幹甚麼?」我們說:「來向你講真相。」他表姐說:「你爹死了你們都不管,爹死了想見你們都沒見到。」我和愛人當即愣住了,因為從出走的那天就再沒有和家聯繫,不知道家裏出了這麼大的事。我們向他表姐講流離失所的經過及不知道老人去世的事,可是他表姐還是不理解。但當我們起身走時,表姐態度改變了許多,還告訴我們千萬別回家,警察正在抓我們,老人去世時就去了不少便衣。在回來的路上我哭了。正在這時,長途車上的電視機本來在唱戲,突然唱了一首歌,歌詞是:「我的未來不是夢,要珍惜眼前的每一分鐘」。我心裏想這是師父點悟我們,要放下這個情,把一切心一切情全放下,珍惜眼前的每一分鐘,做我們該做的事。

由於當時有怕心,回家時並沒有講真相。不久,我們看到了《北美巡迴講法》「如果對大法裝了不好的思想,那你們作為救度眾生來講,首先得跟自己的家人講清楚,要跟他們儘量談清楚,幫助他們去掉那些思想。」。我倆想必須回家把他們那些壞思想正過來,就這樣在公公去世的一個月後,我們回到家。家人看到我們時,非常高興,流下了眼淚。我們向家人講真相,當全家明白真相後都說:「原來中央電視台和廣播新聞對法輪大法報導全都是假的,騙老百姓……」我們為家人的清醒感到欣慰。

現在我們一家有時白天、有時晚間出去送資料,發現有很多地區的人們不了解真相,完全受了造謠媒體的矇蔽。當我們向他們講真相時,他們很想了解真相。一次,我把真相資料送給一個人,他問:「這是甚麼?」,我告訴他是大法真相傳單,他問要不要錢,我說:「不要錢」。沒想到他卻說:「我就在等這個呢……」。

還有一次,我和愛人向兩位母女問路,並向她們講真相,她倆說家裏沒有影碟機,當明白真相後,她的女兒說:「媽媽拿著,上姥姥家去看……」我當時為她們知道真相而高興,雙手合十說:「大姐,謝謝你們來了解我們。」而沒想到她也雙手合十說:「謝謝你們。」

請允許我用師尊的話來結束我的這篇修煉體會:「剩下的路,用神的正念正行圓滿你們的史前大願吧!」(《師父的新年問候:》)

以上自己所寫的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