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大法的美好獻給渴望真相的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6日】窗外的夜色很深了,我靜靜的看著剛剛更新的大法資料網站,上邊有我剛剛做好的一張圖片,一名西人小弟子合十在右邊,中間有兩行字:向我們偉大慈悲的師父問候一聲,師父新年好!

師父新年好!當我從內心深處發出這聲問候的時候,我眼中浸滿了淚水。我從97年9月得法以來,一直在師父悉心的呵護下,沒有經歷甚麼大的磨難,一切比較起那些被邪惡瘋狂迫害的同修,我走過的路是那樣的平坦、順利。

小時候,我還只有十個月大時,感染了小兒麻痺病毒,在死亡的邊緣我活了下來,也留下了腿部的殘疾。從小身體非常的弱,經常病倒在床,高考前還在床上倒了幾十天。1996年我考取了家鄉的一所大學,開始了我的大學生活。剛剛從一種壓力中解放出來,不知不覺我沾染了一些很不好的習慣,喝酒、虛榮、大手大腳花錢……弄得身體仍舊很虛弱。

1997年9月,我當時的女朋友暑假回來給我帶回來一本書《轉法輪》,希望我能好好的讀書。開始我很自負的帶著看看的心態來看這本天書,甚至於還沒等看就把我那一套理論物理世界觀跟她辯解。但我一點一點的看完這本書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我找到了我一直以來想要知道的一切。

剛剛開始的時候,我真的是一點也不精進,經常明知故犯的做錯事,那時候我總能在冥冥中感覺有一人很嚴肅的看著我,當時覺得很慚愧,現在想想,那是師父,在看著我,在督促我。

1997年冬天我所在城市的同修們辦了一個大連講法錄像播放的9天班,我和女友參加了。那幾天,每一天坐在禮堂裏,看著師父講法錄像,都能感覺自己身上往外冒涼氣,當時就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消業,一直將九天班聽完,感覺自己變了,感覺自己真的走上了一條修煉的陽光大路。

1998年開始,我校幾個同修(有老師,有同學)開始一起學法練功。回想起那段時間,真是懷念,每天早上一起煉動功,晚上一起學法、煉靜功。當時的同修給了我非常大的精神鼓勵,使我堅定的修煉下來。這段時間裏我經歷了幾次比較嚴重的消業過程,我憑著對大法的信,對師父的信,在同修們的幫助下,很快度過了,一身的疾病都不見了,身體好了,面色也好了,精神也好了。

1999年4月,大法弟子萬人和平上訪。1999年7月25日,邪惡的迫害開始。當時我的女友正在北京,她參加了7月的和平上訪,竟然被遣返到學校,幾經周折才被允許回家(當時是暑假),並被要求不得再到北京,當時我們也寫下了含糊其辭的「保證書」,後來我在明慧發了嚴正聲明,聲明所謂的「保證書」作廢。

那個黑色的七月裏,造謠、攻擊接踵而來,我也曾經迷茫過,但我深深地相信,給我指引了新生的師父是絕對的正的。

那時候我從小就使用計算機的基礎發揮了作用,我找到了一個又一個突破網絡封鎖的方法,從明慧網、正見網得到了大法的消息,又能看到師父的新經文了,這讓我激動不已。這些資料也傳遞給我的同修們。是師父慈悲的給我指引了這條路。

2000年大學畢業我來到一家公司,有非常便利的上網條件,這又是師父悉心的安排啊。從那時起,我默默的利用師父給我的洪法條件,利用網絡條件洪法,也打出過一些真相材料。因為當時怕心沒有去,直到2001年夏天那批資料才發完。

2001年師父安排我來到北京,進入北京一家公司沒幾天,公司就換為高速線,我又一次感到這是一種安排,對我來說也是一種使命。一些突破封鎖的工具很奇蹟的就被我得到,我更加的明白:我要利用好網絡,做好洪法護法的事。2001年11月底我開始做大法資料站點,目的是讓國內的同修可以及時地得到大法的資料和消息,我選擇一些國外的免費空間,將資料傳上去,這樣國內的同修和國內的人民就可以不用懂得如何突破封鎖就可以看到這些資料了。

開始時我還很關注有多少人到過站點了,後來隨著常人心一點一點的除去,我的想法也變了,我不去關注到底有多少人來過,我只是希望有得不到大法消息的同修可以通過這個站點得到師父的新經文;有中國人民看了站點的資料而改變了他對大法的抵觸。

隨著邪惡封網的不斷升級,站點經常的被封,我不斷的想出對策……我一直保證24小時內恢復最重要資料可以下載。同時一個又一個非常好的網頁空間不斷出現在我的眼前,我再一次體悟到了自己的責任。

2001年12月的一個週末,我決定到天安門去正法,週六晚上在師父的指引下我找到了製作橫幅的好材料:圍巾。當天夜裏我聽著普度、濟世那悠揚的曲調,製作了一條真善忍橫幅。第二天早上我對一同住的同事說:我一會兒就回來。只帶了來回的路費來到了天安門廣場,去之前我對師父說:弟子要堂堂正正的去,堂堂正正的回來。在師父的呵護下,我順利地在天安門廣場打開橫幅,喊出我心裏那句:「法輪大法好!」周圍的群眾中有人我喊一句,叫一聲「好」的,還有跟我說:快走,他們要抓你的。之後我安全的離開了天安門廣場。回來的路上我感覺自己又有了本質的變化。

同時有機會就和我的同事、朋友講大法的真相,在日常生活中也要求自己符合真善忍,不能因為自己的言行給大法抹黑。到2002年8月我離開那家公司的時候,公司裏的同事們都一致的認可我是一個好人,很多人也對大法有了了解和正確的認識。

9月我添購了刻錄機、打印機。一邊繼續維護網站,利用網絡洪法;一邊製作真相VCD、資料光盤。並盡可能的向我能接觸到的人,包括向每天早上載我上班的出租車司機講真相,送給他們資料。

從我正法的經歷中,我總能感到一種緣分,一種眾生對法的渴望。在這法正人間就要來臨的時候,我還會繼續的盡我最大的努力,把握師父安排的每一個機會,講真相,救眾生。

這裏我也希望那些還沒有走出來的同修,請你們看看周圍眾生那渴望的眼睛,做好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做的事吧。也請了解了大法真相的人們,伸出你們正義的手,告訴你周圍的人善惡,把這份美好交到每一個生命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