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易覺察的不悟中走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8日】很久以來,一直認為向邪惡寫保證、完全走向大法對立面才是邪悟。如今才恍然悟到:現階段一切思想中未達到正法標準的認識都是很不好的。只是輕重而已,如不及早醒悟是極其危險的,因為物質與精神是一性的。

我是1999年7.20以後進京上訪的第一批被關押的大法弟子,經過二年的身心的種種迫害和超期關押,於2001年8月我又是全國第一批無條件釋放的堅定的大法弟子之一。被迫流離失所後一直擔任大法工作,自覺對法理認識清晰,盲目地認為自己是跟上正法進程的較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可是,在摔摔打打的正法途中,我終於認識到:我也是處於危險之中的不悟之人。

修煉中我較重視學法,三件事也在做。可是,在察覺不到的抱著強烈的自我提高目的而學而做的過程,自覺心性提高較慢,同修們也說我雖學法較多變化卻小。而且修煉中也難於擺脫名利情的困擾,在大關大難中,靠學法的基礎與對法的堅定及師尊的承受與付出,雖然也能走過來,可是其中的苦楚可想而知。冥冥中深感自己似乎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道路,可是,如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走好走正師尊安排的正法之路呢?

我必須從根本上改變我的修煉狀態。我用了一上午的時間反思、查找自己當初為甚麼走入大法修煉中來?為甚麼進京上訪?為甚麼在嚴酷鎮壓中堅持至今?又為甚麼在如此殊勝的正法修煉中時常感到茫然、感到心苦心累?百思不解中偶然翻《明慧週刊》,看到關於形形色色論述邪悟的文章,我的目光恰好落在對於根本執著的論述上。我曾見過這篇文章,由於自信與自己無關而未看此文。反覆認真地看了此文後又重溫了師尊的《與時間對話》《走向圓滿》《導航》,我驀然驚覺:原來我一直處於個人修煉的不悟狀態,一直在走舊勢力安排的道路!

我深切地意識到,幾年來我一直在拿著大學課本上小學,沒有突破對自我的根本執著,抱著自我解脫個人圓滿的基點在做正法工作,內心潛藏著與大法做交易的骯髒心理,這與《有為》中忙於建廟拜神的宗教人士有何區別呢?我陷入自責、沮喪、前功盡棄的自我得失之中,直到想起師尊的慈悲:「我就是要度成他。」(《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想起師在《轉法輪》中講的:「一下子認識到更好,慢慢悟到了那也行」。可是這個慢慢悟到的過程中,師父又得為弟子付出多少的心血啊!漸漸振作起來之後,擺正基點,正念正行、容入正法。擺正了基點後學法干擾小了,名利情等多方面的困擾少了,而且講清真相的工作中也越來越自如越來越純熟。真正體味到坦然放下後的超然境界。

下面簡單談一下正法工作中不易覺察的幾種執迷不悟的思想狀態。

事業發展型:這一類型的特點是不重視學法、煉功、發正念,只是忙於做事,把正法工作當成了正法修煉。這一類人求名心較強,表面上在正法,實質上摻雜著通過正法工作表現和突出自我能力,等級觀念較重,無形中把自己當成了企業式領導,膨脹了對他人及對金錢的支配欲等。邪惡恰恰利用這一人心安排諸多工作。讓你忙於事務而無暇顧及學法,處於越是忙於工作越是無時間學法的惡性循環之中。

個人修煉型:正法工作中這一類人受到的各方面干擾往往很大。這種人注重學法、煉功、發正念積極參與正法,看似精進,但是抱著強烈的自我提高圓滿的有求之心而參與正法。這一類人往往心性關的困擾糾纏較多。因為舊勢力利用個人修煉中以自我提高為第一性而安排製造所謂的心性考驗,使其無暇救度眾生。

沉迷情中型:執著親情的、家庭干擾較重的,嚴重的直接影響真象資料的工作,給整體正法工作帶來麻煩。執著男女之情的則被變異的思想所左右,邪惡利用、擴大和加強這一執著而安排所謂的情關,製造假象、誤解和矛盾衝突。目的是使其精力內耗而影響正法影響救度世人。更有甚者以符合常人狀態修煉為藉口沉迷情中不能自拔。

圖安逸型:這一類型中,執著錢財的,舊勢力便使你的生意紅火,忙於生財之道而淡化修煉意識。安於常人生活的,舊勢力讓你忙於日常家務和常人繁瑣往來之中,疏於學法和發正念。似修非修似煉非煉,自己還認為這是符合常人狀態修煉,而舊勢力目的是使其逐漸放棄修煉。

還有執著於功能的,執著於「悟」高層法理的,也有抵觸明慧網的等等種種類型。不管是哪一類的,都是執著於自我,沒有從人中真正走出來,都是現階段必須根除的不正思想。

認識有限,望諸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