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來修煉和正法的歷程(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1日】四、過好心性關:

師父說:「關關都得闖,處處都是魔。」(《洪吟》)2000年9月3日,我和功友們坐在中山公園草地上切磋,突然一批公安把我們包圍了,一個個地推上了警車,來到了派出所。

當時警察在我身上搜出了真相材料,就把我一人關一間屋子,當天下午抄了我的家,真是天翻地覆。晚上七點對我進行了一場惡毒的審訊:從你家抄來這麼多材料和傳單,是哪來的?最近各小區出現大量的傳單,都是你撒的?今天你不老實交待,從現在開始就收拾你。惡警反背銬上了我的雙手,並用強迫的手段逼我說出參加了哪些活動,這些傳單在哪裏印的,發出去了多少等等……他們拳打腳踢,好狠呀。無論他們怎麼拷打,我絕不配合邪惡!他們狂叫著:再不交待今天就打死你,上面有規定,打死你們算自殺。

我嚴厲地向他們提出,你們無故抓人、打人、抄家,你們執法犯法,侵犯人權,政府不讓我們說話,只有用這種形式給老百姓講真相。惡警氣瘋了,一個發狂似地向我抽打著,另一個拍桌子:從你家抄了這麼多東西,證據確切,不交待,就從嚴處理你,送你去坐牢。我知道這次惡警不會放過我。「生無所求,死不惜留」(《洪吟》),一定要守住心性,走好這一步,讓師父放心!

在派出所關了三天二夜,打罵逼供,不讓睡,沒吃沒喝,口乾了,只好喝上一口沖廁所的水,第三天所長問我想吃飯嗎。他帶我上大街上放風,大聲地叫著:「你們都來看呀?這個女人不要臉。」當時我被他們折磨得遍體是傷,街上的行人都圍觀著我。我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

第三天的當晚,他們送我去監獄,逼我簽名,我堅決不簽,又是一拳向我飛來。我把那個打手的手一抓,厲聲說,不許你再打我了。第二天這個打手得病了。所長說:別打她了,送她去監獄長功。見他一人在那,我趁機向他洪法,講真相。他說:你們師父的書我天天在看。我說:希望你看進去。他輕輕地答應了聲「好」。當天晚上十二點他們送我去了監獄,回單上寫著「此犯人四處有重傷」。

一個星期後刑警隊長來提審我,要我好好配合。他看到我身上的傷,輕輕地說了一聲:「你這個女人呀!……何苦?」我看他還有善心,就給他洪法、講真相。他說從你家抄來的那些書和材料,我都看了,說有一個公安打你們,電棍走火結果打了自己,是真的嗎?我說:有名、有姓、有地址可查。他說:你很會講,是在講故事吧!我說:不是我會講,是我們師父的大法好!他們把我押送到哪裏,我就在哪裏洪法、把真相講到哪裏。

又過了一星期,公安一處親自來提審我,說:「你愛人病危,把問題交待了就回家,罵你的師父幾句也行。」我說:「我要回真正的家,師父為眾生耗盡了一生心血,付出了他的一切!眾生中也包括著你們!為甚麼還要罵他?!」那惡警可氣壞了,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嘴裏不停地罵一些髒話。

九月二十七日,刑警隊長來接我出獄,他說:「你愛人已病危,但你還是要交待,這麼多傳單我們如何向上面交待?」看他態度緩和下來,我又向他洪法、講真相,這時他的態度在變,他說:「那怎麼辦呢?你就罵你們師父幾句也行。」我搖了一下頭:「不行!」最後他看我態度堅決,甚麼也沒要我寫,你趕快回家吧。

在監獄的日日夜夜,我給犯人洪法、講真相、背論語、背《洪吟》、背經文,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信自己。那時師父還沒發表關於正念的經文,但是我隨時都有一顆對師父、對大法堅定的心,這就是正念!

從監獄回來後,從此我就上了「黑名單」。暗中跟蹤、電話監控、幹警、居委會以及單位領導的監控。我就是在這艱難的環境下正法修煉、講真相。無論環境多麼險惡,我還是照常隨時擺脫便衣、警察和特務的跟蹤,和同修們一道繼續緊跟正法的路程。

在出獄的頭一天,做了一個夢,一個人給我一張去北京的火車票,我悟到:去北京天安門正法。於是買了2000年12月9日去北京的火車票,一出門,就有人跟蹤我。背《洪吟》《威德》,到了火車站,突然一服務員從我前面走來,要我從天橋上面提前進站。這機會使我把特務甩掉了。有的同修被抓了。第二天一早到了天安門廣場,在升旗桿的旁邊雙手合十:師父!弟子來向您報到了。接著開始煉功。一惡警跑過來,你在幹甚麼?我沒理他,往東邊走去了。雖然二次去北京正法,卻沒有準備橫幅,真是遺憾!同修們看我安全返回,都帶著驚喜的目光。我感謝師父的保護。

五、時間的緊迫:

師父說:「現在的時間要珍惜利用,這時間是留給眾弟子的。」(《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是主佛的弟子,我曾經發過願,我要把史前的誓約兌現!我要用自己的實際行動把史前的誓約兌現!

