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一個大法弟子而言,他的迷惑產生於還沒有真正在法上認識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14日】那天,打電話給回家鄉工作的同修A。A說起家中情況,提到母親堅持叫其注射XX疫苗。A得法約兩年,家人是常人。我問A是否去,A說去就去唄,免得父母又不理解,鬧意見。我說不贊同A的想法,修煉的人怎麼還注射疫苗呢?A說自己心裏很明白修練人的身體是經過師父調整的,沒有那個執著,之所以這樣是符合常人狀態,云云。放下電話後,我仔細想想,還是覺得不對,遂又打電話跟A說:「你是不是怕麻煩,為了迴避這個麻煩才說『符合常人狀態』的?」A說不是,口氣很確定。我沒有再說甚麼,這個問題就擱在心裏,總覺得他這麼想有問題,但自己又說不清楚。後來明白是因為自己學法不夠,遇到問題還是不能第一念就從法的角度去認識。

師父說過「那麼做為一名修煉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條件,弘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精進要旨》-「證實」)。我認為同修A在這件事上的做法,至少在這個問題上沒有做到證實大法。你因為修大法而得到健康的身體,就要在這一點上證實和弘揚大法,而不應該讓常人覺得你和他們一樣也通過疫苗等手段保持健康。

在某些情況下,我們可能真的放下了個人的執著,可是如果因此而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沒有把大法擺在第一位,那麼你的所為就很可能從另一面抵消著大法或被邪惡鑽空子。

這幾天,通過學法和對「證實法」這個問題的思考,我更進一步明白了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的不同,這個不同是非常嚴肅的。大法弟子一定要把大法擺在第一位,而不是以達到了放下個人執著的要求為標準。在當前,我們有很多時候遇到麻煩向內找,總覺得自己已經放下了執著,但事情總還是做得不夠好,這時候,我們一定要想一想,我們是否只注重了個人修煉,而沒有把大法擺到應該的位置。

在明白這一點後,我的另一個困惑也隨之解除了。

前一段時間,傳出本地一個勞教所的消息,說不少人突然被洗腦了,其中包括一直被認為堅定不移的一個老學員B,和另一個老學員C。B曾在勞教所裏痛斥那些主動和被動邪悟的人,風風雨雨中一直堅持著;C曾經因「轉化」而提前解教,回來後,通過與同修交流,覺得自己做錯了,重新走出來的過程中又被抓被判。她們有自己的一套「系統的」說辭,我這裏不描述。有一點,她們強調說自己已經放下了「對人的」執著,而且,不是因為怕被打被折磨,甚至也看了師父新的經文和講法。

我在想,為甚麼她們這一套東西不但緊緊拴住了她們自己,而且也影響了和還在影響著其他一些學員?我甚至常常設想著她們回來之後,如何勸說她們歸正和如何逐一「批駁」她們的那一套「歪理」。可是這時候我心裏是懊惱和彆扭的,我覺得她們顯然是錯的,可我心裏卻煩躁不安。我知道,從道理上,以前我認為她們這樣做是因為「害怕」、「掩蓋自己的怕心和執著」等,所以是錯的;從「人情」上,我覺得她們那樣的做法是「背叛」師父與大法,所以是錯的。但我自己這樣的認識並沒有真正給我帶來平靜。我也知道,以這樣的認識去和她們「辯論」不會有我期待的結果。

這時候我開始有一種隱隱的痛苦的感覺,想不通為甚麼她們在沒有屈服於肉體折磨也並沒有神智不清情況下,主動接受這樣的邪悟。現在我明白了,我之所以「痛苦」,是因為還有「迷惑」──而對一個大法弟子而言,他的迷惑就是還沒有真正在法上認識法!

◆ 她們把去個人的執著心擺在了維護和證實大法之上(其實骨子裏也沒有真正放下執著,至少沒有放下對圓滿的執著)。師父講過「大家知道,在密宗喇嘛教裏修煉的時候,他就有修魔的。魔為甚麼還要修呢?因為修成魔王,也得把常人的七情六慾、各種執著,對人的執著都修下去,你才能達到那個境界。那為甚麼成魔了呢?他不修善,所以他就是魔王,也達到那個標準,達到那個境界了,但他卻是魔王。」 (《法輪佛法》 (在新西蘭法會上講法))。我覺得如果大法弟子沒有清醒地認識到自己「證實法」和「助師正法」這樣的使命,不管你表面上個人的執著放得如何好,那本質上和以前的修煉人是沒有差別的,還是在「私」的圈裏打轉。說白一點,連修魔都要放下人的執著心的,那些寫了「三書」,詆毀師父和大法的人,還說自己放下了人的執著心,如果連你們自己的嘴都要半推半就地被邪惡利用,又如何去向世人證實大法的正確性呢?和那個修魔的又區別在哪裏呢?當覺得走出來才能圓滿時,就走出來;當發現反過來做,自己的執著似乎也能去掉時,就忘了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存在的意義!連常人都知道,醜惡的行為不會孕育出美好的東西。一個修煉的人,怎麼能被那些小丑的言論所轉化呢!

珍惜大法就是珍惜我們自己,讓我們真正地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放下那各種變相的為私為我的心吧!個人的修煉與維護大法相比起來太渺小了,因為我們每走正的一步都將是留給未來的參照。

寫完這篇文章後,我覺得心裏更透亮了。因為已經認識到一個理,所以馬上覺得體悟太淺,甚至不想把稿子投出去了。但隨即打消了這一念頭。我們寫文章的過程也是一個將邪惡的各種迷惑和干擾人的伎倆曝光的過程,無論深淺,都是用心悟到的;無論是否發表,正念本身就在清除著邪惡,同時盪滌著我們心裏那些殘存的迷惑。我們在整體上每提高一步,都會令邪惡喪膽!

本文略有些無序,但在這幾個問題上,我是這樣一步步在融會貫通地慢慢提高自己對法理的認識,所以保留了這個從「思考」到「悟到一層法理」的過程。請同修對我認識中不足或有漏的地方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23/25664.html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