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人日誌:是證實大法還是證實自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6日】海外大法弟子由於揭露邪惡與講清真相的需要,時常舉辦各類型式的活動,很多大法弟子成為工作骨幹。但就像師父在精進要旨二「不政治」中提到「人類社會是修煉的好場所,是因為這裏的一切都會使人執著,因此而能走出來、去除一切對人類社會的執著,才偉大、才能圓滿。」大法工作的成果、同修的讚美卻反過來成為這些負責同修名利的考驗。最近同修心得陸續提到這個現象,我也經歷了這樣的考驗。寫出來希望同修引以為戒。

明年初我們地區將陸續有兩個大型活動。我心想自己一向表現的這麼好,大家有目共睹,主要負責人非我莫屬。哪裏知道就前後兩通不同同修的電話告訴我,這兩項工作主辦單位已找別人負責了。聽到之後,一時之間我像一天之內落榜兩次一樣……。精進要旨「修煉與負責」:「執著於當負責人本身修煉目的就是不純啦」這種不平衡的心促使我好好的確實的向內找,不是找給別人看或找給師父看,並且鼓起勇氣將它寫下。

我不是來修煉的嗎?修不是就是修心性嗎?我的反應跟常人中的爭名有甚麼區別?我還對人間的榮耀戀戀不忘嗎?有點將修煉當成事業看待了,也因此自然會想在裏頭出頭、有一席之地,這不是趁大法工作之便證實自我,藉以向別人展現我有多能幹、我是與眾不同而高人一等嗎?一個修煉人是這樣嗎?

心底認為只會作郵寄或者煉功洪法是比較不重要的人、在常人中比較沒本事的人做的事,是沒有光環的事。我是在瞧不起別的同修嗎?為甚麼某某、某某、或某某在我心中地位就比較高呢?在師父心中大家不都一樣嗎?在我的心性關還過的踉踉蹌蹌的時候,師父還讓我負責一項重要活動,這不是慈悲嗎?我依然記得在掌聲過後,我在後台流下的感動與慚愧的淚水。那天接到某某同修的電話,他學歷不算高,說話的聲音不好聽,不優雅,沒有我欣賞的氣質,可是人家一心為法,我做得到嗎?

我真是來修煉的嗎?在大法工作中接受太多溢美之詞,滋養了我的驕傲,漸漸的不知不覺中我是把大法當成了一個大型機構,在裏面求名求利了。但即便是再多再重要的大法工作,不也都因修煉與正法而來嗎?

我就只聽得進讚美話而已,一點相左的意見都讓我覺得不順心,這不正是我心量大小的體現嗎?我從沒放棄過我的利益,不願從根上實質上改變自己,那我在幹甚麼?我讀法煉功做事樣樣不落人後,就像一位好學生,心想師父看了應該會把我列為真修弟子之列吧?可是其實我的心根本沒到位。表面我也在讀著法,關鍵時刻還是以自己利益為最大考量。我沒有真正認識修煉的嚴肅性,沒有真正懂得他是超越常人的。

生生世世的轉生,常人中的烙印真的太深了。我從小就開始參加各類藝文比賽,甚至體育競賽,很少空手而回。因此在我心中只有前兩名才算是名次,拿到在這以下的名次,還會覺得有點丟臉。這種強烈的自我與自我膨脹,在我從事常人媒體工作時,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因為社會上各行業都想攏絡我們這一行的人。所幸自幼對生命的疑惑從未得到解答以及每次耀眼的燈光熄滅後,所有工作人員散場,繁華落盡,心中的那種空虛直讓我想在生命中抓住點甚麼。就這一點殘存的迷茫,保住了我修煉的緣分。

以我的情況而言,強大的自我也體現在不會主動參與大法工作,總是等別人來找我。隱藏的思想其實是別人主動來找我,才顯得自己很重要;而且若我主動扛起甚麼工作,萬一沒做好,豈不落人口實?唉!我竟然就是以這種心態在做著神聖的大法事、救度眾生的事!

今年七月在華盛頓DC有幸聆聽師父講法。當師父的視線移到我這個方向時,由於自己有個心性關過了一年多還在過,我根本不敢正眼看師父,無顏面對。我捫心自問,若我還有機會見師父,這次我就面對得了師父了嗎?我夠純淨了嗎?

在「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警言」)的過程中,在走向人成神的路上,請讓我用精進要旨「真修」中師父的話與同修們共勉:「你們從聖潔而又無比美好的世界掉下來,是因為你們在那層次中有了執著的心。當掉到相比之下最骯髒的世界裏,你們不快往回修,卻又抓住骯髒世界裏那些骯髒的東西不放,甚至損失一點還痛苦得不行。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得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

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