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我一切──我的修煉與正法歷程(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1日】(接前文)

六、大法圓滿著我的一切(兌現承諾)

1、守信

2002年初,突然公司通知我上班(在此之前我因修煉大法而失去了工作的權利),而且態度非常誠懇,並表示決不干涉我的信仰,以前的事就讓它過去吧,我想這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且符合常人的狀態,這也是圓融法的一部份。就答應了。

這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在一個大房子裏,好像是我的家,母親在忙著幫我收拾房間,我就到外邊的陽台上收衣服,看見陽台上堆放了很多香蕉,就想應該把它們拿到屋裏去,不然會壞的。當我進屋一看,房間已經收拾得乾乾淨淨,房間的前方有二個大灶台,灶台上放了直徑一米多的二個大鍋,一個鍋裏堆滿了蘋果,另一個鍋裏堆滿了橙子,而且個頭均勻,擺放也非常整齊,一個搭一個就像金字塔一樣。我就問母親:「媽,你怎麼把水果放到鍋裏呀。」母親說:「不放在鍋裏放到哪兒?」這時我就醒了。

醒來後我悟到,蘋果也許是指修煉得到的成果,橙子隱喻「成子」,放在鍋裏,意思是熟了。陽台的香蕉,就是我周圍「相交」相識的親朋好友、同事等。在陽台上表示離我很近。整體意思大概是:師父在幫我把我修煉的成果,救度的生命(成子)擺放在各自不同的位置,換句話說就是師父在幫我做著一切,圓滿著我的一切,但周圍相交的同事及親朋好友也要把他們請進來,讓他們明白真相,得到救度。

同時我也悟到:我們大法弟子歷盡艱辛與師父結緣,而我們周圍的人也是歷盡艱辛與我們結緣,目的是得以救度。所以我們應該也必須信守諾言,告訴他們真相,圓滿一切。

悟到這一點,上班後我就開始找我要好的同事、朋友講真相,效果都非常好,而且很多人表示對法的支持。接下來我就開始找與我認識,但關係很淡,甚至過去對我有看法的人。這就比較難。但「難」不是說別人不好,是我自己心裏有執著,怕傷自尊心等等心理障礙,才覺得難。其實別人傷你只能傷你的執著心,根本傷不到你本人,你覺得痛苦,其實是虛榮心、自尊心痛苦,你把這些心去掉,你就一點都不難受了。因為它們不是你。悟明了這一點,也就不難了。就是放下一切心,就是為了別人,沒有自己所要求的東西,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還記得我與我大學同班同學講真相的情景。在學校裏,因為我爭強好勝,以自我中心意識強,所以這位同學一直對我有看法。可大學分配又分在一個公司,雖然沒有矛盾,可關係很淡。

當我走進她的辦公室招呼她時,她卻冷冷地說:「有事嗎?」我就非常友善地說:「老同學,想跟你聊聊。」我就坐下來,從她熟悉的事情談起。從我過去的心胸狹窄談到大法的寬容大度;從我過去的爭強好勝,談到大法的放淡名利;從我過去的自私自利談到大法的無私無我。她聽著聽著眼睛從電腦屏幕移向我的雙眼。目光從冷漠到同情;從疑惑到信任;從迷茫到理解。最後她高興地拉著我的手說:「新心,你真的變化很大,我們都看到了,而且你是變好不是變壞,那就說明法輪功好,不管別人怎麼說,我是親眼所見。」從那以後,她和我的關係徹底改變了,我還經常給她看大法真相,她都非常樂意。

還有一個同事,她是其它單位調來的,和我一個辦公室。可她一來就對我看不順眼。經常說些「風涼話」。我也覺得很奇怪,後來得法後,才悟到也許是前世的因緣,就一直保持一種平常的心態,不恨也不「熱」。

但要向她講真相,就感到無從做起,但我在法中悟到,不管是善緣還是惡緣都是來結緣的。都應該告訴她們真相,兌現承諾。

我就開始從方方面面關心她,幫助她,包容她,理解她,慢慢她對我有了好感,願意和我聊天了,我就把大法教我怎樣做人,善待一切等講給她聽,還把我修大法的經歷告訴她,她很受感動。她對我說:「過去我們都認為你很清高,不愛理人,現在正好掉了個個兒,說明這個法把你的本性都改變了,人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看來這個法不是一般的法。……你到北京上訪,我們大家其實都很佩服,你各方面條件都很優越,可你敢放棄這一切,要這個法,說明這個法就是最好的。」

從那以後,她對我來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看到我老遠就開始招呼。出去郊遊也讓我坐在她的旁邊,還給了我許多幫助。

