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眼裏不揉沙子」說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3日】記得剛修煉的時候,有一次遇事心裏過不去,同修說我「眼睛裏不揉沙子」。當時我也知道自己有這種心態,但一時很難從法上理解,為甚麼「眼睛裏不揉沙子」會妨礙修煉,心想:沙子就是沙子,任其揉在眼睛裏怎麼行呢……。一晃好幾年過去了,最近看到一些在同修在別人過心性關的過程中採取一種支持誰或者不支持誰的態度,也有遇事打抱不平的,我想重提一下舊話,和大家交流,拋磚引玉,共同精進。

其實「眼裏不揉沙子」是一種常人觀念的反應,修煉人不是這麼看問題和對待問題的。記得那時候陷在事情當中的時候,看見的都是對方的不足、執著和錯誤,越看越覺得自己看得清楚,學法時也會想到用法來對照他人的行為:你看他/她一點也不像個修煉人,師父這不是說了嗎,應該如何如何。於是更確認了自己的觀察和判斷正確,時常心裏憤憤不平或者振振有詞地舉例說對方如何執著和不對,結果好長一段時間自己都處在同樣的矛盾環境之中不得解脫,對大局同樣也沒起到善化的作用。後來有一天學《轉法輪》的時候,看到第一講中「煉功為甚麼不長功」一段,終於心裏一亮:師父這裏說的就是我的問題呀!很長時間了,自己一看到同類矛盾就表現得心有不平、想法很多,這不是長期滯留在一個修煉狀態中的反映嗎?怎麼還盯著別人呢?應該趕快向內找、提高自己的心性,不提高心性,光想讓外部環境改善、讓別人改變,典型的向外求。師父說,「你一味地強調你自身功的變化而不強調你心性的轉變,它可是等著你心性的提高,才會發生整體的變化呢。」(《轉法輪》第六講)這法不是光給別人講的,自己也在其中啊!

說來也有趣,想到這一層,挺長一段時間困擾我的難題,就此開始化解了,自己的這個執著那個執著紛紛被找出來了,於是我開始明白了,對於修煉人來說,根本不是甚麼沙子不沙子的問題,而是看到問題時自己如何保持大法弟子的心態的問題。在別人的執著表現出來的時候自己動了心,首先應該冷靜地找找自己為甚麼動心,看看那個動心背後是自己的甚麼執著,去掉它。至於別人的「沙子」(不純淨的地方),那應該本著完全為對方好的基點善意地提出來,但不能執著於別人的執著,更不能有情緒、或者用自己理解的法理去要求對方的言行如何。換個角度說,修煉是修自己而不是修別人,當自己盯著別人的問題來論是非對錯,摻雜人的情緒而不約束自己時,這不是忘了自己是個大法弟子而且任由常人觀念左右自己了嗎?師父讓我們「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論語》),這個法理包羅萬象呢!

當然修煉是涉及自己思想和身體中所有粒子所有空間的淨化的,哪裏不純淨也不行,同樣的問題這個層面修過去了,其它層面也要達到新宇宙的相應要求。後來還遇到過性質相同的問題,也是靠修心性才逐漸能用大法弟子的正念對待的。比如說有段時間同修表現出來很強的人心和變異,而且在正常的常人社會中也被認為是很不好的,自己的心就被在常人中做好人時的是非標準和道德觀念帶動了,陷入到不願意、也不知道如何與「這種人」來往的認識矛盾的狀態中。(以事論人本身就是常人心的表現。對修煉人來說,一件事情做得好,並不代表這個人總體上修得有多好,一件事做得不好,也不能以此給這個人下甚麼結論,因為修煉人修好的地方已經隔開了,看不見了,不好的地方需要去才表現出來。)

其實心裏不舒服就是心被帶動了,被矛盾中那些同等層次中的物質糾纏上了,正好是自己需要進一步去除觀念的時候,哪怕是在常人中被認為是好的標準和觀念也得去,因為那不僅是常人社會的水平,離大法對大法弟子在不同境界中的要求相差很遠,而且是屬於舊宇宙的,根本不允許帶到完全純淨的新宇宙裏去。

好在修煉以來,遇到真正煩擾自己的問題時,一般都知道放下手裏和心裏的東西,來個加強學法(就是比日常花更多的時間學法、多學幾講,或者一下學很多輔助材料)。實踐證明,學法能讓自己靜下心來,學法能純淨思想,學法的過程中就在破除種種執著、障礙與觀念,學法的過程就是直接得到師父直接啟發和教導的過程。當然,學法也是努力達到法的標準的過程,是一個無所求而自得的過程。在學法中,我一次又一次地明白了,大法弟子的心性修煉是貫穿始終的,要提高心性就要有能觸及到自己心靈的人和事,大法的慈悲和恩惠來了怎麼可以躲開不接受呢?修煉人提高心性時是不觸及到心靈不算數,怎麼又去想對方如何對錯、而不先看自己如何動心呢?思路不同了,觀念轉變了,心性提高了,原來勾心鬧肺的事瞬間就變得遙遠和淡漠了,自己也更能做好一個大法粒子應該做好的事了。當然,只要修煉不結束,總還會有其它讓你修煉心性的事情來,看你怎麼對待。說來修煉就是這麼簡單又超常。

