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遲不去的根本執著是邪惡持續迫害的根本藉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29日】我是大陸一名普通的大法弟子,在關注著整個正法形勢的同時我也非常關注身邊同修的情況,看到一個又一個同修被抓,一個接一個同修被迫害致死,資料點的接連被破壞,洗腦班辦了一期又一期……有同修在明慧網上發出援助的請求;也有一些探討為何迫害如此嚴重的文章,但多留於表面而不深入實質。看了10月27日《大慶市優秀女教師自述被迫害經歷》後,我感到問題比我想像的要嚴重,結合我所了解的一些情況,粗略談一下我對邪惡迫害的認識。

我不說上面提到的文章本身是否有問題,因為它能面向常人社會起到揭露迫害的作用,這裏我想說的是寫作者本人你是如何認識你所遭受的迫害?站在常人的角度,你可以爭取你上班的權利,但你是一個修煉的人,如果你的內心深處真的也如此認為自己像普通人一樣在遭受邪惡之徒的迫害,我想那就是一顆很強的常人心。

師父在《走向圓滿》中說:「大家想一想,目前這一大檢驗,就是看師父不在時大法會怎樣、學員會怎樣的大考核,師父怎麼能說話呢?怎麼能再告訴你們如何去做呢?而且它們控制著邪惡的人針對人的一切心,一切執著,全面無漏地、瓦解式地檢驗大法與弟子,如果你們真正能在修煉中去掉那些人的根本執著,最後的這場魔難就不會這麼邪惡。」你為甚麼會一再地被迫害?難道師父保護別的弟子就不保護你嗎?無量慈悲的師父會有分別心嗎?「在神的眼裏,舊勢力的安排也是這樣,你一手抓著人不放、那手又抓著佛不放,你到底要哪個?!真能放得下的時候,情況就是不一樣。」(《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我們為甚麼要揭露迫害?是因為舊勢力控制邪惡對大法與師父的造謠與誣陷毒害了世人,我們的出發點和最終的目的都是出於挽救眾生在法正人間時被淘汰的危險。當我們執著於個人所受到的迫害時,我們的心性一定是常人水準的,何談慈悲?「作為我們每個人在修煉過程當中都應該正確地認識個人修煉與正法的關係。怎麼看你們所經歷的魔難和考驗呢?我告訴大家,如果一個人他要是沒有那麼大的業力,就絕對不會出現那麼大的難。要清醒地分清個人修煉和邪惡迫害法是兩回事。」(《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舊勢力的安排與邪惡的迫害為甚麼會走向失敗呢?其根本的原因是它們不懂得正法的意義,不懂得所有生命都只有順應和配合正法,才能進入美好的未來。它們用修煉人本來就應該放下的常人的執著來檢驗我們,因為正法是必成的,無可阻擋的,所以舊勢力整體上的失敗結局是必然的。但是大法弟子能否在正法進程中放下根本執著、放下一切常人心,也直接成了自己對未來的選擇。根本執著不去的人,歸根到底選擇的還是人,所以嚴峻考驗臨頭時是很難走過來的。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說:「人世間一切人、一切組織與團體,都是想在世間得到甚麼而在人類社會有所為的;而大法弟子們是去掉一切常人執著,包括對人的生命的執著,從而達到更高層生命境界,所以我們才能從人類歷史最邪惡、最惡毒、最流氓的迫害中走過來,這也是那些邪惡的敗類們想不到的。」

被抓捕、被打死打傷、被勞教和判刑,這樣的迫害顯而易見。更可悲的是有些迫害,由於大法學員過強的執著而難以發現。比如有的學員以師父講的:「穩定的工作也使修煉者不至於為了溫飽問題、生存問題而耽誤修煉與安心洪法,及講清真象、救度世人。在社會的各個行業中都可以修煉,也都有有緣人等待得法」(《大法是圓容的》)和「我想,你不能不管你的生活、甚麼都不顧了。我告訴大家,你們現在留下的是未來人修煉的路,說未來人都這樣式兒地走入極端,工作、生意都不要了,甚至我一邊要飯一邊為證實大法,這是絕對不行的。」(《2003年在元宵節西部法會上解法》)為藉口,放大自己曾經隱藏很深的對錢的執著,甚麼「沒時間學法」、講真象「危險」、至於發正念更是拋到九霄雲外了,有時碰到大法弟子時一起也混混事,應付應付,他們中大多很少用自己的資金做大法的工作。由此我想起師父的另一句話:「你不要想說我賺多少錢給大法用,你不用想給大法用。你說我要做個大生意,我做大生意要多賺點錢,你就行了,你不用把大法掛上。我總覺得後一句話很牽強。」看著那一個個鑽了孔的做資料用的硒鼓,想起江澤民動用四分之一國力對大法的迫害,難以抑制的一陣心酸湧上心頭。還有的一些做資料的同修,有很好的經濟實力,可是買電腦要二手貨,買光碟要最便宜的……有一資料點被破獲時卻被收走了大量現金。憑心而論,我最不願寫的就是這些事情,但我得正視現狀,出於對法和同修負責的態度,因為我上面提到的同修他們都是有著6年以上修煉歷史的老學員,其實他們正處在魔難之中而不自知。「除非有生命危險時叫你如何排除之外,凡是在常人社會中叫你去得到好處的都是魔。」(《自心生魔》)為甚麼會這樣呢?還是那些遲遲不放的根本執著被邪惡利用了。

「放下執著輕舟快」(《心自明》),我們真得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在我們指責邪惡的迫害的同時,我們要時常問一問自己,師父在《走向圓滿》中指出的那些根本執著,我們都放下了嗎?「我還是想再等一等,看看把更微觀的破壞人類的物質清理乾淨時,再看一看怎麼樣,再下決定。他們畢竟是來得法的。」(《和時間的對話》)其實迫害是可以不發生的,是否可以說是因為「一部份是抱著人的東西不放,不能精進的。」(《和時間的對話》)而造成的呢?「它們的目的是甚麼?表面上是利用這些邪惡對大法弟子、對大法行惡,從而使大法弟子所謂的鍛煉成熟,淘汰那些不配做大法弟子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那麼現在還能持續的迫害,與我們中某些同修遲遲不放的根本執著難道沒有關係嗎?

「這就是他們今天所敢於給我們帶來這場災難的原因,那就是更高的果位與這麼大的法就得這麼大的考驗,但是呢,反過來講,如果不允許它發生,它也發生不了。」(《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反過來講,師父為甚麼允許它發生了呢?答案中肯定有很多我們現在無法想到的因素,但也有一些,是師父反覆講過很多遍的,所有正法弟子都應該明白的原因。同修們,我們真的很認真地想過這個問題了嗎?我們在最大限度地去圓容和順應師父想要的救度一切眾生(其中包括我們大法弟子)這個選擇了嗎?

「人心凡重難過洋」(《心自明》),那些放任自己執著的同修啊,別讓師父把你們放棄啊?但願我不是杞人憂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