所以從中我也看到了這個大法的威力,善的力量能化解一切。就這樣,一個一個地講,只要我認識的或者知道的人,我都採取不同方式接近,然後告訴他們真相。這樣一來,從我這兒知道真相也就是面對面交談的在我們公司就有200多人。後來我又把講真相延伸到了社會。例如賣菜的,賣蛋的,賣麵的,賣盒飯的,賣服裝的,修水管的,修自行車的,開飯館的,開雜貨鋪的,縫衣服的,甚至收廢品的等,凡是我能接觸的都儘量找機會告訴他們真相。收到的效果也是可喜的。在這麼多人中,只有5個人不能接受或者說根本就不聽的。但比例已經是非常小了。而且在這期間也沒出現任何問題。

另外我還到附近的派出所、街道辦事處講真相。一次到派出所與我們這裏的片警講真相,他聽後說:「別說你們對政府失望了,我們都失望了。現在哪有正義在,只有欺世惡霸,吹牛撒謊。我看也只有你們法輪功敢講真話了。」聽後也確實感到人心在善化。還有一次到街道辦事處找所謂的「幫教」講真相。他剛開始還大聲說:「我們是政府職員,我們就聽政府的,政府把法輪功定為X教,我們就要反X教。」我說:「政府不一定代表正義,衡量人類社會的好壞,是以法律為標準的。政府不也說,以法治國,以法律為準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嗎?可它又是怎樣做的呢?就拿我的上訪一事來說,我是按照憲法給公民信訪的權利去做的,我沒有違法,可他們卻把我抓起來,到底是誰違法呢,憲法還規定,公民有言論自由、信仰自由、人身自由等等。而政府把這一切權利都剝奪了,他們是不是在踐踏法律呢?到底是誰邪?再說法輪功教人修真善忍,這裏哪個字是邪的?」後來還說了很多,他默默地點著頭。最後我說:「我真心為你好,我要為了我自己,我可以甚麼都不說。」他也說:「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我也真心希望你們家庭幸福,生活工作愉快。」臨走時,他還一直把我送到大門口,還不住的叮囑「要多保重。」

2、父親的轉變

雖然我告訴了很多人真相,可我的父親一直都不能接受大法,這也是我一個隱隱作痛的心病。儘管我和我兒子(也是修煉人)作了多方面努力,可收效甚微,真想放棄不管了。通過反覆學法,向自己內心找,漸漸地明白了或者說看清了事情的因由。

我和父親從小就對立,由於我性格倔強,不會見風使舵,打死不低頭。所以挨了我父親不少打,心裏對他始終有一種「怨氣」。雖然得法後,我對他的態度有所好轉,也知道要寬容,善解人意。可是烙在我心上的傷痛總也不能復原。特別是當他反對大法時,我就更是積怨多年的火熊熊燃燒。使他非但不能了解真相,反而加深了彼此間的隔閡。使得本來就冷淡的關係,更是雪上加霜。

當我發現問題的根本原因是我的那個執著心「怨氣」時,才恍然大悟,原來問題在我這兒,而且,我也從法中悟到了是那個情阻礙著我,「怨氣「也是人情。就像你的房間裏堆滿了沙子(就是那個情),門都堵上了,別人怎麼進得來,你必須把它清理乾淨,人家才能進來。從另一方面講「情」是自私的,它沒有空間,只有自己。而慈悲是無私的,它的空間廣大,才能容納眾生。以前學法中我曾悟到過:似乎所有的我的世界的眾生都是我的孩子,只有疼愛,沒有責怪。這一次我突然悟到,他們不僅是我的孩子,而且就是我身體的一部份,就是我自己,救他們就相當於救自己一樣。就像自己的手、腳一樣,你能去恨你的手嗎?而缺少他們,你不就是殘缺不全的嗎?悟到此,那心中的「怨氣」被融化,從而轉化成了無限的慈悲。

說來也巧,當天下午父親打電話說第二天要來看「都都」(我兒子),平時他從不主動打電話。我深深地感到師父的用心良苦。當天晚上,我又夢到,我母親指著我後院一池子魚對我說:「你養的那一池子魚你能不管嗎?」是啊!「餘下」的被謊言毒害的生命,我能不管嗎!

第二天父親來了,我首先向他恭恭敬敬地彙報了我的工作情況,他聽了很滿意。然後我又非常客觀地講了別人對我修煉以後的看法,態度的轉變以及別人對大法的支持和理解,他一直靜靜地聽著,就連媽媽插話,他都示意聽我講。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我還跟他說「爸,如果你覺得我做的好的地方,那就是我按照大法做的結果,做得不好的地方一定是背離了這個法,我要修去的東西,我以前對您關心不夠也是因為我沒有圓融好這個法。大法教我與人為善,一切為了別人,今後我會加倍努力彌補的。」爸爸聽了以後不住地點頭,並情深意切地說:「新心,我們都不反對法輪功(以前他不是這樣說的),可我和你媽媽都老了,我們也不求甚麼,只求得兒女能夠平平安安地過日子,我們也就放心了。」

