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經歷證實大法的殊勝美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21日】

我的親身經歷

沒修煉之前,雖然家裏各方面條件都比較好,但由於身體不好,使我活得好累、好累。整天疲憊不堪,稍微緊張,氣不往下走,只感覺往上走,調整半天才能深吐一口氣。時常憋得神情恍惚。多次去醫院,吃了好多的湯藥,尋求了很多治療方法也不見好轉,活得真覺得累、無望。後來,我愛人打算同我一起到外市去見一位老中醫,就在這時我喜得大法。

那是1996年5月13日,這是我一生中最幸運難忘的一天。在一個船廠的俱樂部裏,我一共看了九場師父講法的錄像。每天晚上5:30──7:30左右看一講錄像後,學做一套功法。當時對《法輪功》我幾乎沒有了解,奇怪,每天當我一走進俱樂部就有一種特殊的感覺,很舒服,身體好像被一種很強、很勻的場融通著,和諧的渾為一體。看書也有這種感覺。從那以後,我睡覺很踏實,身心徹底改變了,再也沒有憋悶的感覺,渾身輕鬆,做甚麼都充滿了力量,而且我發覺心的容量也變大了。

我把聽講的門票珍藏了起來。過去我感到世間萬事那麼龐雜無測,學法後,我常常覺得自己就像站在一個小小的球型懸浮體上一樣,宇宙空間那麼大、那麼大,清徹無邊……我請了一本《轉法輪》、一本《轉法輪》《卷二》。我真沒想到世上還有這麼好的書。從書中我第一次知道了「回歸「才是人生的唯一意義。修煉後,我越來越看清「真善忍」才是人類的唯一的希望。我經常看著看著就把書貼在自己的心口上。得法後我真覺得好幸福啊!我一下請了10多本《轉法輪》,見了親朋好友就跟他們說,誰想學我就刻不容緩地送書給他,希望人人都能快快地感悟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把握回歸的機緣。

有一次,我去一個俱樂部看師父在瑞士法會上的講法錄像,每次看錄像男女老少,不同階層的人都有,每場幾乎都是座無虛席。那天一聽就是6個半小時,可幾乎沒人用洗手間。大家都在全神貫注地聽著,沒有一點累的感覺。聽了那次講法,我更加感受到了師尊的偉大,無法用人的語言來形容。我有一張師父穿桔黃色袈裟雙盤單手立掌的像片,底色是藍的,底邊寫著「法輪佛法」四個黑體字,那時我擎著照片心裏喊著師父。真神奇,當我喊著的時候,天目中看到,藍色居然湧動成桔黃色,而桔黃色袈裟居然湧動成湖藍色,赫赫地閃動著,「法輪佛法」四個黑體字也懸浮起來。那個時期我真像一個小孩子一樣,經常對著天空偷偷地喊著「師父,我要回家!」當時只要在公園裏或在街道中看到有煉功的人群,我就莫名的流淚,那麼多那麼多的淚。

修煉開始時,我打坐的時候只覺得自己蹭蹭地往上上,速度很快的。我總希望丈夫和兒子一同得法,一塊昇華。後來我明白自己修好了,周圍的人都會在正的能量場中受益無窮。自打我修煉以來,我兒子的身體變化很大,以前常常鬧病,以後的三四年間連感冒都沒遇到。我家原來有個盛藥的抽屜,因為家人身體都很好,就把它清出來做別的用了。得法後,開始兩、三年間除了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外,我幾乎就一個人在家看書。一方面因為上班,另一方面還有性格等方面的原因吧。但這幾年來的修煉體會使我深深地感到: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對我們整體的提高,對整個大的空間場的歸正和同化是有重要意義的,這種環境的被破壞,對於修煉人和其他眾生的得救都是一個嚴重的損失。我覺得重新開創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環境很重要。

1999年4月25日後,法輪功在中國遭受的迫害就逐步的升級。有一次我們市裏很多的大法弟子在市政府門前連續上訪三天,當時因為有不少大法弟子被抓,修煉的環境也在被破壞。當我聽說那些同修一去就是一整天,我只惦記那些不知名的同修吃飯的問題,心裏只想著去幫助他們。只是最後一天,當我聽說有人打罵法輪功學員的時候,我強烈的想去那裏,告訴那些警察:「不許打人!他們都是好人!都是想做好人的人!」下班後我要去市政府,丈夫不讓,兒子鼻子突然開始流血,我說我去看看一會就回來,就走了出去,到那兒時人群已經離去了。

