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貪玩心 以純正的心態助師正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24日】最近看了《病業狀態與執著心》後,深受啟發,同修在文中談到了她一直沒有意識到的貪玩心,與同修相比我在修煉中也有很強烈的貪玩心,有時甚至陷入其中而不自知,意識到這一點是在99年的一次非法關押中。

那是99底,我因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在拘留所裏開始幾天心很平靜,後來就煩躁起來,呆在只有幾平米的小房子裏覺得特別憋悶,有時覺得寂寞孤獨,時間過得好慢啊!心裏急切地盼望著快點出去,回想起以前和親朋好友們一起遊山玩水、逛街的情景簡直是羨慕不已,想等我出去了我先痛痛快快地玩一場,此心一起,是越想越浮躁,別的心也上來了,最後在壓力面前沒過好關。

回來後痛悔不已,跟同修講述這段經歷。同修沒說甚麼,先給我講了一個《西遊記》裏的故事,說的是唐僧師徒去西天取經,途經某地,正趕上元宵佳節的燈會,十分熱鬧,於是唐僧便去看花燈,結果被妖怪抓去,當孫悟空找到妖怪後,那妖怪說:「你師父這場災禍是因為他有貪歡之心招來的。」唐僧是修行之人,本當以修煉為大,怎能貪圖世間享樂去看花燈呢?這是對過去的修煉人而言,而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要求更高。平日修煉中心性上的漏洞在關鍵時刻,特別在壓力面前就會表現出來,把握不好會給大法和自己帶來損失,修煉是嚴肅的,任何一顆人心都不能姑息它。同修的一席話點醒了我,原來自己在修煉中貪玩之心如此強烈,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覺察不到了。

回想以前和此同修在一起時,我學法總是學兩個小時就學不進去了。要麼吃點東西,要麼在屋裏遛一會兒,要麼是玩一會兒,而同修總是正襟危坐地學很長時間,一本《在瑞士法會上講法》一個下午就學完了。

仔細回想自己的修煉經歷並向內找,我驚訝地發現,我不但在個人修煉中貪玩之心很強,甚至將它帶入正法修煉之中了。99年「4.25」時,當聽到天津事件後雖有一正念「要維護大法,要為大法付出」,之後便想,去北京上訪,還可以觀光旅遊,「去北京上訪」一面是為了大法,一面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貪玩之心,而非完全是純淨之心助師正法。

我悟到:貪玩之心其實是求安逸之心的表現,是從安逸心中派生出來的,說到底都是私心,都是想滿足自己的喜好,使自己如何過得舒服、自在。不能吃苦,耐不住寂寞。

觀察身邊的同修發現也有這種狀態,比如:在一次交流中一同修A談到,她和另一同修B去農村講真象,發現B的心根本沒在講真象這兒,而是看看鄉間的花、草,欣賞一番,陶醉於其中,好像是來看風景了。聽了同修的一番話,我還在心裏嘲笑B一番,覺得她太不在法上了。可現在把看到對方的不足反過來看看自己,我有時不也一樣嗎?去農村同修家時,也是看看山水,看看田地,留戀一番,執著得不行。還有發生在我身邊的一同修的事,一天此同修見天氣格外地好,春光明媚,就想這麼好的天氣該出去遛一圈,順便買一箱紙(做真象資料的複印紙),紙倒是買得挺順利,可回來一看是假的,找了找自己,是做事時的心態不對,買紙是一項大法工作,是神聖的,應該以一個修煉人的心態去做,而不是心不在焉、不嚴肅的心態。

悟到這些我就努力修去這顆心,在漸漸去掉常人的一些興趣和愛好後覺得此心淡了許多。後來我又一次被邪惡之徒綁架,關押在原來的拘留所近兩個月。在這次關押中我的心很平靜,除了和同修交流外就是靜靜的,完全沒有了原來的浮躁、憋悶、寂寞、無聊,當然我悟到不應該在這裏呆,這是舊勢力的安排,外面還有許多大法工作要做,我應該儘快出去,此時的基點和原來的截然不同。有時當同修都已睡去、四週寂寥無聲時,我便透過鐵窗看看外面高高的楊樹,偶爾能看到一隻小鳥從枝頭飛過,那樣自由自在,我想雖然我身陷囹圄,但我的心是自由的,體會到一種美妙境界。

以上是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