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來修煉和正法的歷程(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0日】編者按:這位同修克服了重重困難,寫出了這篇感人至深的文章,這是對大法的證實,是對其他同修的鼓舞,是向世人講清真相,也是留給未來的一部莊嚴的歷史。請更多的同修寫出自己修煉和正法的歷程或片斷。

* * *

我修煉的九年,風風雨雨,坎坎坷坷,同修們要我寫出來,說這也是正法和揭露邪惡。可是要提筆寫時,腦子裏總是翻出一些不好的念頭。比如:自己文化低,怕寫不好;自己的那點事太平淡了,同修們都比我修得好,還用我來拋磚引玉嗎?所以一再拖了下來。直到今天同修們又要我寫。所以我下定決心,克服了文化水平低的重重困難,終於把他寫出來了。

一、佛緣:

我出生在一個很有錢的家庭裏,一個過路算命的說我八字不好。就這樣八個月的我被扔在馬路上,給一個很貧窮信佛的人撿去了。養父很早就去世了,養母帶著我要飯度日,還經常帶我去廟裏燒香拜佛、念佛經,有時我也跟著母親念經。

在我五歲時,一天突然狂風暴雨,家家戶戶的大門都關上了,我從門縫裏看見一個像火炬一樣的人,從天上降下來,在對面的牆上寫了些甚麼。過了20分鐘,雨停了,街上圍滿了人,看到牆上寫的是九個天、十八個井,還寫了其它的。

還有一次,八歲時,我在山上砍柴,在那轟轟的雷聲中,見天上出現兩條好大好長的龍,回來後告訴養母,她要我不作聲。這兩件事,在我的心中一直是個謎,這就是天上的神嗎?從那時起,在我幼小的心靈裏就埋下了修佛的決心。

由於家中貧苦,八歲就開始自主生活,十四歲參加工作,曾經當過勞模、標兵、為人民服務的活雷鋒等等,為老百姓做了很多好事,其實我不是為了這些名譽,只知道要行善積德,從那時我就入了佛門。

師父說:「其實現在想要找個真正的正法師父去教你,比登天還難,根本就沒有人管了。」(《轉法輪》)我九華山、普陀山、山南海北跑了一圈,拜了師、皈了依,花了很多錢修廟,想找一個真正的師父的確比登天還難,走了很多彎路。一九九三年從九華山回來,腳也摔斷了,再也不想去那廟裏了。很想找一個佛家功煉。當時沒想更多,只是帶著一顆信佛的心願,就這樣和法輪功結下了緣!

二、永遠的回憶:

「尋師幾多年,一朝親得見,得法往回修,圓滿隨師還。」(《洪吟》)

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一位功友告訴我,師父在濟南辦班,你還是信佛的,機會難得呀!聽他一說,我突然猛醒,千萬年的等待,就在今天!機緣不能錯過啊!火車票剛買好,就開始拉肚子,正好鋪位就在廁所邊,拉了一天一夜,明天聽課怎麼辦呢?我睡在鋪上,法輪不停地在我腹部轉動著。第二天到了濟南,肚子好了。等九堂課聽完,才悟到還沒見到師父,師父就開始給我消業。

六月二十二日,開始聽課的第一天,我被安排在一樓,坐地板上最前面的一排,和師父講台距離很近。當師父一出現在講台上時,我心情很激動,不停地給師父照相。師父糾正我的心態,說:你再別照了,再照可當心你的相機呀。等我再照時,快門怎麼也按不下去了,拿去沖洗,全是空白。

每天講課教功,師父都來回走動,給大家糾正動作,每當走到我身邊的時候,很大一陣能量向我湧來,全身通透,調整了我身上一切不正常狀態。當時我激動得淚水嘩嘩地流下,不知怎麼來感謝師父啊!

第五天師父和我們每個地區的學員照相,那天氣溫高達39度,師父滿身汗水,來回不停地走動,帶著慈祥的微笑來到了我們身邊,與武漢地區學員合影。師父說:對你們武漢學員特別優待,再拍一張。當時大家都激動萬分。師父對我們武漢學員寄託著無限的希望和關懷。

最後一堂課是解答問題。我提了兩個問題,其中一個是煉法輪功的能不能跳迪斯科舞。師父帶著微笑說:那你就跳吧!以後你就不願跳了。當時引起了全場大笑。回憶當初,自己悟性太差。

每天講完課出來,很多學員都圍著師父,師父總是那樣的慈祥,滿面笑容和學員一塊交談,打招呼,特別是最後一堂課結束時,師父再三地囑咐去大連聽課的學員千萬記住不要坐飛機,坐火車、坐船都行,一直站在大門口等候著學員,又詳細地交待司機,買了當天火車票回去的,馬上送火車站、汽車站。當學員都走完了,我望著師父的背影走遠了。每當我回憶這段難忘的日子,我的心怎麼也平靜不下來,眼淚又溢出來了。

三、同修們盼大法:

從濟南回來後,我時常見到師父:有一次似睡非睡,我往一座很高的山上走,到了頂峰,見有一座大廟,廟兩邊站著天兵天將,我往裏一看,師父坐在一個露天好大的空間場講法,周圍坐滿了身穿古裝長袍像是天上的仙人,好漂亮,都坐那聽師父講法,我也坐在地上聽。還有幾次是在家中,有時也在我工作的船上,我主意識都很清楚,我悟到:是師父鼓勵我要勇猛精進!

我是在長江上一條客班輪船上工作,從此以後我就擔負起傳送師父大法書《轉法輪》的重要工作。沿著長江把大法書傳送給江西、安徽、南京、上海這三省一市的同修們。

九五年初,《轉法輪》新出版,兩個學員才有一本,有的偏僻農村還沒有。有一次,一位江西農村學員聽說我們要來,他連夜步行幾十里,來到了九江碼頭等候著,當他拿到幾本《轉法輪》時,心情特別激動,把書緊緊抱在懷裏:我終於盼到了大法書呀!

九五年二月的一天,大雪紛飛,冰天雪地,船晚點了三個小時,南京的學員冒著大雪坐在江邊等了四個小時,那真是望眼欲穿的修煉人啊!突然看見一條船從遠方馳來,他們一個個高興地大聲呼喊著:船來了!同修們盼大法的心多麼急切呀!

從此情此景中,我看到了同修們盼大法的急切心情無法形容,感慨萬千,我暗下決心,一定要把我有限的生命投入到這無限的大法之中去。「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協吾轉法輪,法成天地行。」(《洪吟》)

每次船到終點港碼頭,我就儘快請出租車把書運到船碼頭。有一天風雨交加,全身都濕透了,我就把書一捆一捆地往船上扛。船員們看我這麼賣力,還以為我在做生意,就問我:你的生意做得真大,沿長江都有你的貨主來提貨,今年賺了幾十萬吧?我說:何止幾十萬!我得到的是無價之寶!用多少金錢都買不到的呀!他們都瞪著眼望我。當時我也不想和他們作更多的解釋,只是一笑了之。常人永遠都不能理解我們修煉人。船長要我買貨票,該辦的手續就辦吧,為了大法我甚麼都願意付出。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