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感師父的慈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3日】近三年來,我一直把讀明慧文章當作特殊時期的特殊法會。每一次「法會」我會找到自己的執著,是同修幫助了我。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也要融於法中,把我並不驚心動魄的修煉和正法歷程寫出來,與同修同感佛恩浩蕩。「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正神》)。

一、得法與修煉

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有幸修煉法輪大法的。當時的我身體多病──虧氣虧血,氣管不好,腎也有毛病。當北方天冷的時候,我就開始感冒咳嗽,吃藥也時好時壞,腹部著涼就發脹,三十幾歲就蠟黃的臉,一副老態龍鍾的模樣,在工作和生活中只有要好的心,沒有要好的力。自從學煉法輪大法的六年裏,這些病都不翼而飛了。親戚朋友看到了我的變化,也相繼走進修煉的人群。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共同精進,前程光明。」(《洪吟》中「融法」)

可是,我開始修煉並不精進。九七年七月裏,天氣比較熱,人們喜歡晚睡晚起,我也符合了常人。師父說:「一定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會修煉」。而我卻忘記了「修煉」二字的內涵。一天清晨,我做了個夢:我看見煉功場有功友煉功,師父在空中盤腿打坐,全身金燦燦的,等我到煉功點時一切結束了,我站著就哭。我馬上醒來一看錶正是我去煉功的時間。後來我又看到了大法輪和漂亮的飛天。我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景象,增強了我修煉的信心。我更加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和呵護。師父比我們自己更愛護我們哪!

我天天堅持學法、背法、抄寫《轉法輪》。對「修」和「煉」提高了認識。煉功比以前心靜了。十分鐘的抱輪輕輕鬆鬆完成,盤腿打坐也由幾分、十幾分直到一小時。在工作和生活中像換了個人,單位同事和家人也看到了大法給我帶來的美好,還誇我。不知不覺中我有了歡喜心。一天夜裏,師父用夢來點化我:我坐在法輪車裏,車子飛跑得很快,帶著我回家。路上,師父為我送來一大盤葡萄,我吃著又大又紫的葡萄,心想:真是太好吃了。這時師父對我說:「你的葡萄很好吃,但它還僅僅是複製的,不是秋天的果,到了秋天,那葡萄會更好。」我醒了,淚水流了出來。我想起了師父的話:「做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法輪佛法--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我再次倍感師父的慈悲與呵護。我要修得執著無一漏。堅信師父、堅修大法。

二、正法與修煉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和幾位同修去市裏上訪,向上級政府有關部門反映我們因修煉大法而身心受益的實際情況。面對我們是兇惡的警察,他們在各交通要道設卡,只要你承認是煉功人,他們就把你劫持到他們提前安排的場地,並狡詐地說:「我帶你去地方講理。」夜裏大約三、四點鐘我和許多同修被車運到一個大院。(後來聽說是體育館大院)那裏已經送來了幾千人,上至七旬老人,下至幾個月嬰兒,大家一起背《論語》、《洪吟》。四週有警察圍著我們,大約中午,各縣區公安派車接人,這期間有的同修被警察拉出人群打,有的警察一個上午罵罵咧咧,對盤腿打坐的女同修強拉拽,連踢帶踹……後來上訪的人陸續被當地公安接回,由單位領導出面或街道出面保證方可領人回家。後又因我和同修寫信向中央領導反映情況──說法輪大法給我們帶來的好處。被當地公安派出所罰款2000元,在無處講理的情況下,我和同修們通過送光盤、張貼大法標語,掛條幅等多種形式揭露邪惡,救度眾生。

說起掛條幅,2001年新年我有過這樣的經歷,我們大法弟子準備通過掛條幅來震懾邪惡,救度眾生。做之前,我起了怕心,似睡非睡躺在床上,我看見我和許多人準備在田地裏收穀子,谷穗金黃金黃的,粒子又大又飽滿,這時遠處來一群壞人想不讓我們收,這時我看見又有一些人攔著壞人,保護我們。我立刻清醒了。我明白這是師父點化我,呵護我呀。於是我靜下心來背法──「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第39頁)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正法路上向前邁了一步。

最後讓我們以師父的詩共勉。

正念正行

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