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歸正人生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8日】我沒煉功前,嗜酒如命,人稱「喝酒教練」。妻子在信用社工作。村裏人們都羨慕我這個家,可卻是門上掛沙燈──外明裏不明。妻子經常因病從單位送回家,一檢查是惡性胃瘤。地方醫院、省會醫院住遍了,因為他們都說做手術恐怕下不了手術台,最後由在醫院工作的內弟接到東北藥物治療。她嚴重時飯一點不能進,每頓只能喝一碗小白菜湯,有時她想孩子,我們就過去,從此我們就兩頭跑。人生的煎熬使我感到上蒼對我不公,為此我進寺門要求剃度。可他們嫌我歲數大文化低,只讓我當居士。皈依後我在寺裏住了一段日子,終日念佛,也沒悟出人生真諦。

96年5月,妻子心急火燎地從東北返回,進門就說:「我煉法輪功了,病都好了,你也煉吧。」我心想:我皈依佛門快半年了,在寺裏能戒,在家甚麼也戒不了,抽煙喝酒還得照舊。聽她說得法能戒煙、戒酒,我就說:「能讓我吸煙肚子痛我就煉。」她打開錄音機放第七講,我就劃火柴,三次也沒吸成煙,每次都痛得我雙手掐肚子。法輪功的強大威力和神奇真讓我心服口服了,我開始讀《轉法輪》,師父說:「那麼甚麼是佛法呢?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轉法輪》第12頁)「那麼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這個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歸真,你要想修煉上來,你就得按照這個標準去做。」(《轉法輪》第13頁)啊,返本歸真,這才是我尋求已久的人生真諦!我從此走上修煉之路。

99年7.20邪惡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我家就再無寧日。我愛人單位、公社、派出所經常到家騷擾,武裝部長怕我去北京一天三次登家門,弄得鄉親都看他們笑話,說我得了個孝順兒子,天天給我問「好」。為了不讓邪惡再騷擾,我到外縣包了七十畝地,租下一處房子。沒想到離家一百多里,公社仍不放心我,到那去了兩次看我在不在。

2002年正月初六我離開家去外地,後來聽功友說,初七縣刑警大隊和公社派出所到我家抓我,看我不在,就抓我妻子。後來她發正念,在師父加持下走脫。

我們修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我們在面對警察的迫害時,並不恨他們,只是覺得他們太可憐,自己把自己送到絕路上去了。法正人間即將來臨,「對大法行惡者下無生之門」(《法正人間預》)人啊,清醒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