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我一切──我的修煉與正法歷程(三)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0日】(接前文)

四、大法賜予我救度眾生的法船(講真相

回家後,發現當時的環境非常惡劣,很多大法弟子由於證實法被抓,有的被抓去了拘留所,有的去了勞教所,有的去了洗腦班。我也與功友們失去了聯繫。但在同年9月在網上看到功友寫的一篇文章。意思是要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功真相,如果一個弟子跟一個人說那是一億人知道法輪功真相,要跟10個人說那就是10億人,對呀!我們也應該這樣做。當時也陸陸續續回來一些功友,我們也都聯繫上了,就決定開始張貼和派發真相資料。

記得第一次貼真相資料那天晚上。我在家煮了一鍋漿糊,倒在裝八寶粥的瓶子裏,買了把刷子,騎著自行車走家串戶,貼第一張的時候,心跳得都要窒息了,怎麼這麼強的怕心(上北京的時候都沒有暴露出來),自己都無法控制,貼了一張馬上就跑,突然看見後面來了一輛警車,我就使勁騎,警車一會兒就追上來了,還在我旁邊停了下來,我還是不顧一切地往前騎,突然聽到後面說「辛苦了,慢慢走。」咳!原來是送人的,一場虛驚。我定了定神又繼續貼,貼第二張的時候由於極度慌張,手忙腳亂,竟然把漿糊瓶打翻了,弄得包裏包外都是粘糊糊的,非常狼狽。就這樣貼了十幾張就打道回府了。回來後心想這個事怎麼自己覺得這麼難。肯定是沒有在法上去認識,完全把自己當成常人了。通過一段時間學法和後來做真相的實踐。使我悟到一個理,就是「怕心」的問題。其實「怕心」是附在你身上的一種低等的生命,根本就不是你,是後天產生並在你身上壯大成長起來的。你越執著就越怕,它就越強壯,強壯到一定規模的時候,它就完全制約你了,遇到問題它馬上表現出來,取代你的主元神,讓你害怕,讓你逃跑,其實都是為了保護自己。說穿了怕心的根源就是私心,有了私心你才怕。其實它就是低等生命的本能,動物都有這種本能。因為他們的本性就是為私的,正因為有了為私為我的心才降為低等生命。從另外一方面講,神佛他能怕嗎?他的身體和他的宇宙一樣大,他怕誰呀,他往哪兒跑啊,他根本就是金剛不動的,只有他身體覆蓋範圍內的生命跑,可再跑也跑不出「如來佛」的手心。也就是說你的身體和宇宙一樣大,他怎麼能抓得到你呢?只有你抓他,再說大覺者都是無私無我的,一切都是為了眾生,他沒有他自己,他怕甚麼呢。所以要想修成高層生命,就必須去掉「怕心,私心」。大法就會幫你識別它,去掉它。但是得一層一層地去,因為它根深蒂固,每一層粒子中都有。所以就要經過長期艱苦的修煉、磨練,在實踐中去掉它。況且我們做的是最偉大的事,是救度眾生,完全是為了別人,是無私的,那還怕甚麼呢?

悟明了這一點,膽子開始大起來,也理直氣壯了,做起事來也越來越順了。但這是漸漸達到這一步的。就這樣一步一個腳印地做,使我們的真相資料逐步進入各個醫院、廠礦、科研單位、大專院校、各大商場及居民住宅。特別是「自焚」事件以後,我們更加大力度派發真相資料,使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揭穿謊言,救度眾生。

粗略地統計一下,我所發出的真相資料也有上萬份,信件上千封,VCD上百盤。然而在這期間卻沒有出現任何問題,這也進一步驗證了大法的威力。驗證了大法弟子只要以法為師,心在法上,就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你。當然在這期間也經受了一些魔難,也有過心靈的碰撞,但大法都幫助我堅定地走了過來。

