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放光明」工作的正法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7日】在將近五年的修煉道路上,我所參與的正法工作多與媒體有關,特別是放光明電視節目的製作。現在想跟大家分享自己在製作電視節目中的一些修煉體會。

修煉路上的有序安排

自從1999年7.20邪惡迫害開始後,我也隨著其他同修一起參與各種講清真相的工作。初期,就是到其他國家聲援各地活動,以及利用在台灣的大型洪法煉功的機會向台灣人民說明迫害真相。

然而,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師父一篇篇的新經文在2000年夏天先後發表,不但在修煉中指導了我們邁向偉大的正法之路,也為往後方方面面的正法管道敲開了大門。記得那時,我與許多同修都背下了《走向圓滿》這篇經文,內心感受無比澎湃,每背一次都被正法的洪大與慈悲所震撼!從那時起,我才認識到身為正法弟子所擔負的責任何等重大;與此同時,一些弟子也開展了台灣最初的媒體工作,就是大法廣播節目的製作。我也義不容辭地加入了這項工作。

做廣播節目之前,我對電腦方面的技能除了學校的課業外,幾乎甚麼都不會,只會簡單的打字而已;隨著製作節目的需要,我逐漸了解電腦的軟硬體特性,文筆、打字速度也以驚人的進度進步著。之後我陸續參與放光明電視節目、和一些文字編輯等工作,讓我在短時間之內,在這些不同的媒體工作中積累許多工作經驗:我從對文字編輯一無所知,到逐漸了解不同媒體的腳本特性;從對電腦的陌生排斥,經由自學以及與同修的切磋中,學會架設各種工作需要的平台與伺服器。現在回想起來,只因當初生出了助師正法的一念,所有需要的客觀條件便在短時間內依序具備,而這些都是自己在修煉路上的有序安排。同時,隨著愈來愈多同修走出來參與正法,大家也愈能了解到融入正法的修煉,對修煉者的提升速度真是普通修煉中無法想像的!

用正念看問題

放光明是大法弟子自己辦的電視台,參與其中的大法弟子,更是謹記「不是工作是修煉」的法理,時刻用高層的理來面對一切干擾與魔難。最近的一些經歷,也讓我十分深刻體會到用正念看問題的重要性。

十月底,邪惡之首流竄到北美,我與妻子前往墨西哥與同修們近距離發正念。在我們通宵發正念的過程中,我一時有所體悟:在這樣除惡的非常時期,特別是大法弟子們處於發正念運用神通的狀態,我們肉身的狀態也能達到比平時更接近神體的狀態,對於飲食、睡眠的需求可大幅減少。並且,在持續半點發正念的過程中,因為不停地發正念,主意識愈來愈強,愈來愈清醒和理智,思想也愈來愈純淨,實質上在精神狀態上也是接近神的狀態的。是啊!發正念不就是讓我們用高層的理來運用常人所沒有的佛法神通嗎?既然發正念也是現在我們所要重視的三件事之一,那麼,在修煉的路上時刻用正念看問題不也十分關鍵嗎?

另一次,因為一位同修在過很重的病業關,這件事情就在一個輔導員交流的場合被拿出來討論。多數輔導員覺得這是舊勢力針對整體來的破壞。然而,有一位同修卻持不同的意見,認為大家應該回歸修煉的基本來看,應時刻向內找,多學法提高心性來解決此問題;修煉者的路都是師父所安排,時刻有師父在看護,該如何就如何,為甚麼把表面的過關與生死看得那麼重呢?聽到這裏,我恍然大悟,同修的這一席話真是點醒了我!在修煉中,我們確實不能一味地從修煉者表面的表現,或事情的表面來判斷修煉情況,就是用大法來衡量一切。以同修的病業關為例,如果大家向內找的話,首先不就是該想想為甚麼讓我看到這件事嗎?我哪裏還需要改進與提高呢?這件事是否就是考驗自己對同修的信任、對大法的堅信呢?在表面如此艱難的情勢下,我們有沒有生出相應的正念呢?

由此,我聯想到最近放光明的情況。想到我們參與電視製作的同修們,是否面對放光明表面上的艱困形勢生出一些消極心態呢?若真是這樣,放光明的整體情況也就被我們自己的不好心態定下來了嘛。舊勢力想利用大法弟子們正念不足的心態自己阻礙自己的正法工作。由此我更深刻體悟到,時刻用高層次的法理來衡量自己修煉路上的一切,是極其重要的,也是保證我們能夠正念闖關的關鍵因素。當然,這一切源自於我們堅實的學法基礎。

放下對「具體安排」的執著

我與妻子在十一月底參加了費城法會。而在這次法會中遭遇的種種不順心的事,總結起來,都是點醒自己對一件事情的「具體安排」的執著。我發現,這種執著相當隱蔽,存在於方方面面的大法工作中,特別是像放光明這樣繁瑣複雜的技術工作上。簡單地說,這樣的心來自於個人對某件事情的計劃與期望。以放光明電視製作為例,我們所期望達到的各種工作要求,舉凡影片產量、品質、人力分配、效果等等,都可能有這種執著存在,而且還不容易察覺,因為我們都會以「正法進程的需要」為理由,來要求我們的大法工作達到某種程度;這裏面就混合了求心、幹事心等等各種執著在裏面。我發現,如果沒有察覺這整體上是屬於對「具體安排」的執著,舊勢力對其中的干擾就沒完沒了,我們東補西補地補漏也無濟於事。

後來,才真正認清自己十分執著於自己預定的具體計劃,一旦出現任何偏差都會觸動到自己的心靈,許多不好的心像妒忌心、爭鬥心、幹事心、求心等等就都跟著上來。因此,只去掉那些不好的表現還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只有不執著於對未來的安排,包括大法工作中每一步如何如何走,才能斷去那些執著的根源。體悟至此,我感到從心底生出的一片澄澈光明!

然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與過去個人修煉最大的不同處,在於我們肩負了正法的任務,就如師父在《致紐約法會的賀詞》中說:「目前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最神聖的,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眾生,你們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創造未來。」沒有先例,沒有參照,一切都要我們去開創,難度與其建立的威德之大,也是過去生命不可想像的;所要昇華的心性境界,也遠遠超出過去修煉的標準,包括去掉對於「過程」的執著也是,因為這是普通修煉中根本不會遭遇的問題呀!每個正法弟子在自己的正法之路上,都有一套自己的體悟與對證實法的理解,而在最後的這個正法階段,我們不正要修出能夠包容與配合同修的境界嗎?師父最近的講法中都提到這個問題了,我發現這樣方能做到更大範圍的捨盡與無私。而且,舊勢力之所以成為正法的阻力,不就是因為他們執著於自己不同層次的安排嗎?如果我們在大法工作中出現了僵持不下的爭執與矛盾,不就是跟舊勢力一個水平嗎?體悟到這點,自己心情的激動無法形容,也感受到捨去執著的輕鬆自在,就像師父在洪吟中寫的「大道無敵天地行」的感覺吧。我覺得這是在我自己的修煉路上的又一個里程碑,讓我再次徹底刷新對修煉的認識。

以上是我的一些修煉體會。不足之處,也請同修們不吝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