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摔打中走正自己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12日】我是一名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由於長期忙於大法工作,自己也沒有安排好學法時間,致使學法時間少,有時即使學法也陷入了走形式,沒能達到真正學法的目的,漸漸地感覺離法越來越遠,遇事不能嚴格要求自己。自己也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會給法帶來損失,但苦於工作忙,處於一種無可奈何的狀態。

直到8月中旬的一天在與一同修見面後,被跟蹤綁架,而後被帶到一個區辦洗腦中心,該洗腦中心非常隱密,建在一招待所的三樓,一上三樓就可看到一側走廊口安有鐵柵欄門,進去後是一個個套間,房間內窗戶中也都安著鐵柵欄。關押我的房間裏,設有兩個看守,是每天輪流從各派出所抽調來的,再加上分局的一個女警,連我去廁所也要跟著;走廊的鐵柵欄門外還有一名看守,專管及時上鎖,看上去整個三樓戒備森嚴。分局國保大隊的副隊長一副得意的樣子,對我說:「今天讓我們找到你,也就徹底結束了你的飄流的生活,想從這裏跑出去,就別想了,那是不可能的。」我沒有理會他所說的,依然觀察著周圍的環境。我心裏明白,大法是超常的,人從來說了不算。

剛剛被抓,心態有些不穩,各種人心往上翻,由於以前曾因去北京證實法被抓回來毒打過,怕再被折磨的心最為明顯,還有許多不正的思想念頭不時反映出來,想這次我會不會被判刑,想到了那裏邊我會不會承受得住等等,在這些不好的人心的帶動下,一時沒能守住心性,在被抓的第二天說出了自己的住處,致使住處被抄,事後內心非常懊悔,靜心深挖被不好思想帶動的根源還是不能放下自我,沒有站在正法角度上看待問題,默認了邪惡的迫害。我不斷告誡自己,修煉是嚴肅的,面對邪惡,一定要用正念對待,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迫害,我有執著,但這決不能成為破壞法的藉口,我是正法弟子,只能是正一切不正的,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不論任何環境都做好師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分局國保大隊的人又來提審,我告訴他們,我以前做錯了,就不能一錯再錯,我不想再配合他們,並開始向他們講清真象。以後的日子我就開始給所有能接觸到的人講真象,看守一班一班的輪換,我就一班一班的講,分局來提審,我也給他們講,漸漸的怕心淡了,心裏充滿了善。師父講:「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周圍的事物也就隨著我的心的變化而變化。起初他們給我說他們以前怎麼給大法弟子坐鐵椅子、上背銬等,後來市610來人時,我指出他們刑訊逼供是違法的,要負法律責任的,他們竟抵賴說他們沒有打過人,我說我就被毒打過,那610的頭推諉說:「誰要那麼做,我處理他。」後來,我才知道,「上邊」為了整頓文明執法,嚴明執法紀律,近日發了一本很厚的書,裏面規定很詳細,他們還按規定讓我看了被提審人員的權利說明,其中有一條就是不允許對被提審人員有虐待行為,如有發生,被提審人可提起公訴,但我知道,在當今的中國大陸,沒有人能為大法弟子辯護,那只是一紙空文而已。不過,這件事情也說明他們不敢明目張膽地幹壞事了,邪惡因素已經非常少了。

被關押期間,除了講真象,我把很多時間都用在背法和發正念上,師父說:「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是正法弟子,助師正法、清除邪惡是我的責任,既然邪惡給了我清除它們的機會,那就利用這個機會好好清除清除邪惡,市局、分局的惡警都在這兒了,這可是近距離發正念的大好時機。

當被關押到20天時,突然他們通知了我的家人送生活用品及錢,說是要送我進看守所,在這之前他們是嚴密封鎖關押我的消息的。我知道,這是邪惡安排來干擾、動搖我對大法正信的假象。此時師父的法映在我的腦海裏:「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我對這句話又有了全新的理解。我在心裏默默地對師父說:「師父請幫助弟子,我知道我還有許多人心未修下去,但這決不能成為邪惡迫害我、毀滅眾生的藉口,我決不進去,決不承認歷史上舊勢力的一切變異安排,師父安排的路裏決沒有被長期關押。」我持續不斷地發正念,每當有默認邪惡的思想打進來,我就馬上否定它,師父說:「可是也不是說排除不了它。我剛才講了,哪怕在歷史上簽過甚麼約,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認它,你就不要那個,你就能夠否定它。」(《在2 0 0 2 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我被拉到看守所,走進大鐵門,我告誡自己決不能動搖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念,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外面還有那麼多的事等著我做,我不能被關在這兒。結果經過一番周折,看守所因我身上長有疥瘡而拒收。當我走出看守所時,我知道是師父幫助了我,由此更增進了闖出去的信心。分局國保大隊的大隊長不死心,對我說:「你說不說,如果不說我今天非把你送進去不可。」我淡淡一笑,我知道人說了不算,他打了幾個電話找人,沒有結果,最後無奈地說:「算了,先回去吧,明天再說。」副隊長半開玩笑地對我說:「你算是把我們粘上了,甩都甩不出去,你說,是不是你發正念了?是不是你師父幫你了?」我會心地一笑,反問了一句:「你說呢?」這樣我又被拉回洗腦班。在回去的路上,我又一次仔細觀察了一下周圍環境,大概選擇了走脫的最佳路線。

回到洗腦班我依然繼續正念清除著周圍的邪惡,三天後的深夜,在三個看守的眼皮底下,我堂堂正正地走了出去,他們完全被抑制了,依舊爭論著他們關心的事。如今,我又能做我該做的事了。

通過這件事,我最深的體悟是:被抓捕就要被酷刑折磨,做了證實法的事就要被抓捕、被判刑、勞教等等這些都是人的觀念,是舊勢力在歷史上強加給我們的變異觀念。《論語》中講:「「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象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我們只有從根本上改變這種變異的觀念,才能更好地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師父安排的助師正法的路。同時,通過這次教訓,使我更深刻的認識到正法修煉的嚴肅性,不嚴格要求自己本身就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對眾生的不負責任,更是對大法的不負責任。這次是闖出來了,但在我心中沒有喜悅,從中我看到了自己更多的不足和此次被抓的問題的原因所在,是師父的慈悲呵護又給了我一次做好的機會,我必須努力做好。

個人體悟,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