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到佛知 大法開智──七旬老人修煉正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9日】編者按:希望更多有條件的大陸大法弟子收集、整理同修們的得法、修煉、正法的故事,與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勉,向世人證實大法,也為後人留下這段珍貴的歷史。

* * * * * * * * *

(我的表姐沒有文化,卻與大法有緣,她的得法經歷很感人,也充滿艱辛,聽了她的得法、護法經歷,我被感動的淚水漣漣,所以我代她整理出來,與同修共享。她的得法經歷說明佛法無邊,大法賦予我們無量智慧。)

我是大陸大法弟子,今年70歲了,學法前,我一直做小買賣,掙錢不多,也夠生活了,到97年,我忽然覺得人生活得太累了,掙錢多少也帶不走,不如過個安靜的晚年,說啥不幹了,就把食雜店兌出去了。

7月份的一天,我到一個親友家串門,她向我介紹了法輪功,說這是一部教人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好功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在修煉心性做好人的同時,身體可以得到淨化,就沒有病了。我一聽讓人做好人,講真善忍,淨化身體還不要錢,就想這一定是好功法,一定是正法。沒有病了,這多好哇,也不用打針吃藥住醫院了。上哪找這樣的功法啊!

我當時就要學,可我不識字。她說聽錄音也一樣能修,我就天天去她家聽法,越聽越愛聽,老師的每句話都能打到我的心靈深處,聽完一遍,我終於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和意義,就是返本歸真。那時我一下悟到了師父是佛下世度人,我修的不是一般的法,是宇宙大法,並下決心一修到底,跟師父走到底。可是,聽完一遍記不住,我就想要看書,不識字也要學,我讓她給我請一本《轉法輪》並開始參加集體學法煉功,每天如飢似渴地一個字一個字地學,在煉功點上問學員,在家裏問家人,白天家裏沒人,就到外面問走大道的。

有一天,一連問了好幾個人都沒問到,就問了一個賣水果的,終於學會了。我一心學法識字,無論吃飯、睡覺、走路、做家務,腦袋裏全是法,每天手不離書,書不離手,看,看,看……認的字越來越多。不知不覺中,我的腎炎病好了,以往犯病,吃藥效果也不好,非常痛苦,如今師父又為我淨化了身體,我真正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幸福,從此我更加精進。半年多時間,我就能把書全看下來了,可是讀得太慢,不敢在學法點上讀,怕耽誤別人的時間,我就天天在家自己念。剛好我學法一年,我們家成立了學法點,我也終於能和別的學員一起讀法了。至99年7月,我已經學法兩年了,在這兩年裏,我一心撲在學法修煉上,身心發生巨大變化,這兩年我也從未看過電視。

然而罪惡的迫害開始了,江XX等一夥壞人開始對法輪功全面的迫害,警察便衣到處抓人,廣播電視鋪天蓋地地誣蔑栽贓攻擊師父與大法,我實在坐不住了,和功友進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可是到北京後,誰也找不到,又不知如何做,呆了一週只好回來了。12月23號,聽說江XX一夥壞人要判研究會負責人,我就讓女兒帶我再次進京護法,抗議非法審判。

25日那天,我和女兒去了天安門廣場,看到一批批大法弟子被毒打並抓上警車,我一點也不害怕,這時一個警察過來問我說:「你是來護法的嗎?」我說是,他們就硬是把我們抓上警車,並且說:「你這麼大歲數來幹啥?」我說:「聽說壞人要審判研究會的學員,我知道大法好,我師父是清白的,我要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他們又說:「那你來了能當啥?」。我說:「我不能當啥,那我就來湊個數,人多力量大,證明大法好」。後來問我地址,當時覺得應該說真話,就告訴了他們,結果被送到了「北辦」。第二天被送回當地看守所,對我非法拘留了半個月。

警察提審我時說:「老太太,你犯罪了。」我說:「這不是犯罪,修真善忍做好人犯甚麼罪了,我沒有罪」。他們就讓我寫保證,我不寫,我說:「讓我保證啥?要保證我就保證上北京,想去就去」。他們就硬扣帽說國家不讓煉,我說自己說了算,想煉就煉,我自己煉。

到半個月時,他們向我要保證金,說交錢就放我,我說沒錢,有錢還上北京呢,不放我就給我送回北京去。在哪都一樣,這麼大歲數了,死了算個啥,要命我也不怕,修心向善做好人沒有錯,我修的正法,又沒殺人放火。他們又說我們是反政府,我說:「我這麼大歲數,就是奪你們權能給我個啥角色,再說電視上說的全是假的,我們大法根本就不參與政治,不反對政府,更不想當官。他們不讓我說「煉」,我說就煉,誰來我也不怕,江XX來了我也不怕,我煉定了,你說假就假?反正我就煉到底了」。他們拿我沒辦法,只好把我放了。

後來片警又來找我兩次,在街道監視居住,不讓我回家,我女兒去找街道書記要人,並說:「我媽這麼大歲數了,如果出了問題有病了,不能饒了你們」。他們害怕了,要放我,還說要抄家,女兒機智地給家裏打了電話,大法書都保護好了,他們啥也沒找到。

還有一次片警來抄家,翻出一篇經文和明慧文章,就問我哪來的,我說:「門縫揀來的」。警察說:「別人怎麼沒揀著?」我說:「你怎麼知道別人沒揀著?」他只好說:「那你以後別揀了」。我說:「我是煉功人,有就揀」。他又說:「那你以後就別煉了,煉點別的功」。我說:「煉別的功不好使,就得煉法輪功」。他只好走了。

2002年3月,警察又來翻我家,當時我家有很多大法資料還有大法書,心裏也有點緊張,但是這次他們硬是沒看見,啥也沒翻著,他問我兒媳哪去了?要找她轂轤手印,我說:「轂轤個六」(俗語),她搬走了,哪去了我也不知道。無奈,他們只好走了,我告訴他們,以後再別來了,老來幹啥?從那以後他們就再沒來騷擾我。

我們這個地區邪惡很猖獗,很多學員被抓,被勞教、被判重刑,還有被打死的。不管前面還有多長的路,我都要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堅定地跟師父走下去,直到法正人間。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