順便一提,每天看明慧網,看到大陸消息和迫害案例中有很多類似的內容,比如哪個地區有特務參與迫害,或者出現猶大了,同修發出消息和呼籲固然出於希望廣而告知、減少損失這樣的大善之心,但有時候外求的心態(不是指表面形式,外求的心念在字裏行間所帶的能量中)也比較明顯:比如希望大家靠常人識別異類的方法予以抵制和隔絕,或者希望常人社會的正義人士、人權組織搭救我們於危難之中,等等。(這裏不是指那種為了救度世人而用符合常人社會的方式呼喚良心和善念的情況。)對於當地學員做事不在法上的情況,周圍學員有時候覺得自己沒有說服力,也表現出比較著急,向外求;或者資料點被破壞了,周圍學員都在分析被抓的學員事前如何沒按法的要求去做,希望別人能吸取教訓。看到這些消息,一方面深切感到得抓緊時間,更深入廣泛地講清真象、揭露迫害,另一方面我也想,這些消息和事例中包含的修煉因素也是不容忽視的,而且是很根本的。一個地區的問題其實是大家每個身在其中者的問題,每個人一份,構成了那個整體的損失,比如集資問題,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解法中已經明確講過,可是為甚麼有個別地區還在發生呢?固然有協調人領頭的部份,但是其他同修每個人是在甚麼心的左右下才會隨和錯誤的做法而不是堅持以法為師呢?都需要自己去找自己。特務給大家造成迫害的情況也是如此,如果觀念轉變了,看見有特務活動的跡象大家都加強學法修心,用正念對待(而不是人心浮動、雜念叢生),那特務只有面臨被同化或者自行遠離兩種選擇,根本沒有繼續迫害的市場。所以說,如果真的大家都堅信和記得師父講的所有的法,平時都能靜下心來學法,問題來了及時把自己那一份執著和觀念放下,修上去,那個整體的矛盾和損失就不會再是那個樣子了,而且很多情況下那個矛盾和迫害根本沒有發生、存在的物質基礎。修煉是超常的,世間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根本也是由其它空間的因素造成的,而不是人對人的迫害,所以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就不能陷在人的觀念和人看問題、解決問題的思路中。

大道至簡至易,真善忍是涵蓋一切的。如果我們修得很瑣碎繁雜,很多細小的具體事都需要「領導」或者第三方出來評個理,或者借助一些常人的方法緩解壓力,那只能說我們自己把路走窄了,沒有領悟大法和修煉的真諦,說明需要我們好好學學法,真正回到大法中來修。當年釋迦牟尼佛的「戒定慧」能讓人修到如來果位,其實今天師父傳給我們的大法中的每一句話、每一個法理融匯貫通了,都能一通百通,修到人的語言無以形容的高境界中去。

當然,修煉人要學好法、時時向內找(聽起來像老生常談,其實至關重要),這不僅是個人提高境界的需要,也是救度世人的需要,是大法弟子證實法的責任心的體現,是師父正法對我們的要求,關係到新宇宙的未來,而不是我們個人願意精進時就要、貪圖常人生活時還可以不遵守的標準。反過來說,久遠年代之前,是我們自己冒天膽下三界,自願地、明明白白地來等待和同化這些標準的;今生今世,是我們自己選擇了修煉之路,自己願意讓師父和大法淨化、救度自己的。所以修煉是個百分之百自覺自願的事,大法弟子不能食言,此一時彼一時也是不守信用和悟性差的表現,每個人要都努力始終如一地用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正念就能充份發揮威力,整體一定會好。至於有些人在怕心和執著的左右下,以向內找為幌子懷疑甚至否定師父和大法,那不僅僅是一般的向外找,而且是害人害己的邪悟,危險至極。最近師父在評註《讚頌師父和大法》時說:「此文思想清晰,對師父正法與大法弟子證實法認識非常明確。如果大法弟子都能這樣理智、頭腦清晰、在證實法中正念正行,迫害就不會存在,邪惡也就無空可鑽了。」不管我們是做佛學會、輔導站、協調人,還是做政府工作、媒體工作、辦網站、發傳單、打電話、唱歌跳舞,等等,師父的話都是讓我們每個人好好向內找自己的最好的提醒,每個修煉人都在其中。希望我們大法弟子都不要辜負師父的苦心與佛恩浩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