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4日】2000年6月,在專為迫害法輪功而新成立的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裏。那天我們第一批被送到這裏的法輪功學員被叫到小院裏「軍訓」。「軍訓」的間隙,警察讓一個學員起頭唱一個勞教人員改造歌曲。

這個學員開口便背道:「《論語》:『佛法』……」
警察瘋了似地尖叫,將她扭到辦公室裏一陣亂罵之後,強迫她臉衝牆壁蹲在小院裏。

那位女學員剛往那兒一蹲,一直是晴空萬里的天突然之間狂風大作,飛沙走石。

警察慌了神,急忙將我們帶回監室,喝令我們坐下,好繼續去折磨背《論語》的學員。

我們沒有坐下。從那位學員被弄到辦公室起我就在流淚,在痛悔自己的懦弱,痛悔沒有跟她一起背;而《論語》也從那時起就一直在我的腦海中盤旋迴盪、盤旋迴盪,強度越來越強,這個時候終於以山洪暴發般的氣勢從我的口裏一衝而出,一瀉千里:「『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

我聽不出來是我一個人先開始的還是同班的其他六名學員與我同時從心底、從生命的最深處發出了最強勁、最堅定的吶喊,發出了我們生命的最強音!

七個聲音化作了一個聲音,我們忘我地背著,將整個生命都溶入到了這部偉大的佛法裏。在那個偉大神聖的莊嚴時刻,偉大神聖的佛法第一次在堪稱當今人間最黑暗的法西斯式集中營中響起。七個人的聲音、七個人的生命匯作一股浩然正氣,衝破了黑暗,衝破了霄漢,衝破了層層天宇,剎那間令邪魔魂飛魄散、灰飛煙滅……

這是調遣處成立以來最嚴重的「事件」,警察嚇壞了,全數跑了過來,用他們最大的嗓門哀號道:「閉嘴!……」

在它們瘋狂的叫喊中,我覺得肉體消失了,意志化作了一尊金剛不破的巨神,帶著金剛不破、排山倒海的勇氣和堅定,心無旁騖、堅定不移、壓倒一切地繼續背了下去。

警察拿來了電棍。它們剛剛走到監室門口,一陣狂風挾著神威呼嘯而過,將掛在門上的寫著「四班」的牌子「啪」地一聲打掉,砸到了它們頭上。

我被帶到辦公室。手持電棍的警察陰沉著臉問今天的事是不是我帶頭,說是要追究責任。

在整個背誦《論語》的過程中,我一直都在流淚。那一種生命最深處的神聖、壯麗和感動無法言說,我感到了將整個生命毫無保留地溶於法中的殊勝、莊嚴和輝煌,也第一次知道了甚麼是「驚天地,泣鬼神」,就是這種衝破一切邪惡壓力令石破令天驚的偉大決心和壯舉。我止不住自己的淚水。

我緩緩地對問話的警察說,其實我們都想背,但她真想找個「領頭」的就算我領頭好了;我跟她說我很佩服「六四」時接到開槍命令後將槍扔了開小差的士兵,我勸她將手「高高舉起,輕輕放下」,不要做迫害好人的幫兇……

這時候,狂風突然歇息了,又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彷彿天公也在流淚。
一向兇狠、動不動就拿電棍捅人的警察聽完我的話,半晌無言,好一陣才說:你回去吧。這樣一件「大事」就這樣結了尾。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7/20328.html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