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在海外得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21日】當母親六月初來德國的時候,也正是江澤民出訪東歐的時候。我正計劃去北歐發正念。母親因另一個旅行計劃定了和我一起飛北歐的機票。但是母親這個計劃最終落空,然而機票卻已事先定了。母親也非常想去北歐。是否讓她和我一起參加活動?我還在猶豫。因為雖然母親已知道了真相,在上一次來德國時也跟我學了功法並看了書,但是她回國後沒能堅持下去,我覺得她還不能算作是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我甚至想為了不讓她對大法有甚麼誤解,我可以陪她在北歐旅遊,就不去參加集體發正念了。就在有這個想法的當天,我讀到了師父的新經文:「難中煉金體 何故步姍姍」(《神路難》)。「何故步姍姍?」我在問自己,一個正念從我的心中升起,我一定可以去北歐發正念!

那天晚上我們睡下了後,媽媽突然問我;「甚麼是發正念?」我說:「從我經常給你寄的大法的資料中,你肯定看到了江XX迫害法輪功是多麼的殘酷,將人打死,還有非人的折磨,這就是邪惡。《轉法輪》中講,人的思想在另外的空間看就是物質,任何東西在另外的空間都有一個場。邪惡也有一個場。我們就是用我們的正念之場去抑制那個邪惡的場,在另外的空間裏清理邪惡的因素,清除對法輪功的迫害。」媽媽沒再說甚麼。在第二天早上我準備發正念時,媽媽也早早地起來了,學著我的樣子也要發正念。於是我告訴了她口訣和要領,媽媽便專心致志地和我一起發起了正念。事後她告訴我說,雖然她還不能完全接受大法,感到有些東西對她來講還是有點玄,但是她真的非常希望這場邪惡儘早地結束。所以她很願意發正念。但是她不想一連幾天在北歐的一個地方呆著,像我們一樣每天學法和發正念。她認為來趟歐洲得多玩一些地方,不然的話不值。

這天,她捧著地圖冊計劃著去這兒、去那兒。北歐地廣人稀,如果不坐飛機的話,怎麼計劃也是旅途中的時間太長,遊覽的時間太短。到了晚上,她的興致已大打折扣,明天就要起程了,具體的旅遊路線卻還沒有確定好呢。我看時機已成熟,就對母親說:「媽媽,我鄭重地向你提個建議,和我們一起學法、發正念吧,來德之前你自己不是也說你的三叉神經痛已經是用藥也治不好了嗎?你知道只有法輪功能幫你,但又知道為治病而煉功是執著,病也好不了。依我看,還是只有看大法的書能幫你,這幾天是難得的好機會,你有這麼多的時間看書學法和煉功,還可以和各國的學員在一起聊一聊,這樣的機會真是難得,等你回國以後,一時半會的可就沒有這樣修煉的好環境了。」媽媽聽著不覺放下了手中的地圖冊,想了想對我說:「你說的挺有道理,那我還是跟你們一起去吧。」晚飯時,正好一個同修也在,還考驗了母親一把:「這幾天的旅遊路線定好了嗎?」母親連想也沒想,乾脆地回答到:「不玩了,我和你們一起學法煉功去!」

在去北歐的路上母親就開始和各國的學員聊上了,她感慨良多:以前只是看書面的迫害事例,現在聽他們自己講感覺太不一樣了。我以前看了那麼多的資料都沒有這一次聊天給我的觸動大!這場迫害太邪惡了,江XX太邪惡了!到了目的地後,我們分組發正念,母親就幫我們做飯,料理雜事,同時繼續和同修們交流。有時也和大家一起讀新經文。晚上她跑來問我:「你看我是應該讀《轉法輪》呢,還是《北美巡迴講法》?」我說《轉法輪》是最根本的,師父把能夠指導不同層次修煉的因素全部都壓進了這部法裏了。《北美巡迴講法》對我們目前的正法很有指導作用。母親說好,那我就先讀《北美巡迴講法》。第二天從上午到下午吃飯前母親一個人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將《北美巡迴講法》讀完了。我問她感想如何,她說:「這次是又深入了一步,不過好像是有點玄吧?」我說那你就當故事看吧。話雖然這麼說了,母親卻從此開始了和大法弟子們一起的高強度的學法和發正念,每當提到師父時也次次以師父相稱。我就利用空閒的時間將明慧編輯部關於向中國人民講清真相的文章拿給她看並和她一起學習。自這以後,母親就經常在琢磨怎麼給我們在中國的親戚講真相

在我們回德國時在機場遇到幾位不敢接真相資料的大陸遊客,母親就主動現身說法地講自己是怎樣從很相信大陸媒體的話到知道真相,一直到現在大力支持女兒修煉和參加活動。那幾個大陸的遊客默默地專心地聽著,看得出他們的心靈被觸動了。回到德國後,母親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開始了每天一小時的動功和四十分鐘的靜功修煉,有一次她高興地告訴我她單盤堅持了一小時,雖然非常痛,但一咬牙就堅持下來了。她每天都將《轉法輪》放在手邊,得空就學上一段。後來母親又去巴黎玩了幾天,回來後她很遺憾地告訴我,可惜她沒帶真相資料,不然的話她就可以給其他的中國遊客發了。

當她回國時,她感慨萬千地說北歐之行是她這次歐洲之旅的最大收穫。我說你也許就是為這而來的,其它的事也許都是「引子」。母親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母親回國後馬上與我聯繫,她告訴我已成功地將真相光盤帶回去了,姐姐,姐夫和他們的同事們都在傳看。她還告訴我,她現在每天看書學法和煉功,這一次她一定要堅持下去,她還將自己煉功後身體上的變化講給了姐姐,姐姐現在也想學煉了。

回想母親在大法被迫害後三次來德國的情景,我不禁想起了師父的詩:「法輪大法好 漸入世人道 眾生切莫急 神佛已在笑 」(《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