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經歷證實大法的殊勝美好(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28日】

白雲後面銀白色的小船

有一次,我走在路上,一回頭看見淡藍的天空中,一朵白雲後面有一隻銀白色的小木船,船上只有簡單的一個錨鏈,有個東方的男士撐著一個划槳,好像在等人,都是銀白色的。此時師父講法中的一句話一下迴響在我腦中:「圓滿一個,我接送一個」(《何為開悟》)是師父在等待著我們。那簡樸的一切我感覺師父離我很近,很親。師父一個人在默默地等待,使我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轉眼間,迫害已近兩年,有一次一位傳遞材料的同修因有事,不能給另外的同修送真象材料,電話中她問我是否有時間,我說:我去。她給了我對方的電話,我約的見面地方她說太遠,說在某某車站吧,我說好。我們從沒見過面。我按約定的時間,提了一包材料,提前五分鐘到了,我等啊等啊,一等沒來,二等還沒來。可能有甚麼事?再等一會吧,免得來了撲個空多失望。這些材料早點給她也好早點發出去。當時電視謊言越演越烈,迫害也在加重,叫囂抓一個上北京的判三年,送真象的同修也面臨著危險。我想走,又希望能等到同修,可是我一次次等待,一次次失望,已經快50分鐘了,上班的時間都快到了,走吧!我邊走邊在望,算了,這麼久不可能來了。此時我心裏湧出一種難過的滋味,同修中怎麼還有這麼自私的人呢?約定地方只考慮自己方便,怕出危險,出來觀察一下啊,只考慮自己,為甚麼不想想別人呢?這種情緒剛一露頭,我想不對,聽說這位同修真象材料做了不少,不能簡單的評價同修。我是個修煉人,師父告訴我們:「遇事向內找」(《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是啊,是不是有我需要修正的地方呢?此時,白雲後面師父在銀白色小船上撐槳等待的身影一下又浮現在我眼前。噢,我明白了,我一下從等待同修的期盼心情中,領悟到師父等待著我們那無可相比的年年、月月那漫長的時間。

是啊,師父有多少牽掛,有多少期待!一次次地點化著我們,鼓勵著我們,看護著我們,我們做得怎麼樣?給了師父多少安慰?師父不想丟下一個弟子,師父想救度更多的眾生,助師正法中我們做得怎樣?我們要更深刻地反思自己,精進實修,整體提高,不要忘記師父一直在看著我們,一直在等待著我們。

師父面帶燦爛的笑容等著我們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有這樣一段話:「我告訴大家,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經是我的親人」「師父的心裏裝著的是所有的人。」在證實法中,在救度眾生中,我們是做了許多許多,仔細想想我們需要努力的也還有許多許多。

有一次我沿街講真象,走在一處樓群中,迎面走來一個半身不遂的人,看他一步一步艱難地在行走,真覺得人在苦中在迷中,真可憐啊!我上前打招呼:「大叔,身體不方便啊!咳,你聽沒聽說過法輪功?」我給他講修煉法輪功自己身心變化的事。講著講著,從樓裏走出一個瘦高個,60歲左右的婦女圍著圍裙過來聽了一會兒又回樓裏,一會兒又出來。這時從那邊又走過來兩個女警察。我稍停頓,她倆剛過,我又接著講。這時從樓院中坐著聊天的一婦女走過來問:你認識他?我告訴她,我看這大叔身體挺艱難的,我是學法輪功的,講講我的修煉感受,希望給他帶來好運。這時那面坐著的大嬸問:幹甚麼的?那婦女大聲的喊著:「學法輪功的。」我剛要往前走,一想不對,樓院中坐著的大嬸只知道我是學法輪功的,還不知道她了不了解法輪功呢。我朝樓字內走去,其他人相繼離開,大嬸讓我坐下,這時從樓裏又走出一位大叔,可能是她老伴,聽了一會就回去了,只剩下我和大嬸了。我跟大嬸介紹了世界近六十個國家、地區對法輪功的褒獎情況,跟她講為甚麼我們要出來講真象、送真象材料。大嬸說以前不知道,送的光碟也沒看,都叫小孫孫拿著玩了。我告訴大嬸真象材料來之不易,一定要愛護,有機會讓親朋好友都看看有好處,大嬸很感謝我,告訴說自己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並祝我有好運。

有一次,我一早出門就遇到兩個有緣人,沒說幾句話,他們對大法就有了正念,我從心裏為他們高興。去一同修家回來的路上,本應該坐車的(六站遠的路),還是走走吧!或許還能遇到有緣人。走著走著,看到道邊一個大鐵門上不知誰寫了一條不好的標語,不行,不能讓這種錯誤的想法害人,我走過去把「不」字用手擦去。從舊居民區,走到新居民區,寬敞的大馬路靜靜的,四週圍草坪散發著草香味。我走著走著,看到路邊坐著一位儀表堂堂的男士,背著一個大皮包。我走過兩步,一想不對,看那男士好像不是本市的,這麼長長的馬路我們這麼近的相遇,而且在正法時期,絕非偶然。我走回去,「你不是本市的吧!」「對,甚麼事?」我說:「我是學法輪功的,我想告訴你記住真善忍,會有好運的。」「好,行了。」他的意思是要送客了。我微笑著說:「我是想讓大家都能有個好運的。」我沒勉強說,緩慢地往前走,筆直的馬路還有那麼長,那麼長……我不後悔,雖然他語言很硬,但我的誠意相信會給他帶來一些思考。

回到家裏正趕上中午發正念,剛一坐穩,突然看到了師父。師父穿著藍色的西服,似遠似近,我需要稍微的仰視。師父帶著無比燦爛的笑容望著我,我從來也沒有看到這麼燦爛的笑容,那裏面看不到一絲一毫的懷疑,那麼信任、興奮無比的迎著我。師父常常使我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可敬,來自於師父的,來自於法中的,總給我一種別樣的,難以表達的敬重和美好。

善良的人們,快快覺醒吧!美好的未來迎接著對大法有正信的人們。同修們,精進吧,師父面帶燦爛的笑容在等著我們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