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的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4日】我是在7.20事件前不久開始得法的,現在我就講一講我得法的過程。

由於家庭環境的原因,我從小性格就很孤僻、自卑,脾氣很急躁。但在我的內心深處,卻經常思考人為甚麼生,為甚麼死。一想到將來會死,我就有一種說不出的恐懼感。別人都說我有心眼,可是他們誰也無法理解我心中的苦。自己有時也想:憑我個人的條件、長相、工作各個方面有許多人都不如我,為甚麼他們活的很好?活著很累、很苦的情緒就像一個大罩子,把我緊緊的罩在裏面。

98年正月,我的哥哥因患肝癌去世了,那年他才33歲,他很有才華,也很要求上進,就這樣一個年輕的生命,在短短的幾個月中,人就沒了。我的心無法承受。我不斷地問蒼天,這是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沒人能回答我。這時的我吃不好、睡不好、身體狀況很差。

就是在這個時候,我得了法。在我很艱難地讀了一遍《轉法輪》後,我知道了這本書是教人如何做好人的,教人如何修煉的書。我明白了為甚麼自己從小到大總覺得自己缺少點甚麼;也明白了自己與別人發生矛盾後,總是怨恨別人,自己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錯,這就是自己的不好。明白這些後,我的心逐漸開朗起來了,那段時間真好。30歲的我真正體味到了這顆心從未有過的安寧,吃的香,也睡著覺了,幹活也不知道累。

可是720事件發生了,它一下攪亂了我的生活。來自父母、丈夫的壓力,自己的怕心,我違心地寫下了保證書。但是心很難受,因為我知道老師給了我甚麼。「一顆安寧的心」說出來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但是對我來說卻是非常重大的,因為他救了我一條命。

在以後的一段時間裏,我和所有功友都失去了聯繫,一個人又在痛苦的煎熬中度日。我知道大法好,我也經常對別人講:「我就是不煉了,我也說法輪大法好。因為他確實在我最艱難的時候救了我。」可是我不明白為甚麼這麼好的法國家不讓學,我也不明白為甚麼有那麼多人要去北京,要去講真相,所有的這些對於剛開始學法煉功的我來講,都是不能理解的。

這時我也得不到資料,老師的講法的經文也接不到。有時我的兒子放學回來看到真相資料給我拿回來讓我看,我自己也撿到過。就靠這麼一點信息,我才能知道關於法輪功的事,我不知道該做甚麼,不知道往哪走,路在哪裏?

師父是偉大慈悲的,就是我犯了錯,師父仍然慈悲於我,我知道是師父安排的。一天,一個功友打電話找到我,因為當時那個環境,也沒明說,只是說:「你不是願意看書嗎?我這兒有好書你看嗎?」我一聽就明白了,我說「看!」

從此我又走上了正軌。但是學法、煉功還可以,對於發正念、講清真相的事還不能太理解,也有很重的怕心走不出去。但是我知道,我就聽師父的。師父告訴一定要多學法,那我就多學法,我用最快的時間抄寫《轉法輪》。雖然我有些還不能太理解,但師父的話肯定是對的,我就按師父的話去做,在做的過程中我每天用大量的時間學法。一是給自己增加能量,二是怕自己離開法就走偏,並儘量排斥怕心,這樣慢慢地我在學法、發正念、講清真相的過程中,我越來越清醒了,也能理解了師父偉大的慈悲與苦心了。

現在我一想到師父給了我們這麼多,又為我們承受了那麼多,卻甚麼都不要,只要我們那顆修煉的心。一想到這些我就忍不住想哭,千言萬語說不出的感激。

無以回報,只有奮力精進,助師正法,講清真相,早日隨師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