我附近有個煉功點,平日煉功人數很多,由於上班我很少去。那些日子裏我每天都去。我想,這麼好的功法,不能上面一喊我們就散了,要靠我們修煉人去維護和壯大這種環境的。那些日子有上訪的、有害怕出事的,煉功人少了許多。煉功時也有警察在旁邊盯著。迫害在加劇,又開始抓人,那時我上班要坐班車,總廠門崗天天幾人都全副武裝的,廣播裏天天喊著上面的「警示」,看那陣勢就像文化大革命又開始了一樣。

我有一個法輪功徽章,當時我把徽章拿出來戴在胸前。戴了三天,綠色的衣服佩戴紅底兒的徽章好醒目的。我沒有別的想法,我知道有一些人妄加評論是他們不了解「法輪功」。在很多人的眼中,我是一個面善有福氣的人,其實他們不知道在我心裏一生最大的福氣就是能得法。我只想告訴大家,我就是學「法輪功」的。誰要問我,我就告訴他,我學法受益的經歷;告訴他「法輪功」好,教人做好人,身體也好。那幾天不認識我的人偷偷私語,有的好心人以為我不知道現在的形勢,就有意跟別人講,提醒我當前的事,示意我小心。直接問我的人我就講給他們聽。有的別有用心的人看中央說話了,就說些不好聽的話,甚至在顯示自己。那時覺得他們真可悲啊!當時我很坦然,我們公司就我和一個男青年學法,但我覺得得法、學法是最好、最正的事,最幸運的事。周圍發生甚麼事我也不覺得不自在。你位置再高,官再大,你再有名也白搭,你不修煉,不會知道大法有多麼高貴的。修煉人心性提高到哪個層次,才配知道哪層的法理,常人能配評價法嗎?!法理是博大精深、嚴肅而神聖的。中午休息看書或做功和往常一樣,在班車上聽錄音也和往常一樣。我只為能得法而感到幸運。老百姓的話說,高興還來不及呢。周圍不三不四的話對我不起一絲一毫的作用。有人善意地給我講中國歷史,說不要被利用,有人說身體的事是不是思想安慰的事?我說:「多少人想有一個好身體,多少人面對親人的病痛,安慰他們,讓他們自己寬慰自己,有一個好心情,從而解脫病痛?但是可行嗎?條件好、心情好,就能擺脫疾病的痛苦嗎?大法是超常的,不是甚麼心理治療,只要你有修煉這顆心,甚麼樣的疾病都能得到化解。法輪功能使上億人得到身心健康,不需要任何條件,只要你有修煉這顆心……」。

在電視中我看到,他們把師父在法會上的錄像任意拼湊、斷章取義,從中我看出了媒體操縱者的卑鄙和醜惡;他們都不尊重事實,怎麼能對國家和人民負責?!他們捏造事實,陷害法輪功,怎麼會對得起人民呢?!我只覺得得法對一個生命來講很重要,可電視的宣傳、報紙的宣傳、來自政府最高政權掌握下的信息途徑的宣傳,會坑害多少人,愚弄多少人啊?罪孽啊!我只知道「大法好」,對人們的重要,我在默默地做著證實法的事情。

環繞天邊的碩大花環

讀了師父《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的講法》,我就想把我在修煉中遇到的、看到的畫面寫出來,給同修及有繪畫能力的同修一點參考,把大法的美好和殊勝展現出來。

一天晚上睡覺中,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夜空中有一個那麼大那麼大的大花環,環繞著天邊,三色花編成的,有點像喇叭花,花口多邊,大約是五邊,稜角分明,不像喇叭花那麼嫩,也不像紗綢那麼硬,材質很特別,說不是植物像植物,說是植物吧還挺結實。每朵花都是中性色彩,三種顏色構成的。好清新怡人啊!每朵花都有白色相間,還有淡藍色的、淡桔紅色的、淡綠色的,好像還有粉色的和淡紫羅蘭色的。三色怎麼搭配的記不清了。在夜光映襯下透著一種特殊的光澤。花環下面有一個婦女在答卷,時不時還用擦子在擦改。我站在一邊看著,有一個叫「振安」的老同修在旁邊坐著,那碩大的花環真是賞心悅目。我明白我的同修已開始認真答卷了,而且在不斷地修正自己。我知道我處的現狀,知道自己該做甚麼了,我也知道了那碩大的花環還告訴我們正法時期的路艱難與威德同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