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陸碩士生得法修煉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10日】(註﹕2001年1月,當原單位因為我進京上訪開除我時,單位領導第一次查看了我的檔案,他們問我的父親:「從沒有見過評價這麼好的檔案。」當我因為修大法,失去了丈夫和令人羨慕的工作時,同學、朋友、同事,包括我的家人都表示不理解,認為我放著眼前現實利益不要,去追求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我寫這篇文章,僅希望與那些對我們不太了解的人和那些「無神論者」 進行一些溝通。)

我出生於70年代中期,從4歲上幼兒園到26歲研究生畢業,整整22年中,我接受的全部都是無神論教育,在99年3月得法之前,我是一個徹底的唯物主義者。

99年3月份,一個朋友推薦給我一本書《轉法輪》,當時因為學校剛剛開學,百無聊賴,便在晚飯後,躺在床上看了起來,我清楚記得當時是從天目這一節看起來的,本來只是想消遣一下,誰知這一看竟入了迷,我一口氣竟看了100多頁,許許多多以前困惑不解的現象在這本書中竟都被揭示出來了,而且是如此合情合理。「這麼好的書,我應該從頭看起來」,就這樣,我當晚一直看到深夜2點多,第二天一早又爬起來接著看,當時只有一個感覺,太好了!

但我並沒有因此而認為神是確確實實存在的,剛開始的幾天裏,我看書時覺得有另外的高級生命存在,但一旦放下書,我經常會對著天空自嘲:你看這晴天白日的,哪有神?並不真的相信。

但隨後的一些事情漸漸使我發生了變化:一件就是看完《轉法輪》後的當天夜裏,我在夢中夢到有人給我下法輪,並且在夢裏也看到了小腹部位的法輪。整晚上都在做同一個夢,而且每次從夢中醒來,都發現自己的手在胸前,在那兒推著。

還有一件是:得法不久後的一個夜裏,我在睡夢中看到師父穿著金黃色的袈裟(和法像中一模一樣),從無窮遙遠的天際飄然而至,至我頭頂正上方的高空端坐不動,那種美好和偉大簡直是無以言表。而我在下面簡直渺小的比沙子還不如。

得法一個星期後,我從學校回到家中,晚上休息時,剛關滅燈,我就看到在天花板上有一個巴掌大的、金黃色的東西。我以為看花了眼,便使勁眨了幾下再看,結果他還在那裏,一直持續了幾分鐘後,才消失不見。(在修煉大法之前,我從未看到過類似情況)。

得法一個月後的一天,我騎車外出辦事,走到半路上,忽然看到自己周圍兩三米內的範圍被紅光照著,一片紅,當時很奇怪:今天天氣怎麼了?一片紅?由於擔心自己看花眼,便揉揉眼睛,又看:很奇怪,怎麼了?當我眼睛盯著他看的時候,甚麼也沒有。 但一旦我向別處看時,他就又出現了,如此反覆,我走了一路看了一路。(註﹕當時周圍任何物體都很正常)

我自己以前在考研究生時落下了一個病根:咳嗽。每年冬春和秋冬換季時,我都會沒命的咳嗽,上氣不接下氣。有時延續時間可達五個月。中藥、西藥、針灸全試了,都沒用。多次去醫院檢查,總說沒事,可咳嗽卻並不因此而不再發作。得法不久後的一天午休時,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隻毛皮潔白的動物(我不認識)趴在我的胸口,使我喘不過氣來,怎麼趕也不走,心裏又害怕,這時我忽然想到了師父,我便叫了三聲「師父」:「師父──,師父──,師父──」,隨著我叫,那個東西開始變小,並向我的腳部退縮。等第三聲結束時,它已經無影無蹤了,而我也從夢中醒了過來,滿身大汗。從那時起,我再沒有像以前那樣咳嗽過。

除上述一些事情之外,我的身體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記事起我就是一個嚴重的暈車「患者」,開始暈汽車,半個小時之內必定吐,後來暈火車,每一次坐車對我來說都是異常巨大的考驗。我至今仍清楚的記得,多少次我在暈車異常難受時,我覺得活著太痛苦了。有一次我出門辦事,前後一個小時的車,我搜腸刮肚的吐了一個小時,下車後,竟又吐了一口血。我想甚麼時候,我可以不再受病痛的折磨呢?後來我遇到了大法,一切從那時起開始改變:我3月1號得的法,一星期後,我坐車回家,汽車加火車,前後十幾個小時的車,我竟非常輕鬆的坐了下來,而且其中近兩個小時,是坐在雙層巴士的上層,這對我來說簡直是不可想像的。現在我每天上下班都要坐至少兩個半小時的公汽。

就這樣,種種不同尋常的現象,尤其是大法那博大精深的內涵,吸引了我,使我走上了一條真修的道路。

最後,我想說一句:我可以不相信別人,但我不能不相信自己,當以前從不相信的現象切切實實展現在我面前時,如果再固守以前的思想,那才是我一生真正的悲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