記得在2001年除夕前一個晚上,幾乎每個單位、社團、公司等都在大擺宴席,大吃大喝,各大飯店,酒店也是人滿為患。我仍一如既往地派發著真相資料。當路過這些酒店、飯店時,透過酒店的玻璃窗看到那熱氣騰騰的佳餚;座無虛席的店堂;花天酒地的人群。心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酸楚。相比之下,大法弟子卻踩著冰冷的單車,頂著刺骨的寒風,冒著被抓的危險用自己微薄的積蓄,辛勤的汗水,甚至生命凝聚成的大法真相去救度這些用公款揮霍無度,貪婪無知的傢伙,那複雜不平的心情難以言表。但是正因為他們無知,他們迷失,他們仍在隨波逐流,才需要我們告訴他們真理,指明方向,讓他們回歸本應屬於他們自己的世界,師父說:「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得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真修》)然而我們看重的也並不是人本身,我們看重的是他們真正的生命。我們救度的也是他們真正的生命。

通過學法與講真相的實踐,我悟到,我們大法弟子的生命,就是大法賜予我們救度眾生的法船。她是師父給予,大法造就的,我們的慈悲心越大,法船越大,我們付出的越多,載的眾生越多。我們派發的一份份資料就是給眾生的一張張生命回歸的船票。大覺者沒有自己,只為眾生,不求回報,只有付出,我就是一艘大船,一個世界,一個宇宙,一個天體。然而眾生也許永遠不知我,但我卻永遠為眾生而存在。

五、旅行途中講真相

自從看到師父的經文:「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講清真相中體現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與救度世人。」(《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之後,我就開始在途中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如在車上就與我旁邊的人講,坐三輪車,就與車夫講,坐出租車就與司機講,坐小巴就與車裏的乘客講。到廟裏就與有緣的和尚、居士講,講之後,就給他們看真相資料或者光盤。反正只要能搭上話,我就不放過一切機會。

記得一次我與一個三輪車車夫講真相時,他回過頭來說他以前也是修大法的,但現在不敢修了,只是練功健身。我就對他說:「我們大法弟子修煉不就是修真善忍嗎?修成無私無我嗎?並不是為了自己,如果你僅僅為了自己的身體健康,那就是為私的,剛好與這個大法背道而馳,那你練功有甚麼用呢?你也不會得到身體的健康,師父為我們每個弟子承擔了無數的罪業,為甚麼?不就是要救度我們嗎?那麼救度我們的目的是甚麼呢?不就是讓我們再去救度世人嗎?那麼師父為你承擔了那麼多,你卻為了自己而不去救度眾生、告訴他們真相,那不是白為你承擔了嗎?你對得起師父嗎?」並且我還給他講了開了天目的弟子看到師父為我們承擔罪業的情景。說得他淚水漣漣,表示回去後一定出來講真相。

還有一次與一位摩托車車主講真相。講完後,他對我說,他母親也是煉法輪功的,還到北京去過一次。由於聽信了電視的宣傳,他對大法非常反感,不理解。他說:今天聽你這麼一說,我才明白法輪功這麼好,將來有機會,我也看看書,學一學。臨走時還緊緊握著我的手,有點激動地說:「我們很有緣分,下次希望你再來,謝謝你。」

還有一次,在很多人聚集的地方我大聲地說「你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吧,我告訴你們,他是宇宙中最正的法,他是教人修真善忍的。那麼為甚麼電視裏反對他呢?是因為社會道德不行了,你們看看現在假的、惡的、兇的很多,剛好和真善忍三個字是反的,是對立的。所以它就起來反對。因為它不好,它就不在乎甚麼造不造謠,誣不誣陷的,只要把你打下去甚麼壞事都幹得出來。」這時人群中一個小伙子說:「前兩天這裏還抓走兩個煉法輪功的,你敢這樣說,你不怕他們抓你嗎?」我說:「要怕我就不出來了,但我不說,你們怎麼知道真相呢,很有可能就會被他們的謠言毀掉,那是非常危險的,一個人生命是最重要的,而人的生命的本質是由真善忍特性構成的,你連他都反對,不等於是在拒絕你的生命嗎?沒有生命甚麼也沒有。所以你們保持正念,相信宇宙的法理,生命就會有希望。」一位老年婦女對我說:「大妹子,你的心眼兒真好」。另外有些人開始默念真善忍。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