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投稿中認真修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15日】讀了9月4日《明慧週刊》發表的《是證實大法而不是顯耀個人才華》這篇文章後,對作者的一些看法深表贊同。作者在文章中說:「我們的稿件發出去後到我們關注著發表與否這段過程我們一部份同修的心怎麼動?有甚麼樣表面行為?這裏可能有我們要修的地方,不妨我們體會體會,以便共同提高。」就我而言,從寫稿、投稿到關注稿件發表與否這一過程,確實暴露出自己不少要修去的東西。我覺得,整個投稿過程(包括寫稿與關注稿件發表與否)不僅僅是個學法與證實法的過程,還是一個向內修自己的過程。

我是從2001年9月開始給明慧網站寫稿的,在兩年多的投稿過程中,先後暴露出自己一些不好的常人之心,如下:

1、顧慮心、自卑心。明慧建立後,我就讀到了網上刊登的證實法的文章,也讀到了編輯部的徵稿啟事。當時本想給明慧寫稿,可不知怎麼腦子裏卻突然冒出了一個奇怪念頭:自己修的不好,寫的文章能行嗎?如果起到破壞法的作用,自己不得掉層次嗎?就因為這個顧慮心加上自卑心,自己遲遲動不了筆,直到學了師父的《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後,才徹底衝破這個障礙,開始給明慧寫稿。

2、歡喜心、顯示心、我寫的第一篇稿子在明慧發表後,歡喜心馬上就起來了,心裏興奮得不行,總想找個同修講講。當時自己也意識到這是歡喜心、顯示心在作怪,儘量往下壓,但最終還是沒有壓住,跟本地負責協調的兩個同修講了自己在明慧上發表稿件這件事。

3、名利心、妒嫉心。相當一段時間,自己寫的稿件沒被錄用,心裏便產生一種失落感。其實自己也清楚,給明慧投稿不存在常人的名利問題,但發表就高興、不發表就沮喪的心情,這不是潛在的名利心在起作用嗎?特別是看到明慧上連續或多次發表同一署名的文章,心裏就有一種酸溜溜的感覺,讀都不願意去讀,這明顯是妒嫉心的反映。

4、怕心。從開始寫第一稿子到現在怕心時有產生,特別是在本地正法形勢嚴峻或資料點遭受到破壞時,自己的怕心立刻就會返上來:怕稿件在傳遞過程中落入邪惡之手,怕惡警認出自己的筆跡來,等等。

上面提到的各種不好的常人之心,自己在投稿證實法中很快就能意識到,並通過學法努力去掉它們。有的已被逐漸修去,如顧慮心、自卑心、歡喜心、顯示心等;有的雖然有反覆,但已經越來越弱,例如怕心。師父說:「我從明慧網上的文章、從新生網與其它媒體中大法弟子的文章來看啊,你們有些文章寫得都是傑作,有理有據、思想清晰,論理性強,真的起到了震邪的作用,而且水平很高。……作為大法弟子充份地體現著我們自己應該做的,這是你們的責任,這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而且你們做得也非常好。」(《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一定時刻牢記師父的教導,繼續向明慧投稿,在投稿中認真修自己,力爭將同修們證實大法的壯舉和對法理的體悟真實地反映到文章中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