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個人經歷 證實大法神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6日】首先,我要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法輪大法好!

我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婦女,現年55歲。可誰見我也不信我是個老太太,越來越年輕。我1997年秋後得法。以前患過腦炎,頭疼,頭暈,胃炎,風濕性關節炎,胰腺炎,骨質增生,腎炎,尿道炎等多種疾病,從20歲-49歲醫藥不斷,造成生活困難,幾乎失去生活信心。秋收以後,渾身疼痛難忍,一次去醫生家買藥(不在家),回來後,在一棵樹下有一位老人正看《轉法輪》。我也不知是大法書。老人說,主佛下世度人來了,這個書是度人的。我當時就想借走,可人家還沒看完,只借我一本《在悉尼講法》。回家我一口氣讀完,心裏像點了一盞明燈,身體舒服極了,全身疼痛消失了。真是奇蹟。接著我又拜讀了《轉法輪》,明白了人生的真實意義。修煉才能返本歸真,真、善、忍就是佛法,只有同化真、善、忍,才能從人的圈子裏走出來,我從此對師尊堅信不移,找到了自己要走的大法大道。

開始煉功,胳膊、腿都有法輪在轉,幾個月以後,一次打坐中,親眼看見像是星星一樣的法輪入腹。夢裏師父手把手的教我動作,把不正確動作改正過來。我背會《精進要旨》,用輔導員的標準要求自己,背會「論語」、《洪吟》後對自己修煉有很高指導作用,沒到半年我全身的疾病一掃而光,至今5年多了,沒吃過一片藥。時時用煉功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嚴守心性,在磨難面前不低頭,真正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講忍。放下名利情,努力修去各種人的執著心。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7月20以後,邪惡江氏集團施暴。當時,各方面壓力很大,真正處處都是魔呀。我曾兩次去北京正法,都沒達到目的,半路被抓回。我的同修也有四名同時被抓,煉功點被破壞,去北京之前,同修說:去北京就是放下生死,不怕,抓就抓唄!結果兩次進京,兩次被抓,至今沒有回來,回來一個走向了邪悟,我很痛心,他們當時的說法「抓就抓唄」正好配合了邪惡舊勢力的安排,讓魔鑽了空子。而我當時並沒有被抓的想法,只有一念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兩輛警車7、8個人沒一個人帶我走,只送我回家就完事了。當時我想:只跟師父走,決不跟壞人走。可當天晚上我丈夫就毒打我,抓著頭髮手握大菜刀,說:「你幹啥去對立,」我說:「去北京正法。」他一聽火了。「我殺了你,看你還去不去北京。」我臉不變色,心不跳,心想:我有師父保護,你殺不了我,我還要正法,救度眾生。在師父的呵護下,化險為夷。從此以後,兒女孩子、丈夫都因受謊言矇蔽不願理我,在生活上又不給我幫助。我決心步行去北京(因沒錢),同修提醒說:你處同修都抓走了,都走,家鄉的大法工作誰做?講真相,發傳單,救度眾生,不也是放下生死嗎?我考慮也對。我並不孤獨,身後還有全世界大法弟子,一定跟上正法進程。聽師父的話,學法,發正念,講真相,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不辜負師父慈悲苦度。

有一次公安局來兩人,闖入我家,當時我在做衣服。硬逼我寫「保證書」。當時,我心裏發正念。我是正法弟子,絕不服從常人的擺布,胸有成竹的說:我修真、善、忍無罪,堅決不寫。公安說:不寫不行,按個黑手印吧。我一看,他們拿來一張白紙,上面印了一些黑手印,並拿出叛徒寫的保證書,叫我看,我心想:大法與師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正法,我絕不能給大法抹黑,絕不能給自己修煉的路上留下污點。我用雙眼正視惡人,認死不寫。他們說:你寫了,對你也好,對我們也好,不然上面來人就不好辦了(意在抓我)。我一點不怕,心想:人怎麼能抓到正法弟子呢?發正念,讓他們走,我還有很多正法之事要做,不許你們再來干擾我。不一會,他們碰了一鼻了灰沒取到甚麼就走啦。至今也沒見到上面來人找我的麻煩。我主動消除抓捕我的另外空間邪惡因素。

修煉的路上,我看到了旋轉的法輪,金光閃閃的飛行的法輪,星星一樣的法輪,還有和法輪一起飛舞的龍,太陽的真相,那真是一個清清涼涼的世界。還看到了無數的密密麻麻的男女老少,我一個也不認識,一個人也不回頭,急速的走在一條大道上,勇猛前進。

