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倍彌補 跟上正法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6日】我曾積極參與正法、講清真相的工作。比如在2000年12月進京正法由於不報姓名地址在北京郊區的看守所關了一個星期就放了。到北京以後單位馬上派了兩個科長去找我,我回來後單位馬上就把我給看住了。並找出冠冕堂皇的藉口說,現在快到元旦了工作任務忙決定讓你加班。我當時就不配合舊勢力的安排,說我沒有違法,單位也沒有權力軟禁我,你們這樣做違法,我答應明天(12月31日)可以上一個班,我說完就走,副院長一看只好叫科長打車把我送回家了。

第二天我帶著《轉法輪》去上班,上午科長到我那簡單的說了幾句話就走了,我在屋裏看書。中午吃飯看見副院長告訴我說,你今晚在這連班別回家了。我說我決不在這,修煉人說到做到。吃完飯我回屋不長時間,科長喝完酒回來了陪我嘮嗑,說院裏決定讓你在這加班,我馬上告訴他我不在這,並說現在咱們單位4點下班,到4點我就走。他一看留不住我,就五次三番的給院領導打電話。快到4點時院領導班子和保衛科的幾個人都來了,副院長看我拿著《轉法輪》說:「你還敢看這書?」我馬上回答他說:「我為甚麼不能看?」他說國家都取締了。我說:「當權者決定是錯誤的,我們一億人不是人民嗎?我上北京幹甚麼去了?不就要求政府將錯誤的決定更正過來嗎?」常委書記一看這局面就把話攔過來和我談。過了一會副院長說你那書讓我看看行嗎?我說行。法輪功沒有背人的,就怕你了解的少。他接過書和工會主席看,並小聲說是國家統一書號,正式出版社出版的。看了一會他把書還給了我。最後僵持到5點我也沒有妥協,黨委書記決定用車把我送回家。事後很長時間我才聽咱科書記說,黨委書記冒著風險將我放回家的,當時公司要求24小時監禁。我當時一個是不配合邪惡,再一個我是抓緊時間和其他同修在法上交流。之後有幾名同修走上了天安門廣場,其中有一名被綁架進馬三家子勞教所至今堅定信仰,另一名被劫持在當地教養院也至今堅定信仰。還有兩名年歲大的當天就堂堂正正走出來了。

由於我當時沒有怕心不配合邪惡,所以到現在我在單位的條件相當寬鬆,在班長面前可以看書,早晚能煉功,有的同志對我說:「有人說法輪功好使,還不如當時煉法輪功了。」

我還在隧洞等多處多次掛過大小條幅,還有兩次在三個煙囪上掛過條幅,也送過很多傳單等。

有一次送孩子上幼兒園,在去的路上我看到有一塊黃布上面有紅字在地上扔著。當時心想可能是大法條幅,等我送孩子回來撿起來一看果然是,而且上面還有複印的小標語,是說當地公安局將一個同修迫害致死,於是我就將它疊好放進背兜裏,繼續往市場走,當走到裏面有一個做買賣的身後還有一個同樣的條幅,由於我被兜裏已有一個了,再加上這一個是在人家身後,怕引起別人的注意我就沒有再撿,回家和母親一說,她到市場就給撿回來了。後來我將這兩個條幅貼到了兩個派出所的牆上。在我從洗腦班出來後不長時間我領孩子去送傳單,回來後孩子告訴我說爸咱們去送傳單時有個網兜著咱們。師父啊師父,您太慈悲了,無論弟子做錯了甚麼,只要知道悔過重新修煉您就不落下一個弟子。如果弟子再做不好真是太對不起慈悲的師父了。

前些日子聽同修王姐說她的四哥看到公園廣場邊的櫥窗展板上有誣陷大法的圖片和文字,王姐說這件事讓我們知道了就不能不管,要清理邪惡。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在另外空間甚麼都給你清理,你家裏的環境也要清理的。環境不清理,各種東西干擾你,你怎麼煉功?」由此我悟到我應該清理這個空間誹謗大法的邪惡因素。於是在白天我去看過兩次。回來後準備了10張圖片四份傳單(傳單是一面有字的,兩張正好為一份)和一份公開信,這一切準備好之後我準備去做,同修徐姐、王姐等都幫我發正念清除那裏的邪惡。我頭一次去是在下半夜的三點多,可到那一看廣場上有三台出租車,於是我發正念,可只走了一台車。又等了很長時間那兩台車也沒走,沒辦法我就回來了。回來後心想可能是下半夜司機沒活幹上那睡覺去了,下一次提前點,第二次是午夜1點半去的,到地方剛要往廣場去就見對面有一個人騎著自行車穿著一套工作服,車把上掛黑塑料袋裝滿了東西。於是我就兜了一圈回來後,廣場的電話廳又來了三個小伙子打電話,騎車人也和我兜圈子。他也發現了我,但感覺他不是便衣。第二天回想此事他可能也是同修去做相同的事,從第二次回來後我發正念時就向師父講,我一定要將此事做成,請師父加持、請護法神幫我清理。在9月17日的晚上1點多(實際是18日了)結果到那一看廣場的路燈下面有四個人在打撲克,於是我到樓洞裏去發正念。發完正念我圍著展板走了一圈並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展板的北側有一台出租車停在那裏,司機在睡覺。道北的馬路上停了許多出租車,我看這四個人還在玩,我就騎車子順馬路走了一大圈回來這四個人已經走了。當時我內心特別高興。這時展板路西的花欄邊還坐著一個人,正對著展板的方向,我毫不猶豫的就走了過去,就在我貼傳單的時候路上還有出租車在走,而且還有一個行人。當我做完這一切離開那時馬上想到特別感謝師父、感謝護法神!

但是,後來我被綁架到洗腦班。由於放不下的執著,結果重重地摔了一跤。出來後很快認識到自己錯了,所以決心重新走正以後的路,加倍彌補。但在當時接觸不著能上網的人,直到11月份才上網嚴正聲明。從洗腦班回家以後,母親告訴我她聽到我出去後就開始發正念一直到我回來,母親還講她做夢夢見我摔了兩個跟頭,把胳膊摔破了兩處。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們,因為99年7月22日,迫害剛開始時,沒有做到以法為師,交了大法書。這是我修煉路上摔的一個大跟頭。第二個跟頭就是前面提到的在洗腦班寫的那份可恥的保證書。如果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像我這樣就應該被淘汰了。是慈悲的師父不願落下一個弟子,我才有幸能夠在大法中改正錯誤,繼續修煉、正法。

我聽說,有些學員知道自己掉下去很多,感覺迎頭趕上去很困難,幻想著法正人間後師父還會讓自己修煉,所以就消極地、焦急地等待法正人間的到來,想等那時再重新開始修煉。我覺得那是不對的。──現在有機會修卻不修,反而要等以後,這是修煉的心不誠啊!再說你怎麼能保證到時候跟你自己想像的一樣還有機會呢?

能確定的是,只要正法一天沒結束,我們就有機會繼續往回修、重新趕上去。師父講的三件事一定更要抓緊做好,我知道,只要我們自己努力,每一天都在發生巨大的變化。多學法、堅持發好正念,多用真相救度世人,我們履行正法使命、返回家園的路只有越來越光明寬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