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總是在看護著我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30日】常想起得法前的失落與無助,那一段我總覺得我有一件大事沒做,一直在心中尋找甚麼,卻又不知道到底是甚麼。第一次讀完《轉法輪》(從高我一屆的一位研究生朋友那裏借來)時我是怎樣的欣喜呀!我在最快時間內告訴了幾乎所有親朋好友他的美好神奇。後來由於沒有書,沒能及時讀第二遍第三遍,不久又陷入名利情的苦海中。

98年另一位低我一屆的研究生女同學對我說:你怎麼不學《轉法輪》啊?「真善忍」,我當時脫口而出,但也只記得這幾個字了。我終於清醒過來,讀所有的大法書;焚燒假氣功書;冒雨到所在市的免費煉功點看師尊的講法錄像,連續九天,一次不誤;到大學花園煉功點和各行各業的修煉者一起煉功;向我認識不認識的許多人洪法,買10幾本《轉法輪》連同自己抄寫的一本《轉法輪》送給親朋好友及有緣人;我們幾個研究生連同大學教師到所在市的上了年紀的同修家裏一同學法讀書交流,每次那祥和的場使我們遲遲不願離去。各行各業男女老幼平等祥和的坐在一起,沒有雜念,祥和、美好,只有大法才有這樣的威德,只有大法才是唯一能達到這一點的淨土啊。

自修煉開始師父就常常點化我,讓我一次次的提高心性,一次次的注意安全。師父照片上的神情常隨著我做的好與不好時而高興時而嚴肅。在師父的點化下,我與所有不正的一切一刀兩斷。不再爭名逐利、沉溺於情慾之中,開始為別人著想,心性越來越高,完全變了個人。是大法改變了我。

現在回憶起98年的那一天,還倍覺幸福。那一天我突然被定住,然後我看到了師父。師父金光閃閃端坐在我的面前,偉大莊嚴的主佛慈悲無限的望著我,沒有啟口,我卻清晰地聽見師父的諄諄教誨。

幾年來師父每天都在給我灌頂,一股股熱流從頭而入,每次都能清晰的感受。在發正念時,在坐在電腦前準備發送真相資料時,在讀大法書籍悟性提高時,在站在法的基點上考慮問題時,都常常感受到師父一次次的灌頂。

幾年前第一次打坐時,手剛到耳邊就聽到「呼呼」的法輪旋轉聲。自修煉以來,我以前的幾種病都好了,修煉以前常想身上沒病的感覺會多美妙呀,這幾年來我就是在這種沒病感覺中過來的。感冒都沒得過。

97年時,是師父的點化使我避開了一次傷亡慘重的嚴重列車事故。坐提前一班同車次列車的人死傷慘重,大陸媒體很長時間不敢報導出來。

從我這裏讀到《轉法輪》的一位服裝廠廠長一次開車時撞在黃河大橋邊的一棵大樹上,車子嚴重損壞,他的腿從凹進了半米的車前部抽出來,竟沒甚麼大礙,不久恢復如初。

98年我在得到師父的夢中點化後坐火車1000多里找到了一位同學的患了子宮癌的母親,她一見到《轉法輪》就馬上讀了起來,我又教會了她和她兒子動作。她現在還好好的活著。我曾於89年時到過這位同學家,那時受到過這位同學母親的關懷,記得我當年臨離開她的村子時她送了我很遠,曾關切地問我冷不冷。我在9年後她患病後的一個晚上做了個夢,夢見她朝我走來,一副求助我的樣子,於是我就出發了。這些都是大法帶來的福啊。

我有位同修也給我講過她的一位農民親戚得了癌症經過修大法而痊癒的事。99年7.20後,她的這位親戚依然邊放牛邊煉功,坦坦蕩蕩,毫不畏懼。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竟辦洗腦班想逼迫被大法救了命的人辱罵救命恩人,多惡毒啊,它們除了惡報甚麼也得不到。

從2000年開始我無數次看到漫天飛舞的銀色的亮點,也就是法輪,我真想能有個相機把他照下來,放大,讓那些不信的常人看一看。隨著法正人間的臨近,那些經過大法弟子講真相明白過來善待大法、對大法有正念的人會於不久後看到的。

99年7.20以後,我採取多種方式講真相,不管是通過網絡、通過寄信還是當面講真相,由於正念很強(這時完全在師尊的保護下),我從未遇到任何危險。記得我2000年在街上投信講真相時,邊走邊在心裏說:若有邪惡膽敢靠前立刻清除。當然現在有了發正念口訣,邪惡靠不靠前都得被清除。

最後我想用我看到的情景寫成的一首小詩結束本文:

到處是眩目的燦爛
金色的花兒開滿眼前
那漫天飛舞的法輪
似乎在說
法正人間在即
法正人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