我近處的同修被抓以後,一時中斷聯繫,我就去很遠的煉功點,走幾十里路取經文和大法資料,傳單等。每次接到新經文,我都像久渴的禾苗見到雨露一樣。當天背會,不怕苦,不怕難,甚至踩著一尺深的雪也要達到目的,為了救度眾生,我個人苦點,累點算甚麼。到家裏,還要被丈夫毒打,但我絕不出賣自己的同修。有一次丈夫發現了我看傳單,硬逼著我說出來源,用掃把打太陽穴(頭暈了1天),用拳頭打心臟,用腳踢腰部,我正念很足,有偉大的師父,就有偉大的弟子,有師父在,有法在,甚麼也不怕,同時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邪惡舊勢力對我的迫害,順利的過了關,並進一步明確發正念的重要性。同時,我也不執著時間,除了學法,煉功,講真相,時時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邪惡爛鬼的破壞,不叫其鑽空子,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是不是真正在法上。

以前我的環境特別複雜,現在,通過我不斷的發正念除惡,環境真是寬鬆多啦,不斷向內找,自己哪點沒做好,學法,去執著,干擾沒了。現在,我能制約家中外來干擾,學法,煉功,一切正常,沒人管,一有點機會,就不放,講真相,發傳單,晚上發不了,就白天發。為了救度眾生,我總覺得時間不夠用,深知自己肩負的重任,同修沒做完的事我接著做。把學法放在第一位,師父說:「大家一定要放下心去學法,注意在忙的情況下學法要穩住思想」(《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然後是煉功,講真相,發正念。「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師父這幾句話,是正法弟子的指路明燈,明白法理,就無所不能,正念顯神威。

一次夜晚,我看到了12點了,想起來正法,發正念,可趴著的身體就是起不來,頭不能動,脖子出不來氣,怎麼辦,明知魔來干擾,當時家中只我一個人,可一點沒怕,師父說:」一正壓百邪「,立刻在心中默念正法口訣。沒過幾分鐘,魔怪消失,我猛坐了起來,立掌,除惡,清理另外空間的邪魔、爛鬼的破壞,收到良好的效果。

一次半夜12點,發完正念,出去發傳單,救度世人,看到天氣由霧轉晴,我當時起了人的歡喜心,回來就穿衣準備走,被魔又鑽了空子,左腿突然抽筋不會動,一時著急,忘了發正念,只想求師父救我,等了一會兒,還不會動,才想發正念,默念除惡口訣,身體立刻輕鬆無比,魔又被消滅,堂堂正正的走了出去,一路發正念。我是正法弟子,常人誰也不許干擾我,誰也發現不了我,我在做最神聖的事,救度眾生,帶著一顆大慈悲心,把大法真相送到每家、每戶,大法條幅貼在人多的地方,機關,學校,賣店,遇到河攔路,也不拐彎走大路,直接走過去,自己褲腿濕透,鞋扎壞了,又算得了甚麼,救人才是最重要的。助師正法,這是正法弟子的神聖使命。我們是宇宙的保衛者,肩負的責任重大,只有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才能做好,才配當大法弟子。在發傳單的路上,我還看到了空間中法輪滅魔的景象,金光閃閃的法輪,飛到魔處,像爆炸一樣閃光,然後,又同樣進行著,夜裏空間無比寧靜,發完一次,身體特別的輕鬆,像飄一樣,不一會兒旋回家中。

抓住一切有利時機向世人講真相,揭露江氏集團邪惡的迫害。從內心為眾生著想。

以前,我村的人輕信電視的邪惡造謠,誰看我也不願理我,害怕受到株連,也給我講真相帶來干擾麻煩。我除了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就努力幫群眾,用我的手藝(做衣服)為人民服務,從不要一分錢。鄉親們問我,你做活不要錢,挨累為了啥?我說只要你們明白:法輪大法好,修大法的弟子都是好人,是我慈悲偉大的師父讓我們做一個比雷鋒還要好的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真、善、忍是佛法,已深入人心,使人們明白了真相,環境也改變了。誰見我都樹起大拇指。我還主動找大隊主任講真相,揭露江氏集團假善、真惡暴的本來面目,毒害人民的罪惡事實。洪傳大法好,大法是千古不遇萬載難逢的正法,是返本歸真的唯一出路。只有同化真善忍,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

通過和村幹部面對面講真相收到了良好的效果。不但沒舉報我,還起到了保護我這個真修弟子的作用。有一次我發了資料,正好與他走碰頭,也沒管。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從一個病弱女子,成為一個身體健康,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正法中的一粒子,感到無比的榮幸。同時也感謝同修們的不斷幫助,使我能及時收看師父的新經文和明慧網資料,向內找差距,自己哪點做的不足,緊緊跟上師父正法進程。不脫離整體。還要幫助其他的同修,趕上來。去掉各種執著心。尤其去掉安逸心、歡喜心更為重要。還不能有一點怕心,修掉怕心,甚麼事都會做得更好。人的心一起,邪惡就來,時時發好正念,決不讓舊勢力鑽空子。

五年多來,歷盡了磨難。但我心甘情願。我是恩師的真修弟子,再也不覺得活著沒意思。我只覺得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走好自己的路。通過我修煉的經歷真正證實了大法的神威。

最後,以《師父的新年問候》共勉:

……
路漫漫已盡,
霧迷迷漸散;
正念顯神威,
回天不是盼。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