從父母的話中,我也深感他們對我的關心。從他們關心我這一世的平安,我想到了師父對我們大法弟子的慈愛。從修煉中我們知道了人的真正的生命的來源。我真正的生命是師父給予的,師父關心的是我真正的生命。所以師父千辛萬苦忍辱負重默默地為我們承擔著千百年來的深重罪業,目的是使我們有朝一日返回我們生命的真正家園。

父親的轉變對我鼓舞很大,後來我又與父親多次交流,使他徹底改變了他的觀念。一次他親切地對我說「新心,我和你媽都覺得你修大法修得挺不錯的,你就修吧,讓「都都」也跟著你修,政府也真是莫明其妙,專整好人。」後來父親居然成了我的知音。

3、整體提高

一次學法突然心裏一亮,被點了一下;大法弟子的分布是有原因的,我便仔細想了一下,果然我們公司幾乎每一個主要部門都有大法弟子,分布均勻,那麼他們周圍的人不也是來和他們結緣的嗎?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大家應該互相鼓勵,共同提高。

悟到此,我便開始去找他們。有的還在修,有的已經不修了。一個一個地談。使有的不修的功友重新拿起了書,並感慨地說:「這真是我的福氣,我原以為師父不管我了,可現在師父還在管我。」還有的不修的功友淚眼汪汪,說對不起師父。還有的雖然在修可不願出來講真相的功友,也激動地說:「要抓緊時間講了,我們出來的已經太晚了。」還有的從未出來過的功友聽後第二天就出去講真相了,而且效果很好。同時我們還互相切磋正念除惡的重要性。堅持不斷地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使我們的環境也越來越好。所以證明大法的威力是無窮的。

也有做得不好的時候,就是帶著執著心跟別人講。記得有一個功友由於講真相被人告發,被抓進了勞教所。她修得很好,非常堅定,在邪惡的黑窩也沒有動搖。也吃了不少苦,我也很佩服她。可她回來後有一段時間總不能靜心學法,被家庭一些瑣事所纏。我心裏就很著急,想讓她學法,因為我深深體悟到學法的重要。但每次跟她說,她好像只是表面上知道了,並沒有入心,我就給她打了一個比喻。我說:有二個人一起往前走,前面有個陷阱,一個人看清了沒掉下去,可另一個沒看清掉下去了,沒掉下去的人繼續往前走,掉下去的人就在陷阱裏掙扎,最後終於爬上來了。可是與她同行的人已經走了很遠了。他就必須加倍努力才能追上那個人。我的意思是想讓她引起重視,雖然她沒有向邪惡妥協,但畢竟學法的時間耽擱了,要加倍努力學法,她當時聽後沒有表態,可過後她說:「我覺得你有執著心,你總覺得你比別人修得好,我看了師父的講法,我覺得你說的跟師父說的正好相反。」聽後心就像被針刺了一下。因為無論誰說甚麼,心都不會「疼」,可她這麼說我,我就想不通了。當時我顯得很尷尬,不知該說甚麼,就甚麼也沒說。

事後通過在法上悟,向自己內心找,我才悟明了。我跟她講的時候是帶著一顆心,就是埋怨、責怪,其實就是「情」,而講話的基點不是在法上,而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覺得她沒有重視自己說的話。因為出發點與基點都是錯的,那麼你說的話表面看起來再有理,別人也會聽成反的。就像師父說的:「帶有自己目的的人對別人講話想改變別人,或者是想要說服別人,你講出的話再有理,別人也很難完全接受,也打動不了人的心。」(《在瑞士法會上講法》)後來我們又有多次的交流,互相諒解,互相鼓勵,親如姐妹,並且她在以後的學法、講真相、正念除惡中也起到了相當積極的作用。

通過此事也使我悟到:寬容大度,包容善解是大覺者應具備的最基本素質。因為你能理解他,包容他,你的境界和心的容量就大。反之,心沒有那麼大的容量就不能包容他,不能理解他。說來說去,其實都是「執著」惹的禍。所以只有去掉一切執著,放下自我,在法中才能看到美好。

今天是我得法6週年的日子,在此我想向最最敬愛的師尊作一個彙報;也想對時時刻刻看護我、指引我、教導我的師父表達弟子的無限感激之心;並想通過我的親身經歷證實大法的莊嚴偉大,堅不可摧與神聖不可侵犯。再有,從我的修煉正法的體驗中,若能對同修與未來的生命有所幫助,也是我最大的一個心願。要說做得好的地方,那是「法」做的,要說做的不好的地方,那就是「我」做的。所以大法才是真正值得傳揚、讚美與歌頌的。沒有大法,就沒有我,大法給了我一切!我也要把我的一切奉獻給賜予我生命的師父;造就我生命的大法!

(本文所悟到的法理是在本人有限的層次中看到的,若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批評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