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回到了家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7日】我受父親的影響從小就喜歡氣功、特異功能這些方面的事,前後也練過幾種,但效果平平。高一時在學校報欄的《中國體育報》見到法輪大法介紹,法輪大法是一種功煉人的功法,可下來卻一直沒有找到那期報紙。直到97年9月的一天我在西安火車站被三個自稱是上海交大的女學生騙走150元後,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同學告訴我這不一定是壞事。錢被騙了還不是壞事?!然後我們一直從晚上8點聊到12點,我越聽越感興趣,就這樣我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之門。

現在回想起初得大法時的那種好奇、不解、激動、震驚和快樂,記憶猶新!記得每次看完書後總有問題要找這位同學,經常是一放學我就拉著他談論,連女朋友都顧不上陪。有時一直聊到熄燈,為了不打擾其他同學,我們就站在樓道的路燈下面聊到凌晨,腳都凍得發麻,可心裏卻暖融融的。

這同學以前練過其它功,他一次去書店「偶然地」買回《轉法輪》,經過不長時間的考慮就放棄了原來的選擇。當時我們不知道其他功友,也不知道早6點晚8點煉功的事,幾經周折才知道旁邊有個輔導站,站長是江姨。可我們問了很多人都說不認識。我就說我們再問最後一個,問不到就回學校。可就是這最後一個問的是江姨。見到兩個陌生男子進屋,江姨平靜得讓我吃驚,她好像知道我們要來似的,看著她和藹慈祥的微笑,我們感覺就像回到了家。

99年5月我到濟南工作,沒有聯繫上當地的功友。後來在鋪天蓋地的邪惡迫害面前,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接受了電視上的一些謊言,慢慢有意無意地放棄了自己,與常人無異,心裏非常非常地難受,覺得活而無樂。那段放縱墮落的日子我想都不願再想,愧對師父和大法。可師父並沒有放棄我。在此期間我被一輛高速行駛的摩托車撞到小臂,車主停下車臉都嚇白了,可我的手只是紅了一塊,活動自如。2000年4月的一天,我在公交車上看到一個小伙子在看《轉法輪》,我就對他說:「我也是!」就這樣我又在其他同修的幫助下,在認清了那些曾經矇蔽我的邪惡謊言後,再一次回到了「家」中,回到了正法洪流中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