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和母親的變化 

——證實大法的威德、正念正行的威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7日】說來荒唐,父親對大法的不敬竟來源於女兒被江氏集團的非法迫害。從兩年多前我被非法關押、開除公職,並被迫離婚以來,父親對大法就一直非常抵觸。雖然也做了大量的工作,使父親的態度從一開始的極力反對,逐漸轉變到後來的「不支持,但也不反對」,但我卻能夠意識到他根本上對大法的態度並沒有改變。而且他的一貫理由是:如果不是因為煉法輪功,女兒怎麼會受那麼多的罪,所以他認為女兒的痛苦來自於煉功。儘管我每次都告訴他「使大法弟子遭受痛苦的是江XX,它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使千百萬像你女兒一樣的無辜百姓遭受殘酷的折磨,使千百萬像我們一樣的家庭妻離子散,如果你要譴責,你應該去譴責使我們家痛苦的最根源。而不應該去反對教億萬人身體健康,教億萬人去做好人的法輪大法。」但就是不能說服他。

今年春節,父母趕來北京與我共度新年。雖然父親對大法有情緒,但母親卻是從根子裏認為大法好的。這位只念過一年半小學的老人,除了僅受的那點教育外,一輩子沒看過任何書,但在2001年春天陪伴我的20天內,她不僅聽了一遍師父的講法帶,並在白天我上班時,獨立看了包括《精進要旨》、《法輪功(修訂本)》在內的三本大法書籍,《轉法輪》也看了60多頁。還記得當時我租的是一個在中午都需要開燈的小房間,而她又是老花眼,為了省電,又不耽誤看書,她每天都湊到門口,藉著微弱的光線學法。那時候我每次下班,都會問她今天看了多少,她也會將不認識的字指出來問我。後來她對我說:「真奇怪!剛到你這裏的前兩天,上樓(我住二樓)都上不動,但是現在上樓覺得好像有人推一樣,很輕鬆!」「來到你這裏的第二天,我就開始便黑色的東西,以前可是從來沒有過,不過一離開你這兒,就又像以前一樣了。」然而遺憾的是,離開我之後,她便沒再看過書。但是她卻能夠去維護大法。她經常告訴我,「我只要聽到誰講大法不好,我就氣的不行。家裏誰要這樣講,我就會告訴他們:『法輪功是叫人做好人的,你們不能亂講,要怪只能怪江XX太壞,要去鎮壓法輪功』。」「如果全世界都煉法輪功,那社會上也沒有這麼多偷的、搶的、殺人的事情發生了,大家也都不用整天提心吊膽的生活了。」每逢這時候我都會非常感動,因為從沒有任何人告訴過她應該去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但她善良的本性卻知道該如何去做。

父母在北京的時候我一直陪在他們身邊,隨身還帶著我的《轉法輪》,剛開始我看書時,父親還會說幾句「風涼話」。很快他看自己的話不起作用,也不講了。這時母親也開始看《轉法輪》了。因為只有一本書,每次她看時,我便湊到她旁邊,和她一起看,她看的很慢,而且每一個字都在嘴裏默念,遇到不會的字她便問我。這樣看了兩天,她又看了20多頁了,只是她經常告訴我眼睛不好,看一會就覺得眼花繚亂,甚麼也看不見了。於是我便開始給她念書,頭兩天還好,後來有一天晚上她又讓我給她念書,才剛念10多頁,她忽然打斷我:「別念了,我腿難受的不行,我要睡了。」我第一反應是:師父在給她消業。便隨口道:「沒事兒,這一章聽完就沒事了。」(當時我在念第二章,還有10多頁就念完了。)她又聽我念,一頁還沒完,她便從床上爬起來(我們本來都半躺著),由原來的躺姿變為跪姿,並將頭深深埋在床上,看上去極度痛苦的樣子:「別念了,我腿難受的不行了,你也歇歇吧,現在你就是念我也聽不進去。」我又一次安慰她:「再忍一忍,這一章聽完就沒事了。」這時一直在旁邊的父親答話了:「如果你媽聽完這一章腿真的不難受了,我也開始煉功。」

我忽然意識到自己錯了:這決不是師父在給母親消業。母親雖然知道大法好,但她並沒有真正踏入大法的門,而且她從內心深處還不肯放棄她所信仰的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甚麼的所謂神(母親一直信佛,不過至今我們也不知道她信的到底是甚麼神)。而且退一步說即便是師父給她消業,也決不會影響她聽法,何況又是母親主動要求我念書給她聽的。那麼這一定是邪惡在干擾,在幹壞事。大法弟子希望世人清醒,要用一切機會去挽救眾生,而邪惡卻通過種種手段企圖破壞這一個個機會。既然它一定要干擾,那就應該銷毀它。

父親的話也從另一面敲打我: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師父為我們付出了許許多多,我們都從內心深處知道師父是來救度眾生的,可世人不相信,他們甚至嘲笑我們。今天我要將大法修煉者的威力展現給他們,讓他們明白大法是真正的科學!師父的話響在我的耳邊:「用神的正念正行」「正念顯神威」。

我馬上起身坐在床上,立掌,意念中清除干擾母親聽法的一切邪惡,大約一分多鐘,我聽到母親不再跪著了,而且好像坐了起來。我繼續發正念,又過了大約一分多鐘,我睜開眼看看母親:她正半靠在床上,面帶微笑。我問:「媽,還難受嗎?」她笑而不答,憑我對母親的了解,我知道母親已經好了。我繼續發正念,又過了幾分鐘,她忍不住了,說:「好了,我腿不難受了,你也歇歇吧!」我沒回答,繼續清除干擾我家庭及世人了解真相的一切邪惡,在整個過程中,我幾次想要落淚。

後來母親告訴我,以前她在家裏覺得腿要難受的時候,只有趕緊睡覺,睡著了就好了,有時候還沒睡著就難受起來了,那她只好下地不停的走動。我便問父親:「你說的話還算數嗎?」父親搪塞:「其實你媽的腿根本沒有好,她是不想看你那樣,這是你坐著(指發正念)時,你媽偷偷告訴我的。」我問母親:「是這樣嗎?」還沒等我說完,母親馬上反駁父親:「你別聽你爸瞎說,我甚麼時候說過這話?」父親很不好意思的樣子,後來父親又偷偷問母親:「真的不難受了?」母親笑著點點頭。父親說:「那要是這樣的話,以後你腿難受,我也像她那樣坐著。」我沒有給父親講太多,只是說了一句:「爸,你看到的只是表象,而你不知道的卻是實質。」

春節過後他們走了,數天之前我打電話問候他們,剛閒聊幾句,父親忽然在電話那邊說:「這次去北京我對你的事有了很大的轉變。」我一時竟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斷,問:「你講甚麼?」父親說:「這次去北京我對你們的觀念有了很大的轉變。回來後我想了很多,我明白了你們是受迫害的,我的女兒是被迫害的,我同情我的女兒。…具體為甚麼你也別多問,電話裏講也不太方便,我相信你們是無辜的。」

沒有甚麼比一個人轉變了被矇蔽的思想、對大法有個正確認識,更能令大法弟子欣慰的了。只是我做的不夠,經常錯過一個個機會。師父講:「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精進要旨﹒警言》

個人體悟,不足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