為了抓緊時間,我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正法、講真相之中。師父一再給我們延長時間,我要把這有限的時間全部用在正法、講真相之中,讓世人都能知道大法真相!我幾乎每天都出去做真相材料,不管是千難萬險的地方,高樓大廈、各政府機關單位、熱鬧歡騰的市區、走街串巷,一張一張的真相材料,傳送給眾生們!這個數字是無法計算的。

從監獄回來後,邪惡仍然瘋狂地抓捕我。鄰居勸我陪著老伴回老家去躲一躲。「邪惡逞幾時 盡顯眾生志 此劫誰在外 笑看眾神癡」(《正大穹》)通過學法,我悟到:為甚麼要去躲?同修們都在抓緊時間,冒著危險,有的獻出了自己的寶貴生命,難道我就為了求安逸、保自己去躲嗎?這不正好中了邪惡的計嗎?我不能荒廢了師父用巨大付出給我們延續來的時間。師父還說,現在正法是最後的最後了。我要爭分奪秒,珍惜利用好這正法修煉的機緣和時間。

珍惜目前正法修煉的分分秒秒,抓緊做好三件事:每天五個小時學法,三個小時發正念,其餘的時間去講真相。一天發十二次正念,每次15分鐘,集中精力,每個字都念準念清楚,一心不亂地念,念到「滅」時,我看見了一個黑的傢伙,紅嘴巴大聲地叫著「唉呦─唉呦」跑掉了。

為了爭取時間,不管何時何地,我總是把這三件事放在第一位。比如:母親病危,在回江西的路程上,我也把真相材料帶去江西的眾生們看看;去菜場買菜,去銀行拿工資、過早、走在街上碰到同事、親戚朋友等等……不放過任何機會。身上隨時帶上真相資料,或者嘴講。老家來客、電話、信件這都是講真相的機會,任何時間和機會我都不放過。

我的確感到這時間真的不多了。佛法的偉大已經開始在人間體現。我每天早晨四點半鐘起來,晴天,我看到天空出現很多奇異的特殊的星體,三顆一體、五顆一體、九顆一體連成一個十字圖形,從東方升起,特別是那九顆一體的,像一個大法輪,特別的亮!五彩繽紛照射著大地,喚醒那沉睡的世人!慢慢地往西方轉去,天亮了。

師父那洪大的慈悲和寬容一再給時間讓眾生同化的機會,一再給修煉弟子延長修煉的時間,寫到這裏,突然悟到:師父在《轉法輪》裏多處提到,修煉主要是修這顆心!直指人心!促使我們抓緊時間,把每一顆不好的人心都修掉。才能功成圓滿。

六、整體提高:

師父多次在講法中講過,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因此整體的提高、整體的昇華就顯得極其重要。以前我總是一個出去做真相資料,認為每一個人的心性不同、悟性也不同,這樣就很容易被魔鑽空子,給自己帶來麻煩。其實這裏面就摻雜著人心和私心、怕心,每一顆心都是執著,師父說:要修得執著無一漏。

通過學法,從中悟到:做任何事都要有一顆純淨的心態,無私無我,個人做得再多也是一小點,是有限的。特別是在正法時期,帶動大家才能體現出大法的威力和整體的優勢。從此以後,我和八個同修,經常在一起分工協作。比如:做真相傳單,有的做一傳手、二傳手、三傳手、四傳手,一直傳遞到幾個省、市、地區,那裏的眾生同樣需要知道大法真相呀!

我們經常到小區去撒真相材料(頭一天我把地方看好),做的都是比較大的小區。清晨不等天亮,我們就撒完了。有一次,那個小區大概有一萬多戶住家的,我們分工協作,一直撒到天亮七點鐘時,發現有人在跟蹤我們,趕快互相通氣,發正念!等我們安全轉移出來時,邪惡的警車來了,拉著那恐怖的警報聲,震驚了整個小區的居民,多猖狂呀!可是這一小區的大法真相已經遍地開花,這裏的眾生們知道真相了。

從今以後,我們形成了一個小整體,不管是風吹雨打,寒冬臘月,我們都行動在車站碼頭、大專院校、大街小巷,到處留下了我們的腳印和身影。大法在呼喚著!在整體昇華中不斷地前進!我們這個小整體一直要把真相材料撒到法正人間時。「帶著如意真理來 灑灑脫脫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間道 滿載眾生法船開」(《如